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失误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52 发布时间:2019-09-26
摘要:围绕着是否应该搜查沃勒医生的住所这一问题,波特兰市警局内部首次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萨姆兰警官、T。D。琼斯医学博士和夏威夷的昆虫学家让。戈夫认为,目前尚无任何有力证据

围绕着是否应该搜查沃勒医生的住所这一问题,波特兰市警局内部首次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萨姆兰警官、T。D。琼斯医学博士和夏威夷的昆虫学家让。戈夫认为,目前尚无任何有力证据表明,(尤其是武器证据的缺乏)沃勒医生就是杀死麦瓦咖啡馆老板的凶手,搜查行动可能是人权的侵犯(请注意,这是罕见的警官为嫌疑犯开脱“罪名”行为)。而以米尔警官和鲁夫探员为首的绝大多数警官认为,人证远远大于物证,且当时赶到现场的两位警官和警员就是人证,他们确认在当时现场卡洛斯和沃勒医生是最近的人,卡洛斯警官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省,沃勒理应成为第一嫌犯。并且现场附近没有报告有人逃离,那么,对医生的搜查是理所应当的。 罗伯特警局左右为难,一方面,他绝对信任老警官萨姆兰的出色直觉和判断能力,另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政纪考虑,来自城里和外界的巨大舆论压力叫他难于应付,如果警方老是没有有力的行动,想必会遭到更多的抨击。 面对局长的举棋不定,米尔和鲁夫分别推出了杀手锏。米尔强调,除琼斯博士外,萨姆兰警官与戈夫博士都与嫌犯有过密切接触,感情可能引起他们判断力的失误;鲁夫的说法更为可怕,他说在联邦调查局内部,有一个左手戴手套的中国杀手的传言。他曾经多次诡异地从他们的调查范围中消失,不久后又再度现身。这个人和沃勒医生已经不仅仅是“形象”而是“神似”了。这个杀手销声匿迹不久后,沃勒医生就在这个城市出现并开了业,实在不能不引人怀疑。 罗伯特局长终于决定了,于3月28日上午8时签署了对沃勒医生住宅连同诊所的大规模搜查。萨姆兰退出了这一行动。 28日上午9时多,卡洛斯终于苏醒了。在他把昨天的一切回忆起来后,请护士帮忙拨打了警局的电话,但这个电话为时晚矣。无论卡洛斯如何强调是医生救了自己的性命,又是如何的杀手另有其人,米尔警官已经风风火火地带着人赶到了医生的住宅。 这次搜查的结果是意想不到的,出了壁炉里发现的小黑盒子(后经弗莱德检验里面曾经放有枪械之外),他们在医生床头的抽屉里面发现了一盒火柴,这是致命的证据。 火柴盒里有39支火柴,经过弗莱德的检验,与面具杀手在第三具被害者尸体身上留下的7支火柴完全一样。而这种类型火柴一般每盒装45-50支。米尔春风得意了,他认为这是自己时来运转的巨大契机。在他的劝说之下,罗伯特局长签发了全市搜查令,并对提出线索者予以20000美元重赏。 卡洛斯为沃勒医生的辨白变成他神志不清时的胡言乱语,米尔安慰着卡洛斯,要他安心养伤,这边的事情就由他代理好了。他只字不提萨姆兰,萨姆兰也仅是站在一遍冷冷旁观,戈夫和琼斯则几乎发出了悲叹,这样的火柴每天有几百盒会被卖出啊!但是,没有人理会这些,警员们发疯般地搜寻着嫌疑犯,电视里也在广播沃勒的照片。当然了,会有一些人忿忿为医生鸣不平,除了安妮小姐、乔纳森先生、久子小姐和医生曾经帮助过的部分来访者之外,那一对曾经接受过医生两千美元小姐弟也在他们的看护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警局(他们的母亲死了,这位常不是好事,现在他们得到了孤儿院的悉心照料),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沃勒医生可能是那个惨无人道的面具杀手。 安妮小姐哭了一次又一次,只有萨姆兰和久子在旁轻轻安慰。她提出的不在场证明得不到其他警官的信任,因为他们关系亲密,甚至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毕竟那盒火柴的发现是一个重大的线索,也毕竟成为沃勒医生最大的失误,他实在不该忘记把它带走的。虽然,用一盒谁都可能会有的火柴来解释医生就是面具杀手有些牵强,但是沃勒医生不是惯用打火机的吗?他留下这样一盒火柴什么意思呢?加上里面的剩余数量,难道不能使人想到些什么吗?米尔警官有理由继续怀疑,随着搜查的进一步展开,他一定会找到更多疑点的,他看他很不顺眼,尤其是他摸着他的手的时候,米尔兴冲冲地计划着,等着吧,医生,我一定会摘下你伪善的面具! 接下来的一点调查不支持对医生的怀疑,经过弗莱德的检验,从医生诊所和家里发现的医生亲笔书写的资料和面具的留言笔迹不符,甚至和那次“面具即将归来”的笔迹也有天壤之别。但这并没有影响沃勒和面具在米尔心中的等同性,他决不想放过这次平步青云的美好机会。他甚至略带一点高高在上的口气责备了弗莱德的检验水平,这大大刺激了弗莱德的自尊心,使他彻底倒向了萨姆兰一边(他原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萨姆兰对此很是高兴,老警官有许多地方想不通。拿安妮的证词来看,3月21日,萨姆兰第一次拜访沃勒医生,安妮还不知道自己是个警官。沃勒曾说他送她回家并小坐了一会儿,对此,萨姆兰曾经不经意问道安妮。那时候,安妮和沃勒只有雇用关系,安妮也不知道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想都不想地回答了同样的话,安妮不是个随随便便喜欢撒谎的人(何况没有必要撒谎的事),那么沃勒本身就不存在杀害艾利先生的可能。后面的几次,医生的作案时间也不充分。即便昨天晚上,他展现了不为人所知的一面,但是,这不表示他就是面具杀手。 卡洛斯躺在床上,但是无心疗养,他还不能下地,头上裹着密密的纱布。如果他能出院,他一定第一个找到沃勒,帮他辩解。卡莱尔坐在他的边上,听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沃勒医生如何如何有救命之恩,他嘱咐她一件事,叫小埃迪把那幅一个中国人穿大衣的画儿收起来,他决不想在增加可以指认医生的东西。 光线透过云层穿过若有若无的玻璃窗,洒在沃勒医生的脸上。他还在熟睡中,除了手套,他身上空无一物。一个女人坐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的手里还有一把小手枪。她在等着他醒来,她皮肤白皙,头发在身后随意地一扎。她也没穿什么,她丰满的前胸挺立在医生的额前,她在等着他醒来。 她也是个没有太多欲望的人,但是,此刻,她的目光游离,从医生坚实的胸部慢慢滑向凹陷的腹部,直至更往下。她觉得身体慢慢地发热,她喜欢昨夜躺在她身边,枕着他的胳膊。能挨着他可真好,几年前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叫她老是思念着他又得不到他。相比之下,他给她的报酬根本没有意义。 她的手滑过他的右臂,停在了肘部下面那个小小的文身上。那是一个精巧的文身,一个妖艳女性的裸露像。噢,也许不是女性,因为她的胸部平坦,并且在她的下体,有一个蛇形物物的突起。她和他一样,也想弄明白这个文身的意义,因为,在她的身上,也有一个文身,一个戴着王冠的女性形象文身。她注意过自己的文身,她惊讶地发现她它就像人的血管一样,在她大量消耗体力和脑力的时候,这个文身也会随之变得清晰。颜色最深可以达到紫红色,周围皮肤的颜色也会逐渐变深。她不记得这个文身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照她母亲的说法,这仿佛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想,她又不是战神雅典娜…… 沃勒做了一个梦,这是他临睡醒时做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一种旁观的感觉。他在一个大房间里转啊转啊,他打开一个门,但是那一定是通向另一个房间的路口。他多次在几乎完全一样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有一段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迷了路。这感觉,嗯,这感觉就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迷宫里来回重复地“等待戈多”。他继续转着,没有压迫感,没有恐惧,甚至没有思维。他看到了一座粉色的大门,这也许就是他要找的,他要着什么,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这里面就藏着他要寻找的答案,但是,站在这个门前,他感到有些胆怯,他甚至不想推开门,他不想知道过去。他觉得现在的一切都很好,他有着稳定的收入,有着可爱的女友,有着彼此尊重的朋友,他差不多幸福得像一个并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他犹豫了很久,转身推开了旁边一个和以前一样的门。他选择了逃避,做出了大多数人在生活最经常做出的选择,他要维持这个平静,哪怕,只是在心里装做也好。他继续的向前走,没有岔口,一个接一个房间的走下去,没有目的,也没有终点。他惊讶的发现竟再一次置身于这个粉红色的大门前,他有些茫然,转身往回走。他推开了一个像以前一样没有颜色的大门,第一次看到屋子里不再是空无一物。墙壁是没有颜色的,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从天花板上连接下来的巨大圆柱状容器,那里面有一个胎儿,一个差不多十个月大的胎儿,它泡在红色的液体里。沃勒好奇地走过去,那个胎儿闭着眼,神情放松。沃勒笑了,他感到一股温暖在小腹升起。他知道那个胎儿就是自己,他的右臂有和自己一样的文身。它也在笑,它正开眼看着他。它缓缓转动,它的左臂上也有一个文身,它很不清晰。沃勒抚摸着柱状容器的外壁,它也伸手搁着玻璃摸着他,温暖的感觉再次传到他的手上。它小小温润的嘴唇一张一翕,它想要说什么。沃勒摇了摇头,说:“孩子,过去的都已过去了,我现在是沃勒,一个心理医生,一个快乐的人。你的出现只会妨碍我的生活,继续呆在这里吧,知道我死去的那一天,你将和我一起死去。” 他慢慢退开,它的表情急剧变化,它张开嘴,露出里面尖利的獠牙。 他依旧报以微笑,“再见,我的Id!” 他睁开了眼,开着面前的女人和那只手枪,他轻轻地呼唤她,“那加!”

围绕着是否应该搜查沃勒医生的住所这一问题,警局内部首次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萨姆兰警官、T.D.琼斯医学博士和夏威夷的昆虫学家让.高尔夫认为,目前尚无任何有力证据表明,(尤其是武器证据的缺乏)沃勒医生就是杀死麦瓦咖啡馆老板的凶手,搜查行动可能是人权的侵犯(请注意,这是罕见的警官为嫌疑犯开脱“罪名”行为)。而以米尔警官和鲁夫探员为首的绝大多数警官认为,人证远远大于物证,且当时赶到现场的两位警官和警员就是人证,他们确认在当时现场卡洛斯和沃勒医生是最近的人,卡洛斯警官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省,沃勒理应成为第一嫌犯。并且现场附近没有报告有人逃离,那么,对医生的搜查是理所应当的。 罗伯特局长左右为难,一方面,他绝对信任老警官萨姆兰的出色直觉和判断能力,另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政绩考虑,来自城里和外界的巨大舆论压力叫他难于应付,如果警方老是没有有力的行动,想必会遭到更多的抨击。 面对局长的举棋不定,米尔和鲁夫分别抬出了杀手锏。米尔强调,除琼斯博士外,萨姆兰警官与高尔夫博士都与嫌犯有过密切接触,感情可能引起他们判断力的失误;鲁夫的说法更为可怕,他说在联邦调查局内部,有一个左手戴手套的中国杀手的传言。他曾经多次诡异地从他们的调查范围中消失,不久后又再度现身。这个人和沃勒医生已经不仅仅是“形像”而是“神似”了。这杀手销声匿迹不久后,沃勒医生就在这个城市出现并开了业,实在不能不引人怀疑。 罗伯特局长终于决定了,于3月28日上午8时签署了对沃勒医生住宅连同诊所的大规模搜查。萨姆兰退出了这一行动。 28日上午9时多,卡洛斯终于苏醒了。在他把昨天的一切回忆起来后,请护士帮忙拨打了警局的电话,但这个电话为时晚矣。无论卡洛斯如何强调是医生救了自己的性命,又是如何的杀手另有其人,米尔警官已经风风火火地带着人赶到了医生的住宅。 搜查的结果是出人意料的,除了警方在壁炉里发现的小黑盒子(后经弗莱德检验里面曾经放有枪械)以外,他们在医生床头的抽屉里面发现了一盒火柴,这是致命的证据。 火柴盒里有39支火柴,经过弗莱德的检验,与面具杀手在第三具被害者尸体身上留下的7支火柴完全一样。而这种类型火柴一般每盒装45-50支。米尔春风得意了,他认为这是时来运转的绝妙契机。在他的劝说之下,罗伯特局长签发了全市搜查令,并对提出线索者予以20000美元重赏。 卡洛斯为沃勒医生的辨白变成他神志不清时的胡言乱语。米尔安慰着卡洛斯,要他安心养伤,这边的事情就由他代理好了。他只字不提萨姆兰,萨姆兰也仅是站在一遍冷冷旁观,高尔夫和琼斯则几乎发出了悲叹,这样的火柴每天有几百盒会被卖出啊!但是,没有人理会这些,警员们发疯般地搜寻着嫌疑犯,电视里也在广播沃勒的照片。当然了,会有一些人为医生鸣不平,除了安妮小姐、乔纳森先生、洋子小姐和医生曾经帮助过的部分来访者之外,那一对曾经接受过医生两千美元小姐弟也在他们的看护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警局(他们的母亲死了,这未尝不是件好事,现在他们得到了孤儿院的悉心照料),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沃勒医生可能是那个惨无人道的面具杀手。 安妮小姐哭了一次又一次,只有乔纳森和洋子在旁轻轻安慰。她提出的不在场证明得不到其他警官的信任,因为两人亲密相处,甚至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毕竟那盒火柴的发现是一条重大线索,也成为了沃勒医生最大的失误,他实在不该忘记把它带走的。虽然,用一盒谁都可能会有的火柴来解释医生就是面具杀手有些牵强,但沃勒医生不是惯用打火机的吗!他留下这样一盒火柴什么意思呢?加上里面的剩余数量,难道不能使人想到些什么吗?米尔警官有理由继续怀疑,随着搜查的进一步展开,他一定会找到更多疑点的,他本来就看医生很不顺眼,尤其是他摸着他的手的时候,米尔兴冲冲地计划着,等着吧,医生,我一定会摘下你伪善的面具! 接下来的调查不支持对医生的怀疑,经弗莱德检验,从医生诊所和家里发现的医生亲笔书写的资料和面具的留言笔迹不符,甚至和那次“面具即将归来”的笔迹也有天壤之别。但这并没有影响沃勒和面具在米尔心中的等同性,他决不想放过这次平步青云的美好机会。甚至开始略带一点高高在上的口气责备了弗莱德的检验水平,这大大刺激了弗莱德的自尊心,使他彻底倒向了萨姆兰一边。萨姆兰对此很是高兴,老警官有许多地方想不通:拿安妮的证词来看,3月21眨防嫉谝淮伟莘梦掷找缴材莼共恢雷约菏蔷佟N掷赵邓退丶也⑿∽艘换岫源耍防荚痪馕实腊材荨D鞘焙颍材莺臀掷罩挥泄陀霉叵担材菀膊恢劳芬惶焱砩戏⑸氖虑椋攵疾幌氲鼗卮鹆送幕埃材莶幌袷歉鏊嫠姹惚阆不度龌训娜耍ê慰雒挥斜匾龌训氖拢敲次掷毡旧砭筒淮嬖谏焙Π壬目赡堋:竺娴募复危缴淖靼甘奔湟膊怀浞帧<幢阕蛱焱砩希?沃勒展现了不为人所知的一面,但这也不能表示他就是面具杀手。 卡洛斯躺在床上,却无心疗养——即使他还不能下地,头上裹着密密的纱布。如果他能出院,他一定第一个找到沃勒,帮他辩解。卡莱尔坐在床边,听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沃勒医生如何如何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他嘱咐她一件事,叫小埃迪把那幅一个中国人穿大衣的画儿收起来,他决不想再增加可以指认医生的东西。 光线透出云层穿过若有若无的玻璃窗,洒在沃勒医生的脸上。他还在熟睡中,除了手套,身上空无一物。一个女人坐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她的手里还有一把手枪。她在等着他醒来,她皮肤白皙,头发在身后随意地一扎。她也没穿什么,丰满的前胸挺立在医生额前。 她是个没有太多欲望的女人,但是,此刻,她的目光游离,从医生坚实的胸部慢慢滑向凹陷的腹部,直至更往下。她觉得身体慢慢地发热,她喜欢昨夜躺在他身边,枕着他的胳膊。能挨着他可真好,几年前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叫她老是思念着他又得不到他。相比之下,他给她的金钱报酬根本没有意义。 她的手滑过他的右臂,停在了他肘部下面那个小小的文身上。那是个精巧的文身——一个妖艳女性的裸露像,噢,也许不是女性——因为她的胸部平坦,并且在纹身的下体,有一个蛇形物的突起。 她和赛斯一样,也想弄明白这个文身的意义,因为,在她自己身上,也有一个文身,一个戴着王冠的女性形象文身。她注意过自己的文身,惊讶地发现它就像人的血管一样,在她大量消耗体力和脑力的时候,这个文身也会随之变得清晰。颜色最深可以达到紫红色,周围皮肤的颜色也会逐渐变深。她不记得这个文身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照她母亲的说法,仿佛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她不知道该怎么想,自己又不是战神雅典娜…… 沃勒做了一个梦,这是他临睡醒时做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一种旁观的感觉:他在一个大房间里转啊转啊,打开一扇门,那一定是通向另一个一模一样房间的路口。 他多次在完全相同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有一段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迷了路。这感觉,嗯,这感觉就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迷宫里来回重复地“等待戈多”。 他继续转着,没有压迫感,没有恐惧,甚至没有思维。他看到了一座粉色的大门,这也许就是他要找的,他要着什么,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这里面就藏着他要寻找的答案,但是,站在这个门前,他感到有些胆怯,他甚至不想推开门,也不想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他觉得现在的一切都很好,他有着稳定的收入,有着可爱的女友,有着彼此尊重的朋友,他差不多幸福得像一个并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了。 他犹豫了很久,转身推开了旁边一个和以前一样的门。他选择了逃避,做出了大多数人在生活最经常做出的选择,他要维持这个平静,哪怕,只是在心里装作也好。 他继续的向前走,没有岔口,一个接一个房间的走下去,没有目的,也没有终点。他惊讶的发现竟再一次置身于这个粉红色的大门前,他有些茫然,转身往回走。他推开了一个像以前一样没有颜色的大门,第一次看到屋子里不再是空无一物——墙壁是没有颜色的,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从天花板上连接下来的巨大圆柱状容器,那里面有一个胎儿,一个差不多十个月大的胎儿,它泡在红色的液体里。 沃勒好奇地走过去,那个胎儿闭着眼,神情放松。沃勒笑了,他感到一股温暖在小腹升起。他知道那个胎儿就是自己,它的右臂有和自己一样的文身。它也在笑,它正开眼看着他。它缓缓转动,它的左臂上也有一个文身,只是很不清晰。沃勒抚摸着柱状容器的外壁,它也伸手隔着玻璃摸着他,温暖的感觉再次传到他的手上。它小小温润的嘴唇一张一翕,它想要说什么。沃勒摇了摇头,说:“孩子,过去的都已过去了,我现在是赛斯.沃勒,一个心理医生,一个快乐的人。你的出现只会妨碍我的生活,继续待在这里吧,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你将和我一起死去。” 他慢慢退开,它的表情急剧变化,它张开嘴,露出里面尖利的獠牙。 他依旧报以微笑,“再见,我的Id!” 他睁开了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和那只手枪,他轻轻呼唤她,“那加”。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严重失误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