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准绳,Chris提昂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59 发布时间:2019-09-25
摘要:卡纳克的大祭司卡尼下令神庙中的手工艺匠,仔细检视木箱与箱中的物品。一有了结果,他立刻将帕札尔找来。两人缓缓走在柱廊的凉阴下。“无法判定这些宝物的主人。”长尼遗憾地

卡纳克的大祭司卡尼下令神庙中的手工艺匠,仔细检视木箱与箱中的物品。一有了结果,他立刻将帕札尔找来。两人缓缓走在柱廊的凉阴下。 “无法判定这些宝物的主人。”长尼遗憾地说。 “是国王吗?” “从圣甲虫的体积看来,很可能是,不过表征不够明确。” “新任的警察总长认为有盗墓之嫌。” “不太可能。如果真有人盗墓,事情一定会爆发出来,这种消息谁也压制不住。这可以说是最重大的罪行,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吗?而且已经有五百多年没有发生过了!拉美西斯公开谴责过这种行径,罪犯姓名也必定会被公告出来,受万人唾弃。” 卡尼说得没有错,凯姆的惊慌似乎有点杞人忧天。 “这些手工精细的物事,”卡尼认为,“可能是在工作坊被偷的。戴尼斯若不是打算作交易,就是留着为自己陪葬用的。” 深知戴尼斯虚荣个性的帕札尔,倒是倾向于第二个可能性。 “你到科普托思调查了吗?” “我还没有时间。”帕札尔应道,“况且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 “你可千万要小心。” “有新的消息吗?” “卡纳克的金银匠们肯定一点:制造圣甲虫的金子来自科普托思矿区。” *** 位于底比斯北方不远处的科普托思是个奇怪的城市。街道上,来往的几乎全都是矿工、采石工人和沙漠探险者,有些人正准备出发,有些人则是刚从灼热多岩的荒野地狱回来。每一个人都暗自立誓,下次再有机会,——定要挖出最大的宝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贩售着远从努比亚运来的货物的沙漠旅队,也有为神庙或富贵人家带回猎物的猎人。以及—些试着融入埃及社会的游牧者。 所有志愿探险的人都等着下一道圣旨的到来,才能自由选择前往碧玉、花岗岩或斑岩矿场,或者红海边上的克赛港,又或是西奈的绿松石矿区。大家都梦想着金子,梦想着一些秘密的或是未开采的矿脉,梦想着这种神庙特地为神与法老所保留的神的血肉。无数的人计划了一桩桩的阴谋蓄意夺取,却也—次又一次地失败、因为除了目光敏锐锋利而无处不在的专业警察外,还有一群凶猛残暴、体力惊人、令人不得不畏惧的警犬,这些警犬对于再偏僻的小径、再小的干河床都晓若指掌,而且在凡人难以存活的艰险环境中,他们也毫不费力便能找到脱险的方向。警犬不仅会猎杀野山羊、绵羊和羚羊等动物,也会帮警察找回监狱的逃犯,但他们最喜爱的猎物却是专门袭击沙漠队伍、打劫旅客中的贝都英人。这些盗贼为数众多、训练精良,但是目光锋利的沙漠警察却绝不让他们有视可趁,进行卑鄙的勾当。如果不幸让某一群较为狡猾的贝都英强盗得逞,警察便会立刻下令:警犬出动,杀无赦。多年来,从无盗匪有过足以夸耀的辉煌成果。而对于矿工的监视也十分严密,因此绝对没有人能偷走大量的贵重金属。 帕札尔往科普托思的华丽神庙走去,这个庙中保存着一些极为古老的地图,埃及丰富矿产的位置在图上一览无遗。途中、帕札尔遇见一支押着犯人的警察队伍,那些刚被警犬追回的逃犯,个个伤痕累累。 此时帕札尔心里既感到不耐又觉得不安:不耐是因为他迫不及待想知道在科普托思是否能有所收获;不安则是因为担心神庙住持也是阴谋分子之一。不管是或不是,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他都一定要弄清楚。 卡纳克大祭司的推荐果然有效,—出示推荐函,神庙的门便—扇接着一扇地开了,住持也立刻接见了他。住持已经上了年纪,但体格壮硕,显得极有自信,尊贵的外表却淹不住他过去从事体力活动的痕迹。 “能得到阁下的关注真是太荣幸了!”他以令属下不寒而栗的低沉声音讽刺地说,“门殿长定获准搜索我这间简陋的庙宇,这真是我作梦也想不到的恩宠。你带领的警察大队作好入侵的准备了吗?” “我只有一个人。” 科普托思神庙的住持不由得皱起了杂乱的浓眉。“你的做法我不明白。” “我希望你帮我。” “我们这里也听到了不少关于你起诉亚舍将军的消息。” “大家都是怎么说的?” “支持他的人比反对他的人多。” “你又是站在哪一边呢?” “他是个强盗!”住持不假思索地说。 帕札尔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倘若住持没有说谎,一切真相就要大白了。 “你对他有什么不满?” “我本来是个矿工,也曾经当过沙漠警察。一年以来,亚舍不断地想控制沙漠警队,可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他就别想得逞!” 住持愤慨的神色并非装出来的。 “孟斐斯有一个名叫谢奇的化学家,我们在他的实验室中搜出了一大批神铁,现在只有你能告诉我这批神铁的来源了。当然,谢奇一再声称自己是受人陷害,对于这些贵重的金属他毫不知情。不过,他却试图制造无法摧毁的武器,也许是为了亚舍将军吧。无论如何。他都需要这种特别的金属。” “跟你说这种话的人根本是在开玩笑。”住持不屑地说。 “为什么?” “因为神铁并不是无法摧毁的!那是从陨石提炼得来的。” “不是无法摧毁……” “这种说法流传得很广,但也只是传说罢了。” “知道这些陨石的所在吗?” “任何地点都可能有陨石坠落,不过我有一张地图。现在只有一支由沙漠警察管制的公家探险队,才有权挖掘神铁,然后运送到科普托思。” “可是有一整块被挪用了。” “这也没什么稀奇。很可能是有一块尚未登记位置的陨石,无意闷被盗贼发现了。” “亚舍会加以利用吗?” 住持还是不以为然:“有什么用呢?他知道神铁只限于宗教仪式之用,若拿来制造武器,无非是自找麻烦。反倒是卖到国外,尤其是卖给对神铁情有独钟的赫梯人,还能有点利润。” 贩卖、投机、交易……有这方面专长的并不是亚舍,而是既贪婪又庸俗的运输商戴尼斯!谢奇当经手人,还能赚一笔佣金。 帕札尔一直都错了。谢奇只不过是帮戴尼斯窝藏金属而已。可是,亚舍将军却又想把势力延伸进沙漠警队。 “你保管的贵重金属曾经遭窃吗?” “我周遭有一堆警察、祭司和书记官监视着,同时我也监视着他们,我们互相牵制。难道你怀疑我?” “老实说,的确是。” “我很欣赏你的坦白,你可以在这里住几天、那么你就会明白窃取是不可能的。” 帕札尔于是决定相信住持。“我在一个非法交易护身符的人所收集的宝物中发现了一个非常大而且是纯金的圣甲虫,阁的就是科普托思矿区的金子。” 当过矿工的住持有些不安地问:“谁说的?” “卡纳克的金银匠。” “那应该不会错。” “我想这么贵重的物品,你的档案应该有记载吧。” “所有人叫什么名字?” “刻字被敲击掉了。” “可惜。自远古以来,从矿区挖出的每一块金子的确都做了记录,档案里都可以查到金子后来的图属,也许是某间神庙。某个法老或某个金银匠。可是没有姓名,就查不出什么结果。” “矿区有没有手工艺匠在里面工作?” “有时候有。有些金银匠就直接在挖掘的地点进行加工。这座神庙现在是你的了,彻底搜查吧。” “这倒不必。”帕札尔摇摇手说。 “祝你好运。希望你尽快为埃及铲除那个亚舍将军,他是个不祥的人。” *** 帕札尔确信了科普托思的住持与这项陨谋并无牵连。也许他应该放弃追查神铁的来源、因为戴尼斯似乎对他这项新的地下交易品拥有无限的权利。可是又似乎有矿工、金银匠或沙漠警察利用职务之便,窃取矿区内贵重的宝石或金属、或许是为下戴尼斯,或许是为了亚舍,甚至可能是为了他二人。这些人结盟之后,恰足以累积—大笔的财富来发动攻势,而帕札尔却—直猜不透这到底会是怎么样的—番攻势。 假使杀人犯亚舍最后被证明是—群窃金贼的首脑、他绝对逃中过严厉的制裁。但是若不混入勘探者的行列,又怎么证明呢?要找到如此勇敢的人并不容易、甚至是不可能。这佯的行动太危险了。他向苏提提出建议,也只是惹得他发火罢了。 惟—的解决之道就是他自己出马,为此他还得准备好充分的理由,说服奈菲莉才行。 *** 勇士的吠声使帕札尔心中洋溢着喜悦。他的爱犬飞快地冲了出来,然后在主人的脚边停了喘息着,帕札尔则怜爱地抚摸着他。他知道驴子北风性情较为多疑,随即走上前去表达关心之意,北风也立刻报以愉快的眼神。 当他抱住奈菲莉时,感觉到她显得担忧又疲惫。 “有件事很严重。”她说,“苏提逃避到我们家来了。一个星期以来,他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门。” “发生什么事了?” “他只愿意跟你谈。今天晚上,他喝了好多酒。” *** “你总算回来了!”苏提兴奋地喊道。 “我和凯姆发现了一些重要线索。”,帕札尔尔明白地说。 “要不是奈菲莉收容我,我就被押送到亚洲去了。” “你犯了汁么罪?” “亚舍将军告我自军营脱逃、侮辱长官、擅离职守、遗失制式武器、临阵退缩和恶意诽谤。” “你会胜诉的。” “绝对不会。” “你怕什么?” “我离开军队时,忘了填写—些免除所有军人义务的表格。现在期限过了。亚舍刚好可以名正言顺地拿这件事作文章。我真的成了逃兵,非送军方牢营不可了。” “真麻烦。” “在亚洲劳动营待一年是免不了的。你想想亚舍的那些书记官会怎么对待我,我看我是死定了。” “我会出面。” “我的确犯了错啊,帕札尔!你可是门殿长老,你会去做抵触法律的事吗?” “我们身体里面流着相同的血呢。” 帕札尔的维护却使苏提不安:“所以你就要跟我一起沦落了?这根本是个陷阱。我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接受你的建议去当勘探员,消失在沙漠里。这样一来,我不但可以躲避塔佩妮、豹子和这个杀人魔将军,还可以大赚一笔。走向黄金道路!还有比这个更美的梦吗?” “可是你自己也说过,勘探的行动是非常危险的。” “我不适合过平静的生活。我会很想念女人,可是我还是想碰碰运气。” “我们不想失去你。”奈菲莉反对地说。 苏提感动地看着她。“我会回来的。我会带着财富、权势与荣耀回来的!全世界的亚舍都将在我面前颤抖,跪在我的脚边哀求、但是我绝不容情、还要把他们一个一个踩扁。我会回来亲你的双颊,享受你为我准备的宴会。” “依我看,”帕札尔却说,“最好是现在马上设宴请你,你也马上放弃那个疯狂的计划。” “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我要是留下来就会被判刑、也会连累你,你这么固执,一定会坚持替我辩护,替我打一场不可能赢的官司。那么,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 “但你有必要冒这种险吗?”奈菲莉问道。 “如果不刨一番轰轰烈烈的事绩、怎么能弥补我的过失?军队我是永远进不了的了、如今我只剩下一个要命的选择:寻金!不,我没疯,这次我真的会发财、我感觉得到,我的脑袋、手指、肚子都有这种直觉。” “你真的不改变心意?” “这个礼拜以来我没出门,——个人想得很仔细了。就算是你,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帕札尔和奈菲莉互相看了一眼:苏提不是开玩笑的。帕札尔于是说道:“这样的话,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有关于亚舍?” “我和凯姆破获了一宗护身符非法交易案,戴尼斯和喀达希都涉嫌在内,而将军则很可能有侵占金矿的嫌疑。也就是说,这些阴谋分子聚积了一大笔财富。” “亚舍偷金子!太离谱了!这要判死刑,不是吗?” “假使罪证确立的话。” “你是我的好兄弟,帕札尔!” 苏提扑上前去抱住了帕札尔,承诺说:“他的罪证,我会替你带回来。我不但要发大财,还要让这个恶魔名誉扫地。” “你别激动,这只不过是假设罢了。” “不,是事实!” “你若如此坚持,我就正式把任务派给你吧。” “用汁么方法?” “经过凯姆同意,十五天前你已经成为沙漠警队的一员了。你还可以领到薪水。” “十五天前……这么说来,比亚舍将军控告的日期还早喽!” “凯姆不注重纸上作业。最重要的是这项任命已经生效。” “我们来干一杯吧!”苏提嚷道。 奈菲莉顺从了他。 “你要去加入矿工的行列。”帕札尔建议道、“但是除非遇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否则不要向任何人暴露你警察的身份。” “有什么人嫌疑比较重的吗?” “亚舍很希望能掌控沙漠警察,因此他一定派了密探潜伏其中,或是收买了一些心腹。矿工里面也可能有他的人。以后我们尽量用邮递或其他任何不会对你构成威胁的方式联络。我们必须互相通知彼此调查的进展。我的识别暗号就用……北风吧。” “既然你承认自己是头驴子,那么智慧之路就不至于遥不可及了。” “我要你亲口答应我。” “我答应你。” “不要一心只想着碰运气。要是情况太危险,就回来吧。”帕札尔不放心地叮嘱道。 “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 “的确。” “我是暗中行动,而你却是目标明显的标靶。” “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我的处境比你危险吧?” “如果所有的法官都变聪明的话。这个国家也就还有救。”

警察与警犬从危险的东沙漠回来了,到下次出发执行勤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可以好好地包扎伤口、做个按摩,还可以到啤酒馆找个温顺的女孩买个一夜情。沙漠特警们互相交换侦查得来的讯息,并将被捕的贝都英入与行踪可疑的游民送往监狱。 负责监管新进矿工的大个儿喂了猎犬之后,便到管理邮件的书记官那儿看看有无信件。 “有十来封呢。” 大个儿警员看了收件人的姓名。“苏提啊……怪人一个。一点也不像矿工。” “跟我无关,签收吧。”书记官无所谓地催着。 大个儿亲自分发信件小匝便询问了来信者的身份。但有三个人未来领取:两个在某铜矿场工作的退役军人,以及苏提c经查询后证明,艾弗莱率领的队伍已经在前一晚抵达科普托思了,因此大个儿便前往啤酒馆以及各个小旅店与临时营区搜查。最后他才从视察总部得知,艾弗莱、苏提与另外五人并未向负责登记的书记官报到。讶异之余,他立刻展开了搜索行动。 七名工人失踪了。从前也有不少人想带着宝石脱逃,但全都遭到逮捕严惩的命运。艾弗莱如此经验老到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不理智的举动?特警队立刻全员出动,与生俱来的猎人特性让他们忘了休息娱乐,因为捕捉狡猾的猎物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搜索队伍由那名大个儿警员带头。因情势所逼,他征得邮件书记官的同意,看了给苏提的信。信中的象形文字虽然字字清晰可辨,整体读来却毫无意义。是密语!他果然没有猜错,苏提的确不是普通的矿工。但他替谁做事呢? *** 脱队的七人往东南走,路况十分险恶。他们都拥有健壮的体格,吃得不多但都能保持一定的速度,每到一处泉眼才会多作休息,而这些泉眼的位置也只有艾弗莱知道。领队的他要其他人绝对服从,什么问题也不能问。总之,有一大笔财富等着他们呢。 “那边有警察!”一人指着一个静止不动的怪异形体喊道。 “继续走,笨蛋!那只是—棵绒毛树。”艾弗莱骂道。 这棵大树高二公尺树皮微蓝,呈龟裂状,椭圆形的树叶红红绿绿的,颜色很像冬天大衣的布料。他们七人拆了几根树枝点火,把早上猎杀的羚羊烤了。艾弗莱也测试了——下。确定绒毛树分泌的乳汁不会引起心脏麻痹。然后他摘了一些树叶搓成粉状分给伺伴。 “这是很好的泻药,对抗性病非常有效。你们有了钱,身边一定会美女成群的。” “在埃及可不成。”一名矿工抱怨道。 “亚洲女孩都热情奔放,很快你们就会忘记家乡的女人了。” 填饱了肚子。解了渴,七人小队便重新上路了。 *** 有一名工人被毒蛇咬伤脚跟。痛苦地抽搐一阵之后便死了。 “笨蛋,沙漠怎容得你不小心。”艾弗莱嘀咕着。 死者最好的朋友跳出来骂道,“你会把我们一个个都害死!谁逃得过毒蛇的毒液?” “我,还有那些跟随我的人。” “我要知道我们去哪里。” “像你这么多话的人,一定会出卖我们。” “回答我。” “你要我打烂你的头吗?” 那名矿工看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沙地到处是陷附。他只好屈服,重拾起装备。 “我们这么周详的计划如果失败,绝不是偶然。”艾弗莱警告道,“这表示我们之中有告密音,向警察泄漏我们的行踪。这次我已经有了防备。不过还是可能有警方的狗腿子混进来。” “你怀疑谁?” “你和其他每—个人。谁都可能被收买。如果真的有密探,迟早会暴露身份的。到时候就有得瞧了!” *** 沙漠警察从艾弗莱与队友最后出现的地点开始分区搜寻并依他们最快的速度计算可能的行程。南北的警队都已分别得到通知,这群寻找稀有矿物的危险分子最后终究是要落网的,就跟其他人一样。 大个儿警员惟一担心的是苏提。他和艾弗莱同谋,而艾弗莱对路径、泉眼与矿区位置的熟悉程度绝不下于警方,特警部队的战略很可能发挥不了功效。于是他改变了原有的计划,依本能行事。假使他是艾弗莱,他也许会前往废弃的矿区。没有水源,酷热逼人,毒蛇成群,又没有一点宝藏……有谁会冒险进入这个地狱呢?不过,这到底是绝佳的藏匿地点,更何况矿藏或许尚未完全采尽。于是大个儿警员依照规矩,另外带了两名警察和四只狗出发。他封锁了所有的必经路线,将逃脱者困在一个长着几棵绒毛树的丘陵地区内。 *** 凯姆现在真是进退两难。他很想全力追捕至今行踪成谜的亚舍将军,可是为了保护帕札尔法官。他又不得不留在孟裴斯,因为他的手下警觉性都不够高。 狒狒一直显得烦躁凯姆可以感觉到潜藏的危机。接连两次失败之后,刺客一定会更为留神。既然已经暴露了动机,他想制造意外事故也就格外困难,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改而采取暴力的绝对手段呢? 保护帕札尔成了凯姆最重要的任务。在他眼里,帕札尔象征了一种无可取代的生命价值,他拚了命也要保其周全。那么多年吃尽苦头的日子里,凯姆从未碰见过这样一个人,但他绝不会向帕札尔承认自己对他的仰慕推恐他会在不知不觉中生出一种随时伺机腐蚀人心的虚荣感。 狒狒醒了。凯姆喂它吃了点肉于和啤酒,然后就靠在阳台的矮墙上。该轮到他睡觉,由狒狒继续监视门殿长老的住处了。 *** 暗影吞噬者为自己运气不佳而诅咒不已。他实在不该接下这个任务的,因为不留痕迹的杀人才是他的专长。他曾想放弃,却又伯交易的对方会举发他,他跟他们比起来可着实人微言轻呀。除此之外,他这也是一种自我挑战,直到目前为止,他的杀手生涯从未失败过,栖牲者名单中若能加上一名法官,那该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 可惜法官身边的防卫实在太严密了。凯姆和拂拂就是他最大的障碍,仿佛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自从豹的袭击失败后,警察总长便寸步不离地跟着法官,而且还增源了好几名警察干员。 当然了,暗影吞噬者有着无穷的耐心。他懂得伺机而动,只要有一点点的疏忽,机会就是他的。这天当他走在市场,有几名小贩向他推销努比亚的进口品时,他忽然心生一计。这个计策一定可以成功。 *** “很晚了,亲爱的。” 只见帕礼尔盘坐在地,面前散置着十几份文件,一旁有两盏高脚灯照着。 “看到这些文件我就不想睡下” “什么文件?” “戴尼斯的账目。” “你怎么拿到的?” “国库提供的。” “不是你偷来的吗?”奈菲莉开玩笑地问。 “我向美锋正式提出申请,然后他马上就绪了我这些。” “你有什么发现?” “有一些违法的事情。戴尼斯有几笔税款忘了缴纳,而且似乎有逃税的迹象。” “那也只不过罚款而已,不是吗?” “根据我的发现,美锋就可以动摇戴尼斯的财源根基了。” “你还在打这个主意。” “我不懂得戴尼斯怎么会这么自信。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要戳破他的护甲。” “有苏提的消息吗?” “没有,他应该透过沙漠警察来信了才对。” “可能是被截了下来。” “一定是的。” 见帕札尔露出迟疑的神情,奈菲莉惊讶地问:“你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 “说实话,帕札尔法官!” “上一次开庭完时,戴尼斯说苏提可能背叛我。” “你就这么上了他的当?” “但愿苏提能原谅我。” *** “两个走右边通道,另外两个走左边,苏提和我走中间。”艾弗莱下着命令。 矿工们都十分不满。“坑道的情况太差。横梁也都快烂了、要是崩塌下来。我们肯定没命。” “我带你们来,就是因为警察以为这里已经废弃了。在科普托思都说这里是没有水源、矿产的废区。结果呢?古井,我已经指给你们看过;坑道里的宝藏就要靠你们自己去挖了。” “太冒险了,我不进去。”一名矿工做了决定。 艾弗莱向胆小的工人走去威胁道:“我们都进去,你一个人留在外面……这样不好吧。” “那也没办法。” 艾弗莱于是握紧拳头,以一股无以复加的力量朝矿工头上砸了下去,矿工立刻倒地不起。另外一名矿工俯身查看后,太惊失色地说:“你杀了他?” “这样就少了一个可疑的人了。我们进去吧。” 苏提走在艾弗莱前面,进入了坑道。 “慢慢走,小子。记得随时摸摸头上的梁柱。” 苏提在一片布满石块的红色地面上钢伏前进。坡度不陡,但是顶很低,艾弗莱拿着火炬跟在后面。黑暗中忽见微弱的白光闪耀。苏提伸手去摸,触手处是光滑清凉的金属。 “是银……含金的银矿!”艾弗莱把工具递给了他。“有一整条矿脉呢,小子。小心点,别挖坏了。” 白银底下闪着金光,这种美好的金属通常是供神庙某些殿堂用来铺地板,或是装饰须与地面接触的圣物,以保持其圣洁。 就像黎明时的曙光,不也是靠着白银石传递到人间的吗?“再往下一点有没有金子?” “这里没有,这个矿坑只是第一个阶段。” *** 四只警犬带领二名警察搜寻着。两个小时前,他们便在废弃的矿区发现有人的踪影。警员们克制住内心的欣喜、将弓箭准备好,便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警犬趴伏在山丘顶上,无声无息地看着矿工们把好几块体积又大、质地又好的银矿搬出坑道。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当矿工们围在一起正打算好好庆祝一番时,警员纷纷射出了箭,也放开了狗。有两名矿工被箭射中,一人被狗咬伤不支例地。苏提躲进了坑道中,而艾弗莱扼死了一头警犬之后,和最后一名未受伤的矿工也跟着躲了进去。 “往前走!”艾弗莱喊道。 “会闷死的。” “听我的话,小子。” 到了坑道尽头,艾弗莱抢到前面,抓起一块石头便往上挖,浑然不顾掉落的尘土与碎石块,最后终于在质地疏松的岩石中挖出了一条陡直狭长的通道。他两脚抵住岩壁,将苏提拉起来,苏提再帮忙拉起另一名同伴。他们三人总算逃出了矿坑,重新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了。 “不能在此逗留,警察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得继续走两天,这两天都没有水喝。” *** 大个儿警员安抚着警犬,另外两人则忙着挖洞埋尸体。第一次袭击成功,不但消灭了大部分的逃犯,还取回了大量的银矿。还有三个人在逃。 警察商量了一下。大个儿决定独自带着最强壮的一只警犬,以及水和食粮继续嫂寻,金属矿则由他的两名同伴护送回科普托思。那二个逃犯根本不可能存活,他们知道身后有弓箭与猛犬的威胁,应该会加紧脚步逃亡。但是三天脚程的范围内却是毫无水源。若往南走,则一定会碰上巡逻警队。 继续追捕的警察和警犬都不敢掉以轻心,他们非要切断猎物的所有退路不可。沙漠特警将再次战胜盗贼。 *** 第二天清晨,苏提二人只能借着舔石头上的露水解渴。死里逃生的矿工颈子上还接着他的皮袋,里面有当时顺手塞进去的银矿碎块。他双手紧紧抓着这一点宝藏,身子却撑不下去了,只见膝盖一软,跪倒在石子堆上。“别丢下我。”他哀求着。 苏提走了回来。艾弗莱则警告他:“你要是想帮他,你们两个都会死。跟我来吧,小子。” 倘若背着矿工走,他们很快就会落后,而没有了艾弗莱带路,他们也一定会迷失在荒漠里的。 胸口灼热、嘴唇已然干裂的苏提,只有跟着艾弗莱走了。 *** 警犬猛力地摇着尾巴。它的发现博得了警员的赞赏:是一具矿工的尸体。警员将尸体踢转过身,发现刚死不久的矿工手上还紧握着宝物袋。由于手掐得太紧,警员不得不割断手指才拿回了那些碎银矿。 他坐了下来,数了数碎银,喂狗吃喝过后,自己才进食。他和警犬都已经习惯了长途跋涉的辛苦,根本不感觉到晒伤的疼痛。他们都知道休息的重要,因此一丁点力气也不敢浪费。现在已成二对二的局势,双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警员突然转过身去。有好几次他都觉得背后有人,但是警觉性极高的警犬并无反应。于是他用沙清了清匕首又润了润嘴唇,便再度启程了。 *** “再撑一下,小子。金矿区附近就有一口井。” “水能喝吗?” 艾弗莱没有回答,这么大的劲可不能白费。围起的一圈石头表示下方有水。艾弗莱立刻就动手去挖,不久苏提也加入了。首先挖到的是沙子和碎石,接着出现了疏松而又有点湿湿的土,最后一层则像是黏土,手指开始湿润,而水,地下的尼罗河水也开始涌了出来。 *** 此时,警察和他的狗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早在一小时前便追上了逃犯,只不过一直保持距离。他们听着逃犯高声欢唱,看着他们小口小口地喝水,互相道贺,然后走向那个地图上已经不存在的金矿废坑。 艾弗莱的技术的确高明。他从未向任何人吐露过这个可能是他向某个老矿工强行逼问出来的秘密。警察检查了弓箭,喝了一口凉水,准备执行他最后的任务。 *** “金矿就在这里,小子。被遗忘的坑道,最后的一条矿脉。这些金矿足够让我们俩到亚洲幸福地过完下半辈子了。” “还有其他像这样的矿坑吗?” “有几个。” “为什么不去开采?” “说这些没意义了。我们现在得想办法逃走,我们和我们的老板。” “老板是谁?” “在矿坑里等我们的人。我们三人把金矿搬出去,再用滑车运到海边。有—艘船会载我们到一个沙漠地区,那里藏了几辆乐观。” “你替你老板偷了很多金子吗?” “你问太多问题他会不高兴的。喏,他来了。” 一个双脚粗短、面貌狡猾的人朝着这两个死里逃生的人走来。尽管日晒炎炎,苏提却全身血液凝结。 “有警察在追我们,我们把金子搬出去,赶快离开吧。”艾弗莱说。 “你带来的同伴可有趣了。”亚舍将军看着苏提惊讶地说。 这时候,苏提使尽最后的一点力气逃向沙漠。艾弗莱和亚舍联手,他是绝无胜算的,何况亚舍还有剑,先逃开之后再作打算吧。 忽然一名警员带着警犬挡住了他的去路,苏提认出他就是负责监督矿工的那个大个儿。警察张开了弓,狗也进入备战状态,随时都可能扑上来。 “别再跑了。”大个儿说。 “你真是我的救星!” “趁你还没死,赶快祈祷吧。” “不要弄错了对象,我可是有任务在身。” “谁派你来的?” “帕札尔法官。我必须证明亚舍将军涉人一宗宝石的非法交易案……现在证据找到了!我们俩联手,一定可以逮捕他。” “你的确勇气可嘉,可惜时运不济。亚舍将军是我的主子。”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荒漠准绳,Chris提昂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