第三十七章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19-09-26
摘要:沃勒几乎不正眼看那把对着头部的手枪,他的目光纯净,没有害怕也不感觉好奇。他感觉和她一样没有穿衣服,他觉得这样坦诚相见也不错。女人可不觉轻松,她依然指着他的头,“你

沃勒几乎不正眼看那把对着头部的手枪,他的目光纯净,没有害怕也不感觉好奇。他感觉和她一样没有穿衣服,他觉得这样坦诚相见也不错。 女人可不觉轻松,她依然指着他的头,“你到底是谁?” “西格P-210,手枪中的神品,”沃勒答非所问,“像你这么用可真是糟蹋了。这把枪标志着单动击发设计原理的最高升华。1938至1946年期间研制,发射9mm手枪弹,通过更换枪管、复进簧、套筒后还可以发射7.62x22mm和.22LR两种口径的子弹。性能绝对可靠,一般的手枪打了上万发子弹后寿命基本终结,但这种枪不但没有严重磨损,设计精准度依然远高于其他新枪。看样子你手里这把是1型枪,1949年为瑞士军方采用,命名为M49手枪。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搞到的。” “回答我的问题!”女人把手枪晃了晃,“不然我打烂你的头。” “哼,如果你想杀我,何必等到现在?我刚才说了,你这么用这把手枪简直是糟蹋。P-210最大的优点是精准度,一名优秀的射手可以用它和AK47对抗,要是你真打算开枪,请你离远一点儿,另外……”沃勒用昨天轻轻拨开那把手枪,吐了一口气,“另外,下一次你打算杀人时,请不要忘记装上弹夹。” 女人惊讶地望着沃勒,“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能看得出来就是了。”沃勒坐起来,无奈地耸耸肩。 “你是情人还是沃勒?” “沃勒,心理医生沃勒,我从来也不是情人,如果你说的是我失忆的那段时间,我也只能告诉你,那个也是我,沃勒。” “可是,那个时候你看起来和现在毫不一样,说话的口气也不一样的。” “呵呵,我不知道,那加,你愿意听听我记得的事情吗?” 那加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我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里,我一个月大的时候被人扔到医院门口,被一对好心的老夫妇捡回家,他们没有孩子,就把我当作亲生儿子。很快地,我的养父母就发现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除了我双臂上的文身样胎记以外,我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不会哭。我从来不哭,好像也不会觉得饿,但那不是真的不饿,只是我感觉不到,我能活下来全靠养母的悉心照料。长成一个小男孩儿,我没有挨过一次打,到不是养父母舍不得,是我从来没有做出过有理由挨打的错事。对了,那加你知道人格层面包括什么吗?” 那加茫然地摇摇头。 “那是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提出的,他说每一个人的人格都包括三个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我简单地说,本我象征着人类的一切欲望,它一味追求快乐原则,中国人老早说的‘食色,性也。’就是这个意思。新出生的婴儿几乎全部都是本我,它除了吃不知道别的,一但这个愿望不能得到满足,它就会哭。当然,随着人的成长,他的本我层面会通过学习而不断增加。比如发展出获得奖赏的欲望,青春期时出现性的欲望,还有虚荣欲等等,作为本我,它只会满足这些欲望,一旦欲望得不到满足,就要释放能量。每个男人看到美丽女人都会产生性的欲望,但是,如果不对本我加以约束,这个世界就会陷入真正的混乱,当然个体也不可能在这个社会里生存下去。这个时候,人格的后两个层面开始发挥作用。首当其冲的是自我,自我是受法律和规定约束的。举个简单的例子,走在大街,你忽然觉得嗓子不舒服,想要吐痰,如果依照本我的快乐原则,你会想也不想一口吐出来。但是,你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呢,因为你想到一旦被人看到吐痰,你可能会加收罚款,这就是自我,是你害怕受到惩罚的想法是你没有做出违反社会道德的事情。但是超我就不一样了,它不是受法律约束而是道德上的要求。还是刚才的例子,你没有吐痰,不是因为你害怕受惩罚,而是你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该做出那样不道德的事情,这就是超我在起作用。当然,为了对抗本我的冲动,时常要自我、超我两者共用。但是,我发现我的人格层面缺失了一部分,那就是最重要的本我部分。我没有食欲,但是为了生存下去,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的秘密,我有规律的进食时间,很少改变,不让我很可能因此忘记。16岁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永远不可能有本我,我抽烟喝红茶完全是习惯。我和女孩子在一起,会有生理反应,但是我却不想做什么。有一段时间,我完全相信灵魂和肉体可以分开的思想,因为我连疼痛都感觉不到。我通过书籍学习人类的爱憎观念和生活习惯,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养父母教给我的。但是,16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我和我的一个姐姐外出,也许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吧,四个流氓围了过来。我被打的半死,躺在路边,姐姐被他们撕掉了裙子,她在哭喊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书本以外的犯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就在那个时候,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我不觉得身上疼痛,也没有胆怯和任何感情。我只是一个永远打不死的人,我走过去,几乎是杀死了那四个人,我一直没有挺手,活活掰断了他们的胳膊。因为属于正当防卫,我也没有受到惩罚,从那之后,我就学会了对同等的人类的侵犯行为,对此我也没什么感觉。我以为自己是人格分裂或是双重人格,但是后来查书发现那是错误的,因为我没有失去意识,我就是平静地做出我想做的事。至于我是怎么来到美国,我不记得了。一年半以前我被人从一条船上发现,那条船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把手枪,一个皮箱,里面装了我的证件和一些钱。我从里面找到了一张IPPA的心理咨询师认证,上面除了印章以外,还有我的导师签名,我按着这个签名找到他时,他已经被人杀死了。我看着他中弹的尸体,对照着别人帮我找到的照片,确是一个人,我本以为能从他的嘴里得知我的一些过去。这时候,警察来了,我不得不慌忙逃走,然后来到这个城市开了诊所,不管是你口中的情人还是现在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无疑是一个人,那就是在你面前的我,你喜欢怎么叫我都没关系。现在的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对自己的故去不感兴趣,对消失的本我也不想找回了,我只想平静地生活下去,但是,现在看来,这一点也很难做到。那加,你的身上有着和我同样的文身,你也像我一样没有本我吗?” “不,我只是性欲很淡,我对你的身份也不了解,只是你原来会来找我帮忙调查一些资料,这把枪就是你三年前送给我的。” “呵呵,”沃勒一笑,“好了,我们不想这个了,想想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吧,为了正常的生活,我必须揪出面具杀手。” 那加站起来,走到医生的面前,双手搭在他肩膀上,脸对着他的脸,“我有一个疑问,你笑得很迷人,这个也是从书上学来的?” “不,天生就只会笑。”沃勒再一次笑了,“你这样子比我初见你时还要美。不过,还是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吧。” “你不能穿原来的衣服,会被人认出来的,你现在可是全城通缉的嫌疑犯。” “嗯,比我想的还要快一些,一旦我左手的秘密被人拆穿,受到通缉是难免的。不过,我想知道他们现在的理由是什么?” “在你住所发现的一盒火柴。” …… “是吗,萨姆兰,米尔他真的是这样做的吗?”卡洛斯靠在病床上。 “嗯,是啊,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全权由他负责了。上午九点多发现了一具尸体,身分还没有查明,我被调到那个案子了。没有几天我也就要退休了……”萨姆兰忽而笑了,“哈哈,不说这个了,我想尽快联系到沃勒医生,我这一辈子什么样的罪犯都见过了,就是不能相信他那样的人会是坏人。” “萨姆兰警官,你请吃一点儿吧。”卡莱尔小姐端过来削好的一盘苹果。 “啊,谢谢,有你在他身边照顾,我就放心了,不过……卡莱尔小姐,你可否出去一下,我有点儿话想跟卡洛斯单独谈谈。” …… “这么说来,火柴是你忘记带走了?”那加拿来了几件衣服,“这是我今天早晨出去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你那身衣服我藏起来了。” “啊,谢谢,”沃勒一跃而起,他的体形很像米开朗基罗雕刻的大卫,他从里面跳出一套黑色的,穿在身上刚刚好,那加也穿了一件黑色的套裙。 “那么,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现在还说不好,我觉得有点儿奇怪。老板麦瓦被杀的时候,我在场可能还是杀手的算计。我中午时候就找过老板,如果那个时候有人跟踪的话,把我嫁祸成为凶手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为什么卡洛斯警官在那个时候也会出现,并且赶在我前面到咖啡馆呢?我的出现从杀手手里救出了卡洛斯,这样说来卡洛斯反倒成了我的证人,奇怪……等等,卡,卡洛斯有危险……” “是这样吗,你的意思是我在医院里可能会有危险?” “是的,卡洛斯,我有这种感觉,虽然局里的人不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你的证词确实对医生的嫌疑形成了一种开脱,这对凶手是不利的,我想他有可能除掉你这个碍手碍脚的人。我不想增加卡莱尔小姐的担心,所以才单独跟你谈。警局方面不肯派太多人来医院这边,我也不能总呆在这儿,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萨姆兰把卡洛斯的手枪递过来,“我也知道这似乎不合乎医院的管理制度,不过,你还是带着吧。” “警官先生,您的探视时间结束了。”护士小姐跑进来。 “那么,我走了,你一定多注意!” “嗯,好吧,你在警局那边也很不好做吧,别太勉强,唉,人类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一旦自己的利益摆在眼前,别的一切就都看不见了吗,人类真是利己的生物啊。”卡洛斯一阵怅然。 “所以才活得下去……“萨姆兰留下这局耐人寻味的话,步出病房。

沃勒几乎不正眼看那把对着头部的手枪,他的目光纯净,没有害怕也不感觉好奇。他和她一样没有穿衣服,觉得这样坦诚相见也不错。 女人可不觉轻松,她依然指着他的头,“你到底是谁?” “西格P-210,手枪中的神品,”沃勒答非所问,“像你这么用可真是糟蹋了。这把枪标志着单动击发设计原理的最高升华。1938至1946年期间研制,发射9mm手枪弹,通过更换枪管、复进簧、套筒后还可以发射7.62x22mm和.22LR两种口径的子弹。它的性能绝对可靠,一般手枪打了上万发子弹后寿命基本终结,但这种枪不但没有严重磨损,设计精准度依然远高于其他新枪。看样子你手里这把是1型枪,1949年为瑞士军方采用,命名为M49手枪。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搞到的。” “回答我的问题!”女人把手枪晃了晃,“不然我打烂你的头。” “哼,如果你想杀我,何必等到现在?我刚才说了,你这么用枪简直是糟蹋。P-210最大的优点是精准度,一名优秀的射手可以用它和AK47对抗,要是你真打算开枪,请你离远一点儿,另外……”沃勒用左手轻轻拨开那把手枪,吐了一口气,“另外,下一次你打算杀人时,请不要忘记装上弹夹。” 女人惊讶地望着沃勒,“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能看得出来就是了。”沃勒坐起来,无奈地耸耸肩。 “你是情人还是沃勒?” “沃勒,心理医生赛斯.沃勒,我从来也不是情人,如果你说的是我失忆的那段时间,我也只能告诉你,那个也是我,沃勒。” “可是,那个时候你看起来和现在毫不一样,说话的口气也不一样的。” “呵呵,我不知道,那加,你愿意听听我记得的事情吗?” 那加没有说话,算是默许。 “我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里,我一个月大的时候被人扔到医院门口,被一对好心的中国老夫妇捡回家,他们没有孩子,就把我当作亲生儿子。很快,我的养父母就发现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除了我双臂上的文身样胎记以外,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不会哭。我从来不哭,好像也不会觉得饿,但那不是真的不饿,只是我感觉不到,我能活下来全靠养母的悉心照料。长成一个小男孩儿,我没有挨过一次打,倒不是养父母舍不得,是我从来没有做出过有理由挨打的错事。对了,那加你知道人格层面包括什么吗?” 那加茫然地摇摇头。 “那是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提出的,他说每一个人的人格都包括三个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简单地说,本我象征着人类的一切欲望,一味追求快乐,中国人老早说的‘食色,性也。’就是这个意思。新出生的婴儿几乎全部都是本我,它除了吃不知道别的,一旦这个愿望不能得到满足,它就会哭。当然,随着人的成长,本我层面会通过学习而不断增加。比如发展出获得奖赏的欲望,青春期时出现性的欲望,还有虚荣欲等等,作为本我,它只会满足这些欲望,欲望得不到满足,就要释放能量。但是,如果不对本我加以约束,世界就会陷入真正的混乱,当然个体也不可能在这个社会里生存下去。这时,人格的后两个层面开始发挥作用。首当其冲的是自我,自我是受法律和规定约束的。举个简单的例子,走在大街,你忽然觉得嗓子不舒服,想要吐痰,如果依照本我的快乐原则,你会想也不想一口吐出来。但是,你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呢,因为你想到一旦被人看到吐痰,你可能会被罚款。这就是自我,害怕受到惩罚的想法使人们没有做出违反社会道德的事情。但是超我就不一样了,它不受法律约束而是道德上的要求。还是刚才的例子,你没有吐痰,不是因为你害怕受惩罚,而是你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该做出不道德的事情,这就是超我在起作用。当然,为了对抗本我的冲动,时常要自我、超我两者共用。但是,我发现自己的人格层面缺失了一部分,那就是最重要的本我部分。我没有食欲,但是为了生存下去,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的秘密,我有规律的进食时间,很少改变,以免忘记。16岁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永远不可能有本我,我抽烟喝红茶完全是习惯。我和女孩子在一起,会有生理反应,但是我却不想做什么。有一段时间,我完全相信灵魂和肉体可以分开的思想,因为我连疼痛都感觉不到。我通过书籍学习人类的爱憎观念和生活习惯,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养父母教给我的。但是,16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我和我的一个姐姐外出,也许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吧,四个流氓围了过来。我被打得半死,躺在路边,姐姐被他们撕掉了裙子,她在哭喊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书本以外的犯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就在那个时候,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我不觉得身上疼痛,也没有胆怯和任何感情。我只是一个永远打不死的人,我走过去,几乎杀死了那四个人,我一直没有停手,活活掰断了他们的胳膊。因为属于正当防卫,我也没有受到惩罚,从那之后,我就学会了对同等的人类的侵犯行为,对此我也没什么感觉。我以为自己是人格分裂或是双重人格,但是后来查书发现那是错误的,因为我没有失去意识,我就是平静地做出我想做的事。至于我是怎么来到美国,我不记得了。一年半以前我被人从一条船上发现,那条船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把手枪,一个皮箱,里面装了我的证件和一些现金。我从里面找到了一张IPPA的心理咨询师认证,上面除了印章以外,还有我的导师签名,我按着这个签名找到他时,他已经被人杀死了。然后我来到这个城市开了诊所,不管是你口中的情人还是现在的我,无疑是一个人,那就是在你面前的我,你喜欢怎么叫我都没关系。只有一个要求,我对过去不感兴趣,消失的本我也不想找回了,我只想平静地生活下去。现在看来,这一点也很难做到。那加,你的身上有着和我同样的文身,你也像我一样没有本我吗?” “不,我只是性欲很淡,我对你的身份也不了解,只是你以前会来找我帮忙调查一些资料,这把枪就是你三年前送给我的。” “呵呵,”沃勒一笑,“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看看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吧,为了正常的生活,我必须揪出面具杀手。” 那加站起来,走到医生的面前,双手搭在他肩膀上,脸对着他的脸,“我有一个疑问,你笑得很迷人,这个也是从书上学来的?” “不,天生就只会笑。”沃勒再一次笑了,“你这样子比我初见你时还要美。不过,还是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吧。” “你不能穿原来的衣服,会被人认出来的,你现在可是全城通缉的嫌疑犯。” “嗯,事情发生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些,一旦我左手的秘密被人拆穿,受到通缉是难免的。不过,我想知道他们现在的理由是什么?” “在你住所发现的一盒火柴。” “是吗,萨姆兰,米尔他真的是这样做的吗?”卡洛斯靠在病床上。 “嗯,是的,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由他全权负责了。上午九点多发现了一具尸体,身份还没有查明,我被调到那个案子了。过不了几天我也就要退休了……”萨姆兰忽而笑了,“哈哈,不说这个了,我想尽快联系到沃勒医生,这一辈子什么样的罪犯都见过了,就是不能相信他那样的人会是坏人。” “萨姆兰警官,你请吃一点儿吧。”卡莱尔小姐端过来削好的一盘苹果。 “啊,谢谢,有你在他身边照顾,我就放心了,不过……卡莱尔小姐,你可否出去一下,我有点儿话想跟卡洛斯单独谈谈。” …… “这么说来,火柴是你忘记带走了?”那加拿来了几件衣服,“这是我今天早晨出去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你那身衣服我藏起来了。” “啊,谢谢,”沃勒一跃而起,他的体形很像米开朗基罗雕刻的大卫。他挑出一套黑色的,穿在身上刚刚好,那加也穿了一件黑色的套裙。 “那么,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现在还说不好,我觉得有点儿奇怪。老板麦瓦被杀的时候,我的出现可能超出了杀手的算计。我那天中午就去过咖啡馆,如果那个时候有人跟踪的话,把我嫁祸成为凶手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为什么卡洛斯警官也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并且赶在我前面到达咖啡馆呢?我从杀手手里救出了卡洛斯,这样说来卡洛斯反倒成了我的证人,奇怪……等等,卡,卡洛斯会不会有危险……” “是这样吗,你的意思是我在医院里可能会有危险?” “是的,卡洛斯,我有这种感觉,虽然局里的人不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你的证词确实对医生的嫌疑形成了一种开脱,这对凶手是不利的,我想他有可能除掉你这个碍手碍脚的人。我不想增加卡莱尔小姐的担心,所以才单独跟你谈。警局方面不肯派太多人来医院这边,我也不能总呆在这儿,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萨姆兰把卡洛斯的手枪递过来,“我也知道这似乎不合乎医院的管理制度,不过,你还是带着吧。” “警官,探视时间结束了。”护士小姐跑进来。 “那么,我走了,你一定多注意!” “嗯,好吧,你在警局那边也很不好做吧,别太勉强,唉,人类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一旦自己的利益摆在眼前,别的一切就都看不见了吗,真是利己的生物啊。”卡洛斯一阵怅然。 “所以才得活下去……”萨姆兰留下这局耐人寻味的话,步出病房。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七章

关键词:

上一篇:严重失误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