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 ——阿雅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阿雅刚下早班,就接了一个电话。阿雅站在暮色渐合霓虹闪烁的站牌前,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眼色迷茫。晚风撩起了米色的浅领风衣,却没有吹去一身的疲惫,沐浴在暮色

阿雅刚下早班,就接了一个电话。阿雅站在暮色渐合霓虹闪烁的站牌前,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眼色迷茫。晚风撩起了米色的浅领风衣,却没有吹去一身的疲惫,沐浴在暮色里的阿雅显得楚楚动人。
  阿雅没有回家,电话里告诉了老公,今晚在云水间大酒店参加同学聚会。老公正在加班,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老公还是愉快地答应她了。想着儿子一个人在家,在阳台上,脖子上挂着闪闪发亮的钥匙盼望妈妈回家的眼神儿,眼睛竟有些湿润。
  计程车嘎然而止,停在一座高耸,灯火辉煌的豪华酒店门前。自动门缓缓启开了,在保安注目、礼仪小姐鞠躬奉迎的红地毯上,阿雅毫不犹豫的进入了云水间808房间里面。豪华雅间里堪比天上人间,音乐缭绕,香雾弥漫,古色家俬,水晶吊灯,杏黄地毯。刚进门,就被递过来的雪花般的名片包围了。在目不暇接的经理、局长、镇长、书记、校长纷纷扬扬的名片堆里,阿雅一一接在手里,莞尔一笑。让这些混的风声水起的同学们永远忘不了这朵昔日的班花一一一张书雅。
  飞扬跋扈的小个子橙子、现如今已是派出所所长的张诚最活跃。天生大嗓门的橙子一入做座就咋呼开了。亲爱的同学们!女士们!先生们!今天难得一聚,今晚要喝它个一醉方休!今天,谁跟我抢单我跟谁急啊!我张诚就一个驴脾气,来来来,小姐开酒……
  穿大红旗袍的小姐们,在一阵阵起酒瓶子的声音当中一个个笑靥如花。阿雅默默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仄着身子,看着琳琅满目的生猛海鲜呼呼拉拉地堆上了桌子。阿雅拿着筷子,只吃了一点儿青菜。片刻,桌子上已是杯盘狼藉。那些鲍鱼、驼掌、乳猪、羔羊、雀舌、猴筋等动物尸体的某些部位都已风卷残云落入腹中。男女同学们酒酣耳热,醉眼迷离,继续搂着肩推杯换盏……
  夜已深沉,一小姐将单递给坐在主陪位置上的张所长,所长喝得兴高采烈,瞪着眼睛看看单上的数字,9800元。随后摸出手机道:大家静一静,鄙人公务在身,我打个电话,不好意思啊!喂!小孙,镇上扫黄打非抓的那几个人,随便叫一个,火速来云水间大酒店808取证,要快啊!
  不大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跌了进来,满脸诚惶诚恐。男子接了单,盯了半天,惨白的脸上洇出了红晕,露出了笑容,随后掏出手机打了出去。喂!喂!我是环保局汪副局长,陶总,你最近生产排污不达标啊!这不,今天我替你打点了一下,兄弟也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主儿,这些年跟你就两个字儿,痛快!你赶快来云水间大酒店买单吧……兄弟忙先告退了!
  一支烟功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慌慌张张地颠了进来。抢过账单,二话不说就拿起电话就骂了出去。喂喂喂!孙三,你个龟孙子,死哪去了,公司征用土地,我给你了二百万回扣,现在上面的巡视组巡视到我头上来了,我正陪他们喝酒呢,你快给我滚到老地方来付单……
  不大一会儿,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秀才模样的男人慢慢进来了,眼镜大概见过大世面,宠辱不惊,举止优雅,顿时明白了什么。缓缓地掏出手机,微笑着温柔地打了出去。喂!黄姐,你洗浴中心的手续我都给你办妥了,还不谢谢我,我在……眼镜一脸灿烂,话语里充满了蜜饯的味道。
  几分钟后,一个珠光宝气、仪态丰盈,眼睛撩人的小女人风风火火地跑进了房间。小女人胆大心细,看着一大堆眼含醉意的男男女女,嘟着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拿着手机拨了出去,小女人的声音若阳春白雪,若春风三月。喂!干爹!干爹!你快来云水间吧,我醉了,包也丢了,被人欺负了,回不了家了,你快来接我回去吧!小女人嗲声嗲气泪眼婆娑,话语里有阿莱雅香水的味道……
  阿雅,只喝了一杯干红,脸上红红的。她看着这一切,感觉像一台热热闹闹的舞台剧,感觉有一股软软的液体要从喉咙里爬出来。镁灯光摇曳如梦,那些陈横在水晶盘子里的残破不全的动物尸体,在笑着,在喊着,在扭结着,在抽泣着……
  阿雅,恍惚间想起了儿子,儿子红苹果一样的小脸还在阳台上望着自己吗?阿雅想儿子,想赶紧回家,回家做一顿好吃的给儿子、给加班回来的老公吃,阿雅不想什么房贷,车贷,也不想什么公平,不想什么压力……就想逃离这个城市里最富丽最迷人的云水间。
  阿雅站起来大声说,对不起,我已经买好单了!
  阿雅,一个人走在街上,街上灯火阑珊……

图片 1 2010年10月4日,我们高中八零级同学举行了一次隆重热烈的聚会,我们都毕业30周年了,还从来没有一次完全聚会过,虽然同学之间也有许多人见过面,也有在见面期间曾提出要举行这样一次隆重又热烈的集会的看法,但不是被这个原因,就是被那个缘故给耽误了。
  我有幸参加了这次聚会。第一天聚会的晚上,我实在没事,就去翻看那同学到会登记册,想知道我的同学都到了哪些,都到齐了没有?只见那登记册上的同学,在留名薄上留的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什么院长副院长啊,什么导师博士生导师呀。到会的同学基本到全,好多同学确实混得还很不错,真是有模有样的,像北京部队装备部某部师长,像武汉某上市公司中天企业负责人,还有正副处级领导干部,就是一大排了。高官厚禄者真是数不胜数了。
  看到这些同学的登记留名自我介绍,我羞涩不已。因为我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水利行业某小单位的文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着为数不多的收入共同支撑着我的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参加这个同学聚会,丈夫说我从来没有出门旅游活动过,何不趁这次同学聚会之机,出远门好好玩玩乐!我也禁不起同学们的盛情相邀和爱人的苦心相劝啊。
  这次同学聚会离我工作地也有一百多里,在我的故乡温泉凯悦大酒店。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高中了,参加完全市今年中考统考,离重点高中线还差那么几分,为了上一所好高中,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着,至今还没有着落呢。
  临行前我看了儿子一眼,走出了家门。凯悦大酒店是一座高级宾馆,第二天中午会餐,我们走进了703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了。就席还没坐稳,原来读书成绩总是甩尾的邓军上来了,我知道邓军也当上了某派出所的所长。看着服务小姐端上来的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是感叹自己的孤陋寡闻。我想,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啊。
  邓军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吃,不时地还为这个斟酒、也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大家只管吃,今天都算我的。”
  大伙也没有任何拘束,随着一轮接一轮的上菜,同学之间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把整个凯悦大酒店都闹得乐翻了天,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了,此次聚会该结束了。可究竟谁埋单,我看大伙都只是站着,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这时候还是邓军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一连串号码,然后说:“小宋,昨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刚抓到———好!好!随便送一个到凯悦大酒店来给我埋单。”
  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的同学们都跟着他哄笑了起来。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看了看账单,不禁皱了皱眉头,好象身上的现钞不足。他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也拨了一连串号码,说:“廖工吗?我是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转学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现在已请了你孩子班上带课的部分老师和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好吗?就在凯悦大酒店703包厢……”二十分钟后,又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顿时就晕倒了……
  后面的事是事后同学们对我说的。
  同学们不知戴眼镜的就是我丈夫,手忙脚乱地围上来。服务小姐递过记菜单,对我丈夫说:“先生您好!一共是玖仟捌佰捌拾捌元,如要刷卡请随我到楼下服务台。”我先生廖工一听额头直冒汗:“天呐!哪有吃饭这么多钱的啊!我又没卡,又没带这么多现金,怎么办呀?!”心里正急着,脚步也不知不觉的随着服务小姐的牵引来到了服务台旁边。突然他身旁过来一位穿着时髦的女士把他肩膀一拍,廖先生转身一看,原来是衣着华贵、满身名牌的李女士。
  李女士一见廖先生显得特别的兴奋:“哎呀!亲爱的,你到这里吃饭也不通知我一声,真是讨厌。”
  廖先生和李女士是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网聊中认识的,李女士有的是钱,只是缺少我先生廖工这么腼腆、好玩的知己,李女士马上就霸王硬上弓,干脆要把我先生廖工占为已有似的。她说道:“你这么呆头呆脑的站在这里想干何事呀?”
  廖先生说:“请朋友吃饭,没带足钱焦急。”
  “多少?”
  “要9888元呀。”
  “就这么个小事就把你急的,真是的!”
  李女士拿起手机也拨了一串号码嗲声嗲气说:“老公呀,在哪呀?我现在跟老同学吃饭忘了带钱,怎么办呢?就在凯悦大酒店703,你马上过来!不多,就两万块。什么呀?你在开会?你不过来我等下就上你办公室找你!你看着办吧。”
  接刚才李女士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老吴阁下,老吴阁下挂了小三李女士的电话,无奈的走出会议室给派出所长邓军打电话,他说:“这样吧,我现在正主持《忠诚如山、感恩奉献》的主题大会,没办法走开,我有客人在凯悦大酒店吃饭,你马上赶过去,703包厢,你先把单埋了,不得有误!”
  邓军接到公安局长老吴的电话,刚才还挺神气的脸色,现在一下子全没有了,整个人象气球一样膨胀着,脸色也惨白了!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阿雅 ——阿雅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