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修真世界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98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从入定中醒转,左莫气益神足,全身轻飘飘,舒服至极。出了静室,带着音圭,跳到屋顶。伸出手指,心意一动,淡金色的出现,毫不费劲。左莫心中欢喜,这次的苦头没有白吃,自己

从入定中醒转,左莫气益神足,全身轻飘飘,舒服至极。 出了静室,带着音圭,跳到屋顶。 伸出手指,心意一动,淡金色的出现,毫不费劲。左莫心中欢喜,这次的苦头没有白吃,自己对的操控提升相当明显。 只见在他手指环绕的忽而急转,忽而骤停,星星点点,好似一蓬细小无比的金沙,在夜色中煞是好看。 他忽然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其实也是一种攻击法诀? 之前的那场微小,却又惨烈异常的厮杀,让他萌生了这个想法。 可是,以他对灵植夫的了解,它是典型的非战斗职业。从来没有听说,哪位灵植夫擅长战斗。而且,门内并不是他才会。每个人的天赋不同,左莫能够修成第三层的,自然有人擅长其他类的法诀。 外门弟子中,就有一位修到第二层的师兄。不仅是,就连都有人修行,只是水平都不高。 自己想错了? 这个问题在他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 不过很快,他便不愿再去想这个问题。拿起音圭,输入灵力,放到身边。 头枕着手臂,望着浩瀚的星空,心渐渐安静下来。夜风习习,凉凉的,说不出的惬意。听着耳畔音圭不断播放的各种消息,左莫安静地睡着。 翌日,去药田施了一次雨,又给一位订了协议的师弟施了雨,他回到自己的小院。 路过灵田,看着一排排整齐的灵谷,忽然想到昨晚自己心中的那个疑惑。 犹豫了片刻,他决定,再试一次。 手搭上一株灵谷,无声渗入植株,像昨天一样,左莫把心神和相连。 很快,便发现了一群蚜虫,左莫立即紧张起来,昨天那股暴虐的气息,他心有余悸。 然而,今天的情况大出他的意料。没有遇到什么抵抗,所有的蚜虫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全被碾成粉末。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阻碍。 怎么会这样?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手旋即搭上另一棵灵谷,情况如出一辙。难道是昨天那株灵谷的问题?他摇摇头,今天这两株灵谷和昨天那株灵谷没有任何区别。 问题出在哪? 他跑到昨天那株灵谷处,又检查了一下,的确没有任何区别。不过,他发现这株灵谷明显比昨天长势要好许多,叶片更加青翠,而且体内的蚜虫粉末,也成为它的养份。以他种植两年的经验判断,这棵灵谷的产量绝对要比之前多不少。 左莫心中大喜,关于究竟算不算攻击法诀的问题迅速被他丢到一边。 有什么比增产更实在的好处?灵谷就是晶石,晶石就是各种法宝、法诀…… 动力十足的左莫开始灵田大除虫的工作,五亩灵田,他打算一株灵谷也不放过。 整整十天,每天除了去药田和灵田施雨,其他时间全都花在他院子里的灵谷上。一株一株地使用,灵力耗尽便跑到静室打坐恢复,然后再继续,如此往复。到后来,他几乎完全麻木,机械地施展。 最后一棵灵谷施展后,看着整齐的灵田,长势喜人,青翠欲滴的灵谷,他心中不由升起强烈的成就感。 会的人不止是他,但门内没有人会像他这般疯狂,一棵一棵地去给灵谷检查,工作量实在太恐怖!他们只在灵谷出现病变的症状后,才会施展。 若是没有静室那一小截灵脉,左莫也不敢这样做。 连续十天的繁重工作,左莫无论身心,都疲倦到极点。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正准备挪动脚步,忽然,一只粉红小千鹤从远处直直朝他飞来,停浮在他面前。 “咦!”左莫觉得有些眼熟,歪头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十多天前自己打扫院子捡到的那只许愿小千鹤,那只也是粉色。 不对啊,许愿小千鹤可是没办法去定位的。小千鹤能够找到目标,是需要印记来引导。上次的小千鹤有主人的印记,只需要灌入灵力,它便会飞到自己的主人那。 可自己没有留下任何印记啊! 但凡是印记,都需要蕴含灵力。为了避免对方找到自己,左莫写那两个字时,没敢运用半点灵力。 第一次飞到自己这,那是运气。可若是第二次还飞到这,绝对不是运气能说得通。 很诡异的事件啊! 观察了一下停浮在自己面前的这只精致的小千鹤,犹豫了一下,左莫还是伸出手,把它摘了下来。 拿着小鹤,走进静室。 坐在蒲团上,他开始拆开这只小千鹤。 摊开的粉色纸笺上,上面只有两个字,依然是上次娟透的字迹。 这两个字映入他视野时,变故骤生! 一股冰冷的气息倏地笼罩左莫,强烈至极的危险感让他浑身汗毛陡然直竖!就像喉间抵着一把锋利无匹的飞剑,剑尖锋利如割的寒意轻而易举刺进皮肤,迅速蔓延全身。 该死,动不了! 僵尸脸上是一双惊恐的眼睛,左莫全身被这股寒意僵住,他连根手指也动不了! 对方的报复?惩罚?玩笑? 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就像被捆住的野兽,唯一剩下的本能是挣扎!他拼命地挣扎,想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疯狂地运转灵,没有任何效果,身体一动不动,他僵在原地。 冰冷的气息不断增强,它像只冷血无情的怪兽,无动于衷地朝左莫逼近,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它似乎笃定左莫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左莫有若一尊姿势怪异的蜡像,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呆板得可笑。 唯独只有眼睛,那双充满恐惧、充满绝望、充满愤怒的眼睛,和他僵硬枯瘦的身体、呆板可笑的脸庞,格格不入! 不断徒劳无功,那股令他恐惧的冰冷气息轻易把他逼上绝境,退无可退。 心底的不甘和愤怒,突然轰地一下被点燃了。 去死! 疯狂地运转,所有的灵力,挟着他全部心神,朝着这股冰冷气息轰去! 这是他唯一的手段。 唯一经历过的,能够称得上战斗的,便只有第一次对灵谷使用。他还记得当时那股暴虐的气息,对他心神的冲击。可那股数千只蚜虫汇集的灵识,和这股冰冷气息相比,弱小得就像婴儿。 此时他就像个疯子,举着镰刀,冲向全副武装的敌人。 像团淡金色的云雾,刚出来便引起这股气息的攻击。 恍惚间,左莫仿佛看到无数飞剑拖着耀眼的尾巴,带着呼啸,朝他飞来!森寒凛冽的剑意交错纵横,他避无可避! 清亮的瞳孔彻底化作熊熊火海,撑开到极致的眼眶边缘啪地破裂,鲜血沿着脸颊蜿蜒流下,在呆板的脸上,划出两道鲜艳的痕。 他没有感觉。 全身的灵力在疯狂的运转下开始出现失控的迹象,他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加快灵力的运转。 全力催动之下似乎也变得异常疯狂,它不退反进,扑向那股冰冷的气息。 如果有人此时走进左莫的房间,便会看到奇异的一幕。一团淡金色云团,剧烈的翻滚波动,似乎有无形的东西在不断侵蚀它,它的体积不断地缩小。 淡金色云团翻滚更加剧烈,却紧紧护住左莫。 战斗越来越惨烈,面对剑气森然的冰冷气息,没有丝毫退缩。像对待蚜虫的灵识,把这股气息,当作一只巨大无比的蚜虫释放的灵识! 左莫无暇去关注,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再快点! 灵力运转的速度已经达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他从来没有试过让灵力在这种速度下运转,他不敢。但是此时,杀红了眼的左莫只恨灵力运转的速度不够快,他还在继续加快灵力运转! 左莫脑袋轰地一下,仿佛有什么被冲破,他意识突然陷入恍惚。 灵力像脱缰野马,彻底失去控制。本来波动就十分剧烈的突然波动更加剧烈,如同沸腾的开水,云体的形状极其不稳定。如果修为高深的修者看到这般景象,一定会大惊失色,灵力失去控制,接下来就是爆体而亡! 忽然,一股热流从左莫的心口处进入经脉。 暴躁的灵力突然变得驯服无比,运转速度不减反增,剧烈的波动毫无征兆地消失,安静下来。 令人惊奇的是,那股冰冷的气息似乎也察觉到异样,竟然首次向回退。 安静的云团变化再生,它迅速向中间回收。冰冷的气息,也跟着变化。 一支淡金色形似宝塔的七节锥! 一支水蓝色挂着小铃的月形飞剑! 静静对峙,但眨眼间,双方同时启动。 一锥一剑,化作一金一蓝两道流光,精准无比地撞击在一起。 乒! 一声琉璃碎裂的清音,空中爆出一团碎芒,有若烟花,蓝金相间,煞是好看。 不知过了多久,左莫恍恍惚惚睁开眼睛,全身剧痛,皮肤有如寸裂,他忍不住发出呻吟。这声呻吟,也陡然让他恍惚的意识清醒过来。 自己能动了! 那股该死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他先是一愣,随即一股说不出的畅快油然而生,他想仰天大笑,嘴角还没来得及动,肌肉牵动伤口,立即化作一声惨叫。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自己赢了! 他手上还拿着粉色笺纸,上面写着两个字。 “坏蛋!” 字迹依然娟秀,说话口吻也不像年纪很大,但奄奄一息的左莫心中却不自主地泛起深深厌恶。 好狠毒的女人!居然想要他的小命! 这两个字肯定被对方设制了神识类攻击。能够通过两个字,释放如此恐怖的攻击,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人,左莫对这点清楚无比。掌门和师叔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他不知道,但内门师兄们,是绝对没人能够达到这境地。 也就是说,狠女人的实力要远超过本门师兄。 不过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反倒没有多少害怕,哪怕对方的实力要远远超过他。 他听说过那些实力强劲的修者,对底层修者态度冷漠高傲。但是从来没想过,对方竟然会因为两个字而动了杀机! 哥单纯了! 左莫深深吸一口气,牵动伤口传来的巨痛,挣扎着爬起来,呲着牙挪到桌边。 还是鲜艳浓稠的朱砂,还是那支狼毫,左莫狠狠醮了好几下。 整支右手仿若断了好几截,轻轻动一下,都痛入骨髓。咬牙费力地握着狼毫,几滴鲜红朱砂从笔尖滴下,落在粉笺上,有若血迹,点点殷红。 因为痛,左莫嘴里下意识抽着冷气,右手握着狼毫,极其认真在粉笺留下歪歪扭扭的三个字。 “爷等你!” 把手上的笔丢掉,看了几眼,左莫发出几声难听的怪笑。右手不听使唤,花了半个时辰,他才勉强把粉笺折成纸鹤。 可惜,没上次两个字写得好看,左莫有些遗憾。 一边痛得嘶声抽气,一边朝纸鹤灌输身体最后一丁点灵力。 看着粉红色的小千鹤消失在天边,他心中反复把这个狠女人诅咒了无数遍。 做完这些,油尽灯枯的他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截木头,一头栽在地上,直接昏过去。

凭借手中玉佩,左莫安全无恙抵达冷雾谷谷口。 谷口雾气笼罩,白茫茫一片。 左莫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其他的路,只有硬着头皮朝白雾走去。 他刚进入雾气,白茫茫的雾气便仿若认得他,自动分开,露出一条小径。他精神一振,暗松一口气,心中对门派的这些手段也不禁大为艳羡。若是哪天,自己也能有这般神通,那可爽死了。 他不禁悠然神往。 沿着雾中小径,走了大约半里地,眼前豁然开朗。 五亩左右的谷底种满各种灵药,它们颜色各异,形状也是千奇百怪,远远望去,就像在谷底铺了一层五彩缤纷的地毯。几十只色彩斑斓的燕尾蝶翩然飞舞其间,黄体黑纹的蜜蜂成群结队,来回穿梭。 山谷底端,一泓银色瀑布从崖壁倾泄而下,奔腾如雷,挟着千钧之势,轰然砸入深潭,溅起无数晶莹水珠。 水汽和各种灵药的香气混杂在一起,深吸一口,左莫只觉说不出的舒服,他忽然觉得,在这照看灵田似乎也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想起郝敏叮嘱的每天施雨一次,左莫连忙掐动法诀。 水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四周汇集,渐渐形成一团白云,飘浮在药田上方。左莫手上法诀迅速变化,一阵眼花缭乱的动作,云团开始淅淅浰浰地下起小雨,飘飘扬扬的雨丝润入药田。 这阵小雨持续了半个时辰,云团才消散。左莫松了口气,这里水气充沛,施展省力不少。他心中不由盘算,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好一些,辛苦点的话还是能够勉强完成那些已订下的协议。 他现在需要祈祷的是,药田千万不要出什么状况,安安全全地等到郝敏师姐回来。 无论什么状况,都不是他能解决的。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幻想,但此时他已经深刻明白了事实的残酷。他对灵气浓度很敏感,冷雾谷的灵气相当充沛。如此宝地开垦成的药田,可想而知,种植的灵药品阶一定不低。 倘若真的在自己手上出了什么差错,只怕…… 他不禁一个哆嗦。 虽然沿途禁制森严,谷内反而没有禁制,左莫把谷内都探索了一遍。水潭深不见底,潭水冰冷彻骨,瀑布奔腾的声音实在有些大,整个谷内都回荡着轰隆隆的瀑布声。 他蹲入灵田,一株一株灵药看过去,他要把每一株灵药的特征牢记在心。他只种过灵谷,灵药方面一无所知,只能用眼下这个的笨办法。他如今已经不奢望能够获得什么奖励,只希望不要在自己手上出什么差错。 这里面随便一株灵药,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 他敢保证,他从来没有这么用心过。 一直到天色渐暗,他才拖着疲倦无比的身子返回小院。当他看到院子四周一片狼藉,被轰得稀烂的禁制,连哭的心都有。 不过此时他没力气去重新设置禁制,他疲倦欲死,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回到静室,他只来得及朝音圭输入一丁点灵力,便再也忍不住,一头栽在蒲团上,沉沉睡去。 他是在音圭播放的声音中醒过来的。 “第二十三届资格赛选拔已经完成,到目前为止,总共有四千两百五十三名剑修获得比赛资格。本次奖励之丰富,为历届之冠,前百名便能够获得四品飞剑,而前十名则能够获得五品飞剑,第一名的奖品已经确定,名为,高达七品。据悉,这把有史以来品阶最高的飞剑,引起了包括无双剑门、所罗剑门在内大门派弟子们的兴趣……” “好东西啊好东西,我想要啊我想要,没机会啊没机会……” 左莫没心没肺地从蒲团上爬起来,哼着古怪的调子。 走出静室,他开始重新设置禁制,至于围墙,只有过段时间再来重砌。 随处可见的被轰烂的砖头,他也不得不把周围清理一遍,否则连禁制都没地方设。以他炼气七层的水平,要设置禁制需要的限制条件很多。 哼着小调,他清理起断壁残垣。这间小院建成的年岁久远,围墙破旧不堪,现在完全被罗离师兄摧毁了。想想罗离师兄从天而降、霸道无比的气势,左莫现在还有些心悸。 咦,左莫忽然停下脚步,俯身捡起一件东西。 一只粉红色的小纸鹤,比左莫的那只白纸鹤要小许多,十分精致。这是小千鹤,传书寄语所用。不过这玩意,速度不如飞剑传书迅捷,尤其距离稍远些,用起来很不方便,所以使用者大多是些金丹期以下的修者。 怎么跑到自己这来? 左莫毫不客气把粉色小千鹤拆开,随即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只许愿小千鹤。 在很久以前,修者们在破开虚空,寻找新界时,经常会遇到危险而被困。被困的修者在发现无力逃脱后,便会把自己的心愿和求助信息写在小千鹤上,随意放飞。由于没有印记标识,没有人知道这些小千鹤会飞向何方。但修者的生命悠长,哪怕被困,运气好点的话也能撑不短的时间。 当第一例因许愿小千鹤被救的事例出现后,许愿小千鹤立即风靡修者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成为一些女修者们排遣心情的一项游戏。她们会把自己的心情写在许愿小千鹤上,随意放飞出去,但在上面留下了印记。拾到者能够依靠上面的印记,让许愿小千鹤飞回到她们的手中。 有什么比无法揣测、妙不可言的缘分更让少女怦然心动? 左莫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在他心中,只有晶石、灵谷、修炼,浪漫这种虚幻奢侈的东西他可半点也没有。 拆开小千鹤,露出几排娟秀的字迹。 “多么希望 背着行囊 一个人去流浪 在无人的地方 哼歌 晒着太阳” 无病呻吟,左莫心中冷哼,给了一个他所认为最准确的评语。可惜啊,浪费了这么好的纸笺。虽然不知道这张是什么纸,但是看质地,起码不低于三品。 用三品纸笺来做小千鹤,这是令人发指的浪费。 纸笺用过之后,便不能再用了,真让人遗憾,左莫如是想。 正准备把手上的粉笺揉成一团,他忽然停下动作,面无表情地歪着头。想了想,他朝房间里跑去。 冲进屋内,四下环顾,立即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鲜红浓稠的朱砂,一支狼毫。 提起狼毫,饱醮朱砂,抖腕挥洒,一气呵成写下两字。 ——“傻逼”。 看着几乎占据整张粉笺的鲜红欲滴,极其饱满的两个大字,左莫哈哈大笑,心中得意万分。 他的生活紧张充实,过得十分辛苦,根本没有时间去多愁善感。他深知生存的艰难,在他周围,每个人都在为活下去、为家庭、为下一代而拼命努力,像老黑头。虽然很苦很累,但他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相反,他觉得,这样才是人生。 无病呻吟,只有那些生活悠闲没有前进动力的人才会有,左莫从心中鄙视这类人。 心情愉快的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重新把粉笺折成小千鹤。 “谁傻逼啊谁傻逼,你傻逼啊你傻逼……” 小千鹤上留有主人的印记,左莫向它灌输灵力后,随手朝空中一丢。 粉红色小千鹤扇动着它小小的翅膀,消失在天空。 左莫的心情变得出奇的好,他兴致盎然地清理院落,脚下都轻盈了几分。 禁制布置好,已经过了午时,他胡乱吃了点东西,便老老实实地到静室打坐。 普通外门弟子很少会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在打坐上,和练习法诀相比,打坐增加修为没有性价比。 左莫却坚持每天花费两个时辰用在打坐上。在发现静室灵脉后,他每天花费在打坐上的时间更长。修为是根本,这是每个修者都明白的道理。自己有灵脉的优势,虽然修习的是最普通的心法,但是效果也相当出色。 修者界的等级有多么森严,他体会深刻无比。倘若他能筑基成功,即使他是一名外门弟子,郝敏和罗离断然不敢如此对待自己。筑基是个分水岭,它将直接决定你的生活品质。 想要得到美好的生活,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实力。 他这一坐,便是三个时辰,当他睁开眼睛,眸子里尽是喜色。 炼气期第八层! 坚持不懈地修习心法,终于给他带来回报,他修到第八层! 炼气期第八层的修为,放眼整个无空剑门外门弟子,绝对能够进前三之列。 他伸出手指,暗运法诀,一层濛濛的庚金气芒出现在他手指周围。修为上了一个台阶,法诀运用比起之前,要轻松得多。兴奋万分的左莫,开始释放起的。 一施展,他立即感受到了不同。水气汇集的速度比之前快上许多,雨丝也像银线般连绵不绝,一些从未有过的体验让他品味良久。 忽然想到药田,他猛地惊醒,连忙爬起来,冲出院子。 一口气跑到冷雾谷,气都来不及喘,便开始释放,直到全部施雨一遍,心头紧悬的那颗石头才落地。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修真世界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