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的作品盗墓笔记续8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12-02
摘要:非鱼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轻折扇,语经年 长白帐里,青铜门前 十年生死,痴人一梦 子非鱼,安知我之乐 我叫吴邪,是一个算不得

非鱼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轻折扇,语经年    长白帐里,青铜门前    十年生死,痴人一梦    子非鱼,安知我之乐    我叫吴邪,是一个算不得天真又不愿将就的人。2015年8月17日,我与那家伙的十年之约总算是实现了。带着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去接一个强大如神佛的闷油瓶,一开始我并不确定鬼玺真正的用途,还有神秘莫测的终极,我只知道我像着了魔一般的去寻找闷油瓶的过去,去西藏去墨脱,再有没有什么比伤痛更能使我亢奋了,每一步的失败都是一道疤痕,整整十七道。在一个寂静无人的夜里,我看着寥廓的繁星,碧海蓝天,双手合十,感受来自上天的启示。伤口隐隐作痛,我自认为是一个忍耐力不强的人,但是依旧没有动,突然穿过一道亮光,我看到门里憔悴的张起灵,兴奋地想上去和他打招呼,一群粽子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他们复仇般的攻击一动不动的闷油瓶,就像平时在斗里他扭断那些粽子的脖子,此时他们也用同样的办法还击。我怒了,冲上去保护他,可是手脚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撕裂的场景,那是怎样一种恐惧的鲜血,沾染描绘出麒麟狰狞的面目,然后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我感到一阵恶心,开始啃咬自己的手臂,直到清醒。我终于明白我亏欠了那家伙,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死。鲜血淋漓的手臂上,老旧的和新添的疤痕肆意的蔓延连接在一起,各种扭曲的奇形怪状,我对这样的组合反感,一条一条的将它数清楚,十七条,张起灵,起灵,原来竟然是你的名字。    昨夜的梦不外乎是因为的我的多虑和疲劳,但我很清醒接下来的路,面对这白雪皑皑的山峰,下一场风雪似乎就要来到。启程上路,朝圣般的吻着每一条疤痕,然后带上一副狠厉面孔,去寻找他的过去,他来时的路。也许我可以看到这百年来的他的苦,他的孤独,他曾留在这里的气息,他没有说不口的秘密。藏海花的故事,我便不再多说,只需他张起灵的一句话,生死于我也皆若蜉蝣,我的命早应该在哪个斗里,可是一次次的大难不死,全因一个人,那么现在的一切我都可以淡然处之,从雪域悬崖坠落的一刻,还没有解脱,我的心还没有死,哪怕血烧喉,刀刺骨。    这一次重新踏上十年前的路,十年后的吴邪,脱胎换骨,可是谁又知道呢,真正的吴邪究竟如何。小花,胖子,王盟,还有一群人,一群性命之交的人,道上都说,吴小佛爷,义薄云天,是个可以托付性命的人,这些年,该散财的地方哪里也没皱过眉头,该火拼的时候,无论对方是谁毫无畏惧,我会冲上去一句话也不说的保护一个人,就像小哥从前那般保护我。张起灵,你可要看清楚了,我,吴邪,现在也独当一面了。长白山的路似乎没有尽头,糟糕的是它表现的死气沉沉,简单来说,我找不到你,渺无音讯。我甚至都想炸山,至少要让你张起灵知道,我没有食言。    王盟总算是本性暴露了,胆小无用,对他的老板满腹抱怨,却又入魔似的跟的很紧。我一脚踹开这个家伙,指着他的鼻子让他滚回去,他嘴角有血,说话含糊,带着几分恨恨的口气,吴邪,老板,你为什么就那么相信,也许他早就死在里面了。换做是以前我一定会回瞪着他,开始用肮脏的话语回击,但是我没有,只是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擦着火,对着长白山的方向轻轻吐了一口,谁知道呢?他现在是死是活。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十年来不吃不喝的,断绝与外界的一切的联系,张起灵,你会不会在我的思念里悄无声息的死去。    谁知道呢,他们都说,吴小佛爷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轻易改变。    谁知道呢,曾经的吴邪不相信世上有鬼,现在的吴邪,巴不得变成鬼,这样不管你是生是死,我都可以在你身边。    最后就只剩下了胖子,我和他就静静等着,等着你出来。打了一肚子的草稿想说给你听这些年的事,想告诉你,长白山不如杭州好。无所谓了,反正濒绝望的时刻我经历的多了,也没有真正绝望过,你总会出来的,你要是出不来,我就杀了胖子,然后自杀,多豪气,铁三角又可以在一起了。    吴邪,你老了。    又做梦了,梦里还是你    吴邪,你老了。    你个死闷油瓶子,这时候叫我干嘛    吴邪,你老了。    我怎么觉得这梦醒不过来,还要我再咬自己几口吗    吴邪,你老了。    哦,这不是梦,看来你真的,出来了。我老了吗,对啊,还不十年了。    胖子大概是做了春梦了,一时间一个激灵,把小哥看成是个黄花大姑娘,使劲的摇,哪能都跟你似的,小哥你舍得出来。还是那张脸,一张锋利瘦削清秀的一尘不染的脸,看着我的神情也是十年前那样的温和充满了说不出的情愫,你怎么这么冷,好想,抱抱你呢。    我们,回家吧。    家,什么是家,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将近百平,沙发,电视,厨房,水晶灯,床……    其实,如果缺少了一点那个人的气息,这里只不过是比斗温暖一点的地方。    我想给小哥的家,什么也没有准备好,只有一个吴邪,一个老的快四十岁的吴邪。    胖子说,磨磨蹭蹭的像什么话,吴小佛爷。我不解,他冲我翻了个白眼,一把搂过小哥,问小哥你冷吗,闷油瓶一样没有说话。他叹了口气,抓起小哥的手放在我手上,你牵着他走,他冷。还是那件蓝色的连帽衫,比十年前更冷的长白山,十年后冰冷的吴邪,不知为何,碰到小哥的手,竟然会这么暖,原来我所有的伪装在你面前只是无言的不堪一击,我抓着他的手,加快了脚步。在火车站月台,我们等在候车室,小哥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什么话,可是也没有挣开我的手,他在我背后走着的时候,用着怎样的眼神看我,谁知道呢,我只要想着从此又可以叫他一声小哥,全身都温暖沐浴在天边炜红的火烧云之中。一路走来,比十年前的路漫长不知数倍。    胖子在站台骂了一句,这鬼地方,没有烟了,小天真你还有吗。十年前,我还是什么都不会的吴邪的时候,一句小天真我只当他玩笑,当我成为了吴小佛爷,心下悲凉,天真已逝。我不由地看着小哥的脸,当我没有办法的时候,我总会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只剩了两支,一支擦着了,我没给胖子,给了小哥。你也来一支,小哥,别那么闷。他接过去,与凡尘隔离许久,人间的烟火对他来说像是一点奇怪的癖好,管他呢,闷油瓶终究还是要在人世生活。我小心翼翼的琢磨着他抽烟的动作,像是百年前的人抽着快活似神仙的鸦片烟,他活了那么长,也许真的抽过那玩意。我看着他简直着了迷,一时被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肥大的白色围巾松松垮垮的落下,露出一片狰狞的伤痕,甚至可以看到青葱的血管和瘆人的骨骼,藏不住的还有***渐衰败的肺功能,咳了约莫十分钟,我才恢复平静。此时我已经说不出话,也不知道怎么跟小哥解释,胖子欲言又止,他娘的。我把烟掐没,踩在脚底。汽鸣声响起,上车。    胖子走在最后,拍拍我的肩,我看着你都难受。    胖子的话道尽这些年的辛酸,我为闷油瓶吃的苦,我乐在其中。可是我身边的朋友,胖子,小花,瞎子,他们看着一个天真的吴邪变得阴狠老辣,从三十岁走到四十岁,我的人生天翻地覆,说实话我有些对不起他们。    我开始读诸子之书时,看到过一句,庄子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用来解释我对闷油瓶复杂的感情极为恰当。    火车上,大家都疲惫的坐在位置上,我和闷油瓶还有对面的胖子靠着窗。    吴邪,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好吗,如果说好,的确,我继承了三叔的产业成为了老九门里吴小佛爷,没有人再敢随便欺负,手段也渐渐高明到三狐狸之上。这样也算好,可是说起不好,我一直都想知道闷油瓶的过去,我发疯一样的折磨自己,遍体鳞伤,生死无定。我说不出好,也不想说不好,只是淡淡的一句,谁知道呢。    又是死寂地沉默,我害怕闷油瓶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害怕他伤心,害怕他自责,说到底,我只是害怕闷油瓶再一次离开。然后我再用一个十年,去找他,或者一辈子,青丝朽骨,一抔黄土,闷油瓶,一个凡人怎样才能追上你的脚步。    睡意袭来,我倒在闷油瓶的身上,莫名的安心,他替我拉了窗帘。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靠着他。袖子下若隐若现的疤痕,刺痛了谁的眼,冰凉地覆盖在我的臂膀上,有小哥在,哪怕再危险都不怕。    我这一睡,竟然发烧了。醒来的时候小哥一副苍白的面孔还有胖子看粽子似的咸鱼脸。我说,哥几个都干什么呢,小哥给我倒了杯水,胖子长吁了一口气就走了,带上门的时候,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想昏迷的时间里,小哥十有八九是知道了什么。我半开玩笑的说,小哥你不跟胖子回北京,我这小古董店你看的上。算了,你啊我还是养的起,你吃的不多吧。径自傻笑起来,一笑一阵咳,最后他轻轻拍我的背,吴邪,你何必呢。    何必,我自我摧残似的赶到墨脱,去找寻他的过去,去受那十七道伤疤,在悬崖下垂死挣扎,奇迹般的死而复生。何必呢,的确,我不过就是他张起灵百年来匆匆而过的一个过客,他将来会遇到无数个吴邪。可我这一生就只有一个张起灵,闷油瓶,你说我何必呢。我就是趟过你这池子水,再也无法自拔,我谋杀了自己,换来了你。    何必呢,呵。可是闷油瓶,子非鱼,安知我之乐。    我突然用力地抱着他,孩子似的不肯放手,张起灵,你可以当我是在说胡话,可是我就是见不得你他娘的在青铜门里待着,受尽我吴邪该受的苦。一个四十岁的大男人,说着比谁都煽情的话,还不知不觉啪嗒啪嗒的掉眼泪,我想我就是,再也离不开他了,再也不要。小哥在我耳边唤着,吴邪,吴邪。我倔强不去应他。他只能紧紧的抱着我,哀恸的说着,我不好。其实他也有血有肉,他也不过一介凡人。    回到杭州,我那间小居室没来的及整理,原本想让他睡客房,但是晚上见不着他我就整宿整宿不合眼,真的,如果说在之前的十年我还能过着一点安生日子,现在完全不行,他离我越近,我越怕失去他。他搬来和我一起睡,我可以触碰着他修长的背,属于小哥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像之前在火车上一样,终于无比安心。    我终于明白,和闷油瓶牵扯不清的关系早在十年前就生根发芽,我,吴邪,四十岁了,喜欢一个闷油瓶小哥。两个大男人的爱情,你听说过吗,从七星鲁王宫到阴山古楼,足够轰轰烈烈,足够细水长流。没有人会比我俩更加了解彼此的感受,晨钟暮鼓,矢志不渝。    我带他去逛西湖,添油加醋的讲老掉牙的白素贞与许仙,不管他有没有失忆,我乐此不疲地和他讲着,道上的生意我尽量不去掺和,其余的交给了小花,他更适合。偶尔出几件好货,给店里添置一点生气,继续无下限的拖欠王盟工资,他会没好气的暗地嘀咕,有时当面叫我一声吴小佛爷,然后被小哥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虽然如此,他还是傻傻的笑着,知道了知道了。有一次带小哥去买衣服,被十来个女店员强行推销了各种款式,我最烦七嘴八舌,也烦女人的强词夺理。我怕小哥嫌烦,说,我和他身材差不多,我来试试就好。每一次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像是模特登台亮相一样,五颜六色。有一件衬衫,颜色稍淡,在手臂的位置格外的刺目。他很少抬起头看,但是他叫住我,吴邪,不要这件。就这样,从一堆衣服里选了几件我认为合适的,从今天起我要努力的把他的习性一点一点摸清楚。走出店门的时候,风扬起一层灰,又是一阵强烈的咳嗽。接下来的行程恐怕是不能继续了,只能回家。    小哥担心我的病情,私下里漫山遍野的找草药。我其实一点也不怕死,就怕短暂的一点生命还不能陪伴他走一段路。我在沙发上休息,罐里有熬好的药。他拿到我面前,我吴小佛爷的脾气又上来了。软磨硬泡不肯喝,这闷油瓶不禁逗,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就不自在,女人需要哄,男人也一样。我笑说你穿那件衣服一定好看,你快去试试,他脸微红,要是我可以一辈子陪着他,和他说这些话,将来他的生活就不会无聊到看天花板。我一口气咕噜喝了半碗,确实苦,喝得太猛在喉咙里翻滚的难受,咳得如同惊雷。吴邪,你慢慢喝。他接过我的碗,自己喝了一口,我说知道苦了吧,小哥。    太苦了,吴邪。他的眼角沁着些许晶莹,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这些年的苦,他心疼了。这时候,控制不住的想要抽烟,小哥比我更快甩掉了我摸烟的手,又恼又苦无对策,脑子一热就扑向小哥,我的眼里只有他,吻上他冰冷的唇瓣,去分得他的一点呼吸。多少次,我都想这样做,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和他的纠缠在一起,温热的,芳香的,一丝丝袭来的快感,比烟瘾更胜百倍。我喘不过气来,他却不肯罢休,我缺氧得脸色苍白,但是小哥,我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主。摸到他额角的汗水,原来闷油瓶也这么紧张。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太长,退出后扶着前额,头晕目眩。我的身体,好差。早早休息了,就当是晚安吻吧。    小哥,谢谢你。我从不觉得我是个同性恋,只是我喜欢的,刚好是男人而已。    关上灯,闷油瓶还在外面,我沉沉睡去,半夜醒来,黑暗中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我不放松,他竟然强忍着一夜没睡。吴邪,我好怕你会很快离开我。闷油瓶在恳求我,将来的四十年,五十年于他真的转眼一瞬,我的心在抽疼,冲出门把剩下的半碗药喝了。他跟出来把我摁回床上。这一夜我们说了很多话。    小哥,如果我老了,不能照顾你了怎么办    我会照顾自己,也会照顾你    小哥,你啊,别只顾着别人,将来要多想想自己    吴邪,保护你是我的信仰,我一直都在想,我会不会害死你    胡说,张起灵,你不会害死我。睡饱了我竟然有力气把他压在身下,我一遍遍的告诉他,要他铭记,张起灵绝对不会害死吴邪。他笑了,一闪而过,麒麟一笑,众生颠倒。我承认,我对张起灵无法自拔。一个人的禁欲,是怕拖累,可是我们两个已经捆绑在一起,那么注定一辈子拖累。他的身上燃起麒麟焰火,彼此接吻,拥抱,水到渠成。只要认定是对方,那么性别又有什么关系。    一晃而过,杭州的冬天飘雪纷纷,我喝药有几个月了,身体有所好转。终于能牵着闷油瓶的手,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晒晒太阳。这样的幸福,过一分少一分,即使我不能陪他到地老天荒,即使我们错过了很多的岁月,我也相信彼此的爱超越了生死的界限,你问我,放弃一切,只求归于平淡值得吗,当然值得。身边之人,早已是我的全世界。    子非鱼,安知我之乐。    这篇瓶邪同人文,积蓄已久,思考良久,借鉴了很多的文章。在其中倾注了对瓶邪的浓厚感情,虽然入坑时间不长,但为瓶邪深深吸引,祝愿他们一生幸福!感谢同人歌曲《非鱼》给我的灵感,很好听哦。

主角:吴邪,张起灵,王月半,解雨臣,齐墨。

主题曲:千里之外

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片尾曲:千年之恋

                                 第一章:十年之约

      和张起灵的十年之约马上就到了,不知为何,我变的不再天真无邪,我很害怕,害怕张起灵见到我这个样子会伤心,到见面的那一刻起,我要变回以前的天真无邪,小哥,我等十年了,马上,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

      “唉,我说天......不,应该是吴小佛爷,你是去见小哥 ,不是去表演的,用得着穿的这么隆重么?”胖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我们去见小哥,青铜门里机关重重,不好好准备一下,那怎么行。还有,在闷油瓶的面前,继续叫我天真,不要再叫我吴小佛爷了,听到没。”胖子一脸无所谓的说:“是是是,都听你的,一个人还能改变人物的性格啊,还是变回从前。胖爷我都呆了十年了,看到你这样我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那就再习惯一下,好了,走了。”(目标转向长白山)“我说天真,还要多久啊,都走了,半小时了。”“忍着,我说你最近没到斗,体力变差了啊。”(^o^)“什么啊,虽然胖爷我最近没到斗了,但是体能可是一点都没下降,不信,我分分钟跑几千米给你看。来,咱哥两一起跑,走!”“胖子你慢点。诶诶。”=_=

          转眼就到了青铜门前,小哥,我马上就要见到你了。吴邪心想。把鬼玺放在门上的时候,门开始剧烈的晃动,大门缓缓的打开,传来了一阵阵号角声,这对吴邪是及其熟悉的,这是阴兵的号角声,转眼间,一排排阴兵陆续从青铜门里出来,一个个面容僵硬,眼神呆滞,穿着整齐的盔甲……在打开青铜门时阴兵才会出来,因为他们接到了外面的信号。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派三叔的作品盗墓笔记续8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