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校小作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10-19
摘要:鲁南王生,年少才俊,风流浪漫,常自比于“桃花庵主”,四处留情“点秋香”。 五日,外出公务,暮宿于馆。遇一女子,貌美如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生直视之,如醉如痴。女含

  鲁南王生,年少才俊,风流浪漫,常自比于“桃花庵主”,四处留情“点秋香”。
  五日,外出公务,暮宿于馆。遇一女子,貌美如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生直视之,如醉如痴。女含羞走,犹回首一笑,似钟意于生。生不禁魂飞。
  是夜,生念从心生,久不成寐。惟黄粱美梦,聊以慰问。
  前些天,忽闻叩门声,生开门,竟是梦里人,大喜迎进。佳人才子,一面依旧。约女外游,欣然应允。
  游玩多时,力乏身疲。驻足苏息,邻有一店,名“罗曼蒂克情吧”。女邀生入吧,觅僻靜处,对坐而谈。聊趣相投,兴致盎然。女要酒水,与生共饮。腮酡目迷,佳人似醉,顾盼之间,风情半露;红唇美酒,娇声软语,生心醉矣。生语涉轻佻,女亦不为忤;生愈大胆,相拥于怀;女半推就,似嗔似喜,吐气如兰,惟劝生酒。生认为爱,愈益打算。
  渐至天晚,女争付账,支第六百货六,犹不足值,而无分文,可怜兮兮。店主呼生,催生纳余。生看欠债,二千二百二十二,白纸黑字。惊诧之间,旁出彪形大汉二,握拳怒目。生不得已,如数缴齐。生踉跄出,犹不忘女,遍寻四周,了无踪迹。
  过六个月,生接警讯,作证于案,方知梦之中人,乃酒托也。
  红赤豆氏曰:四个‘贪’字,画出江湖众生百相。生贪色,中圈套,破财惹辱,传为笑柄;女贪财,陷囹圄,青春不再,红颜终老。   

    夜雨骤歇似日常,半醒犹梦复黄粱。

    拥被不觉晓风冷,辗转轻酣寐软床。

    可怜梦之中人难旧,涩如枳皮苦胜汤。

    忽感伤意心中起,惊坐才知枕湿凉。

    四载日夜交替去,难留片盏敬离场。

    只念来日柳生絮,杨木成林作雪扬。

    今朝做别恨无酒,一顾之后忍回头。

    从此五分无悬念,再无嬉闹逐笑骂。

    惟愿晨曦黄昏后,他日苦乐纷来时。

    有人与您并而立,挽手系裙做羹汤。

    不念离人论遗闻,只求余生即此生。

    细雨又起无言时,道声日常茶又凉。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离校小作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