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54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今天是县城的集日,在通往城北的那条狭窄而又满目疮痍的马路上,超负荷的车流把路面塞得满满的。各种车辆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喘着粗气,醉汉似的摇摆着,艰难地爬行者。腾起的

  今天是县城的集日,在通往城北的那条狭窄而又满目疮痍的马路上,超负荷的车流把路面塞得满满的。各种车辆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喘着粗气,醉汉似的摇摆着,艰难地爬行者。腾起的灰尘,与马达声,喇叭声,人们的喊叫声混杂在一起,弥散在上空,就像一锅沸水。
  其实,这条马路十几年前是县城通往北部重镇的交通枢纽,只是近年来,一条新修的省级公路从西部县域直通北面的一些大城市,替代了它原有的地位。再加上县城近些年一直注重向南发展的理念,造成了南面公路网综合交错,而北面这条路,自然受了冷落,以至造成眼前这种交通拥挤不堪的状况。
  此时,交通局王副局长乘坐的轿车就夹杂在这拥挤不堪的车流里,这已经是他第五次亲临考察这里的路况。之前,他已多次来过这里考察,并向有关部门提出修路的申请。前不久,刘局长病重住院,而且不久极有可能病退出局。交通局的日常工作便交由他主持,这次他亲临考察,亲眼见到雨季后路面破损的严重程度,这就更坚定了他修路的决心。
  王副局长的电话响了,是县里主管交通的李副县长打来的。电话里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向省交通厅递交的修路资金的申请有眉目了,临时接到通知,今天上午十点,省交通厅的派人前来听证,县长、书记都要亲临听证会,让他十点以前务必赶到县政府会议室。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王副局长顿时心花怒放,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八点五十分了。他焦急的望望车外,车流还在时断时续地向前艰难挪移着,他不禁微蹙了一下眉头。
  “好在我们是行进在返城的路途中,而且离县城只有五、六里的行程,”随同的张科长说道,“拐过前面那个弯,就畅通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来得及。”
  王副局长点点头,长舒了一口气。
  “不好了,有人晕倒了!”伴随着后面传来的一声声的惊呼,附近的许多车辆停了下来,人们纷纷围拢上去,公路上一阵纷乱。
  “还是随车流往前走吧!”张科长说,“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不行!停车,让我下去看看!”王副局长果断命令司机。他的声音不大,但透着几分威严。
  “要不然我去后面照顾一下,您先去参加会议。要知道——”
  “不行!”王副局长打断张科长的话,他没有过多的解释,拉开车门向后面人群拥挤的地方走去,后面紧跟着刘科长和司机。
  一辆面包车旁,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太太无助地向周围的人们哀求着,哀求人们给他们让出一条道来,他们的怀里,躺着一位气息奄奄的老头,他是因心脏病突发而造成的休克。人们乱纷纷地出着各种各样的主意,但到头来连他们自己都否定了自己的主意,只能同情地观望着。
  “大家不要乱,听我指挥!”一声洪钟似的叫喊,盖过了周围的嘈杂,人群立刻寂静下来。王副局长一脸的威严,他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山!
  “你们两个,迅速截住后面的车辆,不要再往前开了!”他对张科长和司机命令着。两个人领命而去。
  “所有人立刻停止围观,回到你们的车上去,尽量往两边土基上靠。靠近农田的车辆,迅速把车往田间小路上开,或往农田里开!”
  纷乱的人们立刻有了秩序,情愿的,不情愿的,都在那双威严的眼光逼视下,纷纷行动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们前行,让别人占了我们的摊位,我们这一集要损失就大了!”
  “车再靠边,就到沟里了!”
  有些人提出了抗议。
  “人命多少钱一条?”
  “车开到沟里,还可以用吊车吊上来,人一旦死了,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如果谁要是耽误救援,我让他负法律责任!”
  他声嘶力竭地命令着,劝解着,警告着。在此期间,他的电话响起了好几次。他清醒地意识到那些电话是谁打来的,为了何事,一旦挂掉后,不要说接任局长,恐怕现在的位置也……但是他还是一次又一次把电话毫不犹豫地挂掉了,最后索性关了机。
  旋即,一条狭长的通道被开辟出来,那是一条生命的通道!
  面包车开至王副局长的车旁,他果断地命令司机:“我们为他们前面开路!”
  此时,前面的道路已不似刚才那般的拥挤,尽管如此,王副局长和张科长还是分别从左右两侧把头探出车窗,不断挥动着手臂,向前方叫喊着,轿车带着面包车快速地向前驶去……
  几个月后,城北过程路段的修复和拓宽的工程在人们的交口称赞声中开工了,工程的总指挥,就是新任的交通局王局长。         

大年初六夜里,关中平原突降一场大雪。当晨光初起,天大亮时,雪停了。整个世界成了一片银色,白白的厚被覆盖住了一切。县城,乡村,房子,大路,树木,草坪,麦田,小河……
  早上七点五十分,z县交通局局长李峰已经来到了他所在局的所属单位——z县汽车站的门囗。看到因大雪被阻的道路,李局长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么厚的雪,这么滑的路,今天又是今年春节最后一天假,返城的乘客很多,出了事故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马上掏出手机给县交通局王副局长,县交通局交通运输管理站站长及汽车站站长打电话,要他们必须火速赶到汽车站来。他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七点五十五分。
  李局长来到调度室,对一名正在值班的中年男子说到“我是局长李峰,我命令你,立即停止所有车辆的运行,先装防滑链后再上路运行”
  “行,李局长,我这就通知安排。”那个调度出了门。
  八点十分,王副局长满头大汗的赶到,随后,交管站雷站长和汽车站常站长随后赶到。
  李峰局长阴沉着脸“你们知道怎办,我不多说了,快去,各干各的事去”
  三人都急忙忙地走了。一时间,汽车站的十几名工作人员手拿推板,铁锨,扫帚开始清理进站囗及出站后的积雪,并在发车位察看每辆要出的车的防滑链安装。交管站的工作人员也来到出站口,监督车站的出站登记工作。
  这时,李局长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站场上没人洒溶雪剂,也就是工业用盐。他给一个正在扫雪的女同志说,把站长叫来。
  常站长急急赶来,李局长问“怎不洒溶雪剂盐呢?”
  “我这儿没了,一会儿派人去买”
  “乱弹琴,早干啥呢?不是给局里都报了雨雪雾应急预案?真是的,关键时候掉链子。”说完,一转身,李局长又到进站口去了。
  中午九时,车站工作人员发现到西安去的车辆因昨晚返回时,底部粘雪冰凝固而导致防滑链因间隙太小无法安装,这时,车站售票处人已经排起了长龙,人山人海,吵吵嚷嚷,而车又不能发,人越聚越多。问的,说的,谈的,生气的,骂娘的啥话都有,还有人故意把侯车室的椅子弄出很响的声音。
  九点十分,车站才买回了工业盐,这时,遮住太阳的最后一层薄云散了,太阳又艳朗地照耀着大地。
  车站外的各种黑车大声地吆喝着,一些乘客急了,寻着去了,原来十八元的票价顿时变成了五十,六十,七十元。
  随着太阳的升高,光线照射的变强,站场和公路上的雪慢慢消了,公路上的小车卡车行通畅了,公路中间的柏油路面显亮了出来,而车站里的决策层全然不知国路上发生的变化。人还在聚着,增加着,连车站进站口及出站口都聚满了人。
  临走时,李局长下了死命令,路不通,防滑链不装,坚决不能发车。直至十二点半,Z县主管交通的王副县长把电话打到李局长那里,问李局长为啥公路上的雪都消了,而车站还不发车时,李局长才如梦初醒。
  车终于又发了,个个无一个空座位,可怜了那些坐高价黑车的百姓了。
  我想,一味的认真,僵化的认真,为认真而认真其实更可怕,更疯狂,也太可爱。还好,这不是在战场,不然,会误了大事。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型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