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砍樵的传说,自殇自无业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54 发布时间:2019-10-04
摘要:自丧志无业唯善太阳彬 《太阳彬嫁妻》 把生活的触须延伸到远古时期,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不知是悲还是喜的故事。感情的教化就留给读者去评议吧!故事是这样的,在一个偏静的小

自丧志无业唯善太阳彬
  《太阳彬嫁妻》
  把生活的触须延伸到远古时期,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不知是悲还是喜的故事。感情的教化就留给读者去评议吧!故事是这样的,在一个偏静的小村落,生活着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丈夫甚是勤勤恳恳,天天靠打柴、勤耕细作过日,从不嫌累。妻子自是贤惠有加,料理家务井井有序。男主角叫太阳彬,女主角叫小脚妹。他们虽不是大户人家,两口子甜甜蜜蜜,过的倒也充实。可好景不长,太阳彬有一好友,名叫志无业,本是个游手好闲之人,常常路经太阳彬打柴的路段。见太阳彬两口恩爱有加,也正愁手头无钱,故心生邪念。在两人闲聊中,志无业道:“你这样天天打柴度日不辛苦吗?”
  “人哪有不辛苦的?为了生计又能怎样?”太阳彬应道。
  “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做生意吗?”
  “哪有本钱做生意?再说,家有贤妻,怎能放下?”
  “这还不容易,只要你愿意把妻子嫁了,既有本钱,也卸去了负担,这不是一举两得麽!”
  “我妻子对我很好,我怎么说的出口?这不行,我做不到。还是算了吧”
  “其实不用你说出口,自然就把她给嫁了。只要你每天把担回去的柴往她的小脚上放,她自然生气,那时嫁她不就是顺理成章麽!”
  太阳彬禁不住志无业的挑唆,心想也是,天天靠打柴过日确实挺辛苦,如此度日何时是个头?若能出去闯闯,或许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未可知!经志无业一番挑唆也觉有理,以后日子过好了,老婆可以再讨吗!如此日复一日可就真的没出息了。心里这样想着,潜意识里也就丛勇了他嫁妻的决心。看见妻子坐在凳子上等待卸柴的时机,将柴压在妻子的小脚上,妻子“啊哟”一声,并没有埋怨丈夫,只是说:“老公,辛苦了就休息一下,别太累着了。”继续把柴卸到柴堆里。
  第二天,又遇上志无业,志无业问道:“怎么样?是否按我说的做了?”
  “还是算了吧,这么温情贤惠的妻子,我有点心疼,不忍心啊!我把她的小脚压痛了,她不但没有发火怨责,反倒劝我好好休息。我真有点于心不忍!算了吧!”太阳彬歉疚的说道。
  “你呀你,如此优柔寡断,却如何做成大事?成事者哪有不付出的!你今天的优柔寡断,就意味着你一生的劳累,守住你眼前的这个家,就意味着你必须辛苦一辈子!你今天走出这个家,敢闯荡天下,就有可能带来明天的飞黄腾达。人的生命在这一辈子只能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重来。而老婆却可以再找,你想想吧,我不会害你的。”志无业以一付谙事深沉、真诚友善的姿态,又饱含几成人生哲理的亢言,也确实麻醉了太阳彬友善的良知。心想,休妻闯天下,或许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有谁愿意在这僻静的小山凹里过上一辈子呢!于是,这一天如是炮制,又把柴重重的往正在等待卸柴的妻子小脚上压下去,妻子“啊哟”一声痛的呼叫起来,但乃没有生气,明知丈夫是故意的,却依然劝慰道:“老公啊,累了就休息两天,别累坏自己的身体。”
  听到妻子的劝慰,心有如被钢针深深的扎进一样疼。但耳边响起志无业今天的那番话,心又硬了起来。接连几天如此重演,妻子终于忍不住了“老公啊,这世上其实就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有谁更珍惜谁!你想休我,想把我给嫁了,你就把我给嫁了,别老是拿我来出气”。
  太阳彬把妻子嫁了,并把嫁礼打包好,家里收拾便当,卷起所有财物随志无业闯天下去了。
  二人来到一处偏远的森林,太阳彬正欲出恭。志无业说:“这里打劫抢窃的很多,你背着财物不安全,我先替你背着吧。”太阳彬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一个缺心眼的人,听志无业这么一说,便把财物交给了志无业。哪知,志无业已动了邪念,接过财物,趁太阳彬不注意,一手将太阳彬推下深凹,自己背着财物跑了。
  天不绝人
  太阳彬被推入山涧,并未伤及生命,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面对日渐黄昏时刻,恐慌的作祟直袭心底。此时真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财物又被抢走,落到如此狼狈境地,不觉有点伤心起来,“报应啊!作孽啊!”此时此刻便深深地思念起自己那贤惠的妻子。好好的家竟被自己一手毁了,事已至此,后悔为时已晚!求生的本能必须让自己找到一个安生的处所,最起码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熬过今夜再说。于是,踉跄着继续往前走,不远处便有个小寺庙,太阳彬走进寺庙,只见寺庙的碑位上坐着一位手持大斧,两指直指大门口,一付凶神恶煞的神像,顿觉一股阴冷邪气直逼心底。太阳彬急忙下跪朝拜,说明原委,并祈求道“今日到此,实属无奈,若有冒犯,祈求原谅,还望神灵庇佑”。只见神像桌下有一个大破鼓,自己就钻进鼓里。
  夜幕渐渐降临,阴森森一片宁静,死沉死沉的夜况,偶或几声虫鸣阴森的鸟叫蛙咏之声,夹带着风涌的声浪,那种感觉让人有点窒息!时间在心里一秒一秒的算着,多么漫长的夜啊!在这漫长难熬的深夜里,竟也有时间让自己静静的反省,想家,想到自己曾经温暖的家。想到在这个时候,不正是自己搂着妻子甜蜜的怀入梦乡的时候?那份安逸是多么的快乐和踏实啊!要不是自己鬼迷心窍,听信小人,痴心妄想飞黄腾达,又何至于落到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其实,在这种状态下,哪还有什么睡意!人啊人!为何不能安分一点呢?为什么一定要夹带着这许多贪婪?若不是因为如此,又何至于有今日?唉,一辈子究竟有多少浮华岁月?谁又能告知我明日又将如何?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若还有生还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已拥有的那份温暖和幸福!
  夜已渐渐深沉,阴风阵阵吹响,只听见一声“大哥来得好早啊!”随风而至。
  “二哥也早啊!”
  “三弟也来啦!“
  这三兄弟可不是善类,正是人间人们所说的妖怪,此刻可想太阳彬心里的那份恐惧!当然,越是如此越要憋声静气,稳住心绪,稍有不慎,或小小动静,自当性命难保!只听见:
  “大哥,我闻到有人的气息”
  “凡间人路过撒尿的味吧!”
  “也许吧,不过不像。”
  “大哥吃饱了吗?”
  “吃饱了。今天我遇见一个奸商,此人无恶不作,也算他倒霉,我肚子正饿呢。吃了他,肚子也就撑了。二弟、三弟呢?”
  “我也吃饱了。今天,我遇到一个凡间人用一头生猪去供奉神灵,正巧被我遇上,生猪被我吃了。可怜的凡间人还以为神灵显灵呢!三弟呢?”
  “我也吃饱了。今天运气不错,遇见一只大象,让我吃饱了还有剩呢。”
  “既然我们都吃饱了,也就无所谓是不是人了。让我们讲讲故事、或新鲜事吧!谁先来?”
  “当然是大哥先来。”
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  “好吧,我也就不客气了!其实天天讲,我也没有什么新鲜儿的故事了。今天我就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要说这凡间人也真蠢,天天只会哭穷,却不知这庙宇间后庙的台阶第七步的石板下安睡了几千年的金公鸡,那可是无价之宝,谁要是得到,还愁穷?要什么样的生活不能过呀!”大哥话音未落,二弟开口了。
  “大哥说到这里,我也觉的凡人可悲,这金公鸡固然价值不菲,掩埋地下,凡人眼拙,怪不得他们,若以他们贪婪之心,谁要是得此消息,那还能夜睡安稳?早就被翻个底朝天了!就从这去几十里处有个叫无水村,住着个名叫‘单奶姐’,人品极好,福相极深,为人贤惠好客,自今未嫁,要求上门招婿,谁要是得到她,一定会幸福一辈子!这个村缺水,要到十里外去担水,水缺贵如油,故而名曰‘无水村’。其实,是他们无知,就在村口有棵庞大的氺柳杉,树下就有一条暗河,只要在那里挖下去十几米有一块大石板,石板下压着一棵龙珠,只要将石板撬起,龙珠自然奔出,水自然就出来了,水质特好,那还愁没水喝!这不仅解决了全村人的饮水问题,这颗龙珠还是无价之宝呢!无水村也就不会无水了”
  “大哥、二哥说的这些都是无价的。二哥说的那颗龙珠不仅无价,还有另一方用处。当今朝廷有一娘娘犯了眼疾,双目失明,若用这颗龙珠在她眼上揉滚几下,娘娘眼疾自然痊愈。把娘娘的眼疾治好,还愁要什么没有?”
  “兄弟,卯时已过,我们该走了,改天再聊吧。”
  只听一阵妖风舞动山峦,瞬间便无声无息,留下空旷的夜色一片宁静。
  柳暗花明
  好一个漫长之夜,这一夜太阳彬憋着气息,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恐慌了,只有听天由命了。直到此时,方敢缓过一口气,确定自己已经躲过一场灾难。虽然如此,却依然不敢轻举妄动,依然躲在破鼓里等待天明。
  天色已渐渐泛白,一线微弱的阳光射进庙宇,柔和地轻吻着破鼓的周围,从缺口处柔和地,轻轻地抚摸着太阳彬惊恐的心灵!阳光的亲切,唤起太阳彬有勇气走出破鼓!太阳彬再次跪倒拜谢庙神,感谢神灵庇护躲过此灾。看着山峦翠绿的山峰,柔和灿烂的阳光,自然界生命魅力的争锋,而又是那样和谐而美丽,不禁深深倍感愧疚!过去的已是不可挽回,上苍即以给了自己生命的机会,就要好好珍惜!在有生之年做点对得住良心的事!感谢神灵明示,太阳彬回忆着昨天夜里的情形,于是,再次走入庙宇跪拜庙神,便承若日后若有成就,定来报谢!走出庙宇,直奔那七步台阶,找到那块石板,把石板撬起果真有一只十分精致的金公鸡站立在那里。太阳彬小心翼翼的将金鸡捧起装进兜里,再将石板原封不动的盖上,再度走进庙宇,恭恭敬敬地拜谢庙神。
  道:“神灵在上,我太阳彬在此谢过,今暂借贵宝一用,日后发达,定来重修庙宇,加倍奉还。”谢过,转身直向无水村方向走去。经此劫难,一路上无心赏阅,即近黄昏时刻便有了人家的气息。心想,这或许就是妖怪所说的无水村吧?并加快了脚步走进村落,也不知单奶姐住于何处,瞎喊着“单奶姐!单奶姐……!”
  话说单奶姐正在煮晚餐,被在这突如其来的叫声,甚是惊眨,而且是小名。想必不是熟人,便是远亲。这时候怎么来了?瞬速停下手中的活,跑到门外去迎接,顺着呼叫声音的方向快步赶去,两人面对面,两眸对两眸,站在面前的却是如此陌生,单奶姐惊讶道:
  “你认识我?或是那房远亲?”
  “姐姐,我是慕名而来,说你人好,所以投奔你来了…….”便把昨天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当然,夜间遇妖怪的事,却是只字未提。单奶姐听了也不知说什么好,看见眼前这位陌生的男子,即可怜!也可恨!既然到了家门口,来者是客吗!于是说道:
  “我是个孤寡妇人,家境也不太好,恐怕会让你失望。即然是你慕名而来,到了我家,便是客人,天色已不早,就暂且先住下吧。时候不早了,一路劳累,又遇那诸多不幸,想必也困了,就去洗刷吃饭,早点安息。”
  “谢谢姐姐垂怜,我就不客气了”当然,你若客气还有的睡嘛!太阳彬跟单奶姐走进屋里,单奶姐烧热水给太阳彬沐浴烫脚,太阳彬将沐浴烫脚后的水全都往沟里倒,单奶姐无奈的说:“小弟啊,我们这里去挑水要到十里外去挑呢,你不该把用过的水倒掉,将它沉淀后便可再用!”
  太阳彬当然知道,昨夜妖怪说起这里缺水贵如油。之所以将用过的水倒掉,那是为了提起组织挖井供水的话因。说道:
  “姐姐,既然水那么紧缺,为什么不组织人去挖水井呢?”
  “小弟有所不知,这里不知请了多少先生来看过,都是无功而返,还有些先生骗了钱财跑路的,激起了这里的民愤。于是,村里制订了严厉的村规,后来的企图以敛财为目的的先生都将受到村规的严厉制裁,严重的甚至丢了性命。于是,后来再也没有人敢来为打井的事了。”
  “姐姐,我知道有一处有水,不妨明天叫村长组织人去挖。”
  “小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多少先生都做不到,你有这个能力?小则劳命伤财,大则丢掉你的性命。别说这些不靠谱的主意,免得我受牵连。还是吃饭休息去吧。”
  “姐姐放心吧,我没有一定的把握怎敢轻言!就算我的性命不值钱,也不敢连累姐姐呀!挖出井来不也是造福村民吗?我既然有这份信息,为什么不试试?再说,我也愿意出资来共同承担挖井费用,我兜里的这只金鸡也应该足够挖井之用”
  “你不是财物都被抢了吗?怎么还存着金公鸡?”
  “姐姐有所不知,这金公鸡是向昨夜过夜的庙里借的,是三个妖怪讲述的,包括这有水的井址,是神灵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因此,我承若过日后加倍奉还!”
  单奶姐心想也是,既然他那么自信为什么不试试!何况又是神灵福祉?若真能挖出一口井,确也是造福村民!再说,这挖井的费用都自己出了,就算没水也没有什么好说!于是道:“既然小弟这般说了,并且怀着一份造福乡民的意愿,我支持你就是了。既然如此,晚上早点安息,明日带你去见村长。”
  话说当夜,单奶姐一夜情绪翻腾,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陌生男人,不知是祸?还是福?凭第一眼感觉,心智尚好!虽说有些荒唐,但相信经此这一磨难,或许会成熟许多!既然是上苍将他送至门庭,或许可以好好把握机会,陪他一起成长。若真能挖一口好井,也算是造福了村民!常言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通了,也就轻松了,蒙头一睡……

《刘海砍樵》的民歌大家都会唱,可你知道这首歌是怎么来的吗?其实是跟刘海和梅姑有关。 传说,刘海是陕西鄂县曲抱村人。他到底生在那个朝代,谁也说不上来。刘海十来岁上,爹妈就被一家地主逼得先后死去。家里没有哥哥姐姐,也没有弟弟妹妹,只有祖辈留下来的一根扁担和一把斧头,和他做伴儿。 曲抱村接近终南山,每日,太阳方才露头的时候护刘海就上山打柴,太阳压山的时候,他卖了柴,挑着几升米或面,又回到自己小茅舍,晚上做好干粮,第二天再去打柴。 早先,刘海只能挑起五十斤柴,后来年纪大了,气力长了,挑的柴越来越多。七十斤、八十斤、一百斤,最后一担能跳一百七八十斤。 当刘海担着繁重的柴担,咯吱咯吱上集叫卖时,路上遇到的熟人老是要问:刘海,今日有几许斤啊?一百六十斤。不止吧!我看至少有一百八九十斤。他们往往在刘海去得很远了,还互相议论说:瞥见刘海担的柴担,以为自己的胳膊腿都有了劲!就这样,劝海长到二十来岁时,把身体磨炼得又红又胖,大家都夸他是个年轻力壮的好小伙子。 当时,有钱有势的人不和刘海交往。刘海呢,从心眼里也恨透了那些家伙,更不肯意去靠近他们。左邻右舍的穷家小户,都挺喜欢刘海,刘海当然也很亲热大家了。有时,刘海看到大家吃的烧的不够了,就把自己余下的米或没卖完的柴,拿出来资助大家。当这些人要还他时,刘海老是笑着说:我一个人。用不了,只要扁担和斧头跟我出门,我一家子的事就办完了。有人对他说:你是一个只身汉,得来的东西不轻易呀!刘海却说:只要终南山永远发青,我是饿不死的。 有一天,刘海担着柴担回来,刚要在终南山脚下石佛洞口体息的时候,突然洞中的石佛一说话了:刘海把斧头放下,请进来歇一歇吧。 希奇!石佛怎么也会说起话来了?刘海一面用手巾擦头上的汗珠。一面把压在肩头的头发拢了拢。 不希奇!放下斧头,进来我告诉你。 我的斧头不能脱离我呀!他摸了摸腰后的斧头,就走进了石洞。瞥见石佛前眼前香炉中的香还缕缕的冒着青烟,几个点着梅花红的大供献,一字儿排在桌面。坐在上面的石佛,眼睛一闪一闪的转着。石佛看他那把斧头说:这个斧头关键你一辈子! 这是我祖先给我留传下的宝贝,我靠它用饭、穿衣,我一天也不能脱离它!你不要乱说!告诉我,这些年我打这里过,不见你说话,为啥今日你会说话啦? 嘿嘿!石佛又虚假又自得的笑了一下说:你知道世人不是说:‘多一言多语打破头’吗?我以前不说话,不是不会说话,是怕人打破我的头。十几年了,我每日都瞥见你,你和我有缘,我不得不启齿,我要度你离开苦海,所以,我叫你把斧头放下。 你又不是柴草,你又不是害人的虎、狼,我不会拿斧头砍你的。定心吧! 你真是个善良的小伙子。我很愿意和你做密友,你愿意吗? 愿意是愿意,我可没有这些东西天天来供奉你。刘海指着供桌面上的香、蜡、表和洪献说。 不要!不要!石佛摇着头说:你是有仙体的人,你不应该和那些常人在一块混,你和我做了密友,就在我这洞里出家吧!不用再成天起早归晚的上山打柴受苦了。吃的有我,穿的有我,不动烟火多好啊!要花钱,我的钱好多,你看!石佛说着把嘴一张,很多金银从口里滚出来,叮叮当当的掉在石佛盘着的脚边。一吸气那些钱又滴溜溜的回到口中去了,刘海看着以为很好玩,心里说:它简直康那些财主还富! 刘海!我的好密友!把你的斧头、扁担和那柴捆抛到沟里去,就算你出家了,有福的人是不和那些东西打交道。 不!感谢你,石佛!我爱我的茅草屋,我爱我祖先给我留下的这根扁担和斧头,两捆柴是我赞着汗打了来的,我为啥平白无故的抛到沟里去呢?俗话说,‘无故不出家’,我还年轻力壮,为啥学那些懒汉出家呢?我这个人,一天不淌几身汗,心里就不惬意,我不能陪你吃不动烟火的饭! 阿弥陀佛!你真是个好小伙子。不出家也罢。那你每日来和我谈淡,我保佑你打柴平安!石佛瞥见刘海的主意很坚定,失望的这样说。 好吧,明天见!刘海担起柴担子说。 明天一定来啊!石佛在洞内高声的说。 从此,刘海每日上山打柴经过洞口时老是喊一声:石佛!你好?石佛也说:好啊!刘海!保佑你打柴平安!一回来时,刘海照例的把柴担放在洞口,带着斧头在洞里和石佛聊一谈天。隔一两天石佛还叫他擦一擦身上的灰尘,扫除扫除石洞,刘海老是很兴奋的给它来做。有时,刘梅把地扫除净了还说:石佛!把你的金钱吐出来玩一玩。石佛就把嘴张开,那些金钱象长了腿一样,跑出来在地搭成一个小金山,山上长了金钱树,树上落着金凤凰,树下还跑着金麒麟,很是悦目。但是,每当刘海向石佛说,你怎么不把这些金钱送给那些鳏寡孤单的受苦受难的人时,石佛就顿时收回了它的金钱,再三向刘海说:那些人没有福分,和我无缘! 刘海说:神有钱不资助贫民,那贫民为什么要敬神啊? 石佛说:你要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要出家了。 刘海心里想:神就是神,人就是人,神和人是不一样的。神是要叫人供奉的,不是给人帮忙的。我明白这个道理。我这个人就是爱给人帮忙,一辈子也不肯意出家产神。 石佛瞥见刘海心里不惬意,便哈哈大笑起来,刘海也被惹笑了。 就这样,刘海和石佛交往了很久。 有一年春天,山上的树木被太阳照耀得很是悦目,各种鲜花放着香味,对对的蝴蝶飞来飞去,山鸟在空中叫个不断。 这一天,刘海打足了柴,兴奋的唱起来: 万里终南万层山, 白云深处把柴担, 路小石竖脚下稳, 冬去春来年复年。 他正要担起柴担走的时候,突然,瞥见对面的半山腰里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左手提着个放药的竹篮,右手抹着头发,静静的站在那边看他。这个浓眉压着大眼,长得又均匀又健康的姑娘,使他呆住了。姑娘瞥见刘海呆了,便笑了一笑,转过身子象飞一样的走到山后去了。 谁家的姑娘这么胆大?还敢跑到这样的深山中来。刘海自言自语地说。 第二天,刘海又瞥见了那个姑娘站在那边看他。希奇!这个姑娘老在这里看我是什么意思?刘海担着柴平心静气的这样想。 第三天,那个姑娘仍在那边看他。他正想问个究竞?那个姑娘却叫着说:刘海!刘海!请你把斧头借给我用一下好不好? 姑娘!矮头可以借,恐怕你不会使呀!刘海一边说着,一边把斧头举得很高很高。 只要你愿意帮忙那姑娘一面拉着很长的嗓子答复刘海,一面就跑到这头来了。 您用斧头做啥呀?刘海问。 在那个山头的石缝中有一棵灵芝草,终南老母要我给她移到院中去,不用斧头是挖不出来的!姑娘的脸比山里的桃花还悦目。 她为什么这样难为您呢? 您假如愿意帮忙。我就告诉你! 只要对您有好处,只要我真正能帮上你的忙,我决不推却。可以坐下告诉我吗?刘海自己坐在一块石头上,让那姑娘也坐一下。 终南老母是我的养母,她是个神通宽大,可是很是阴险的妻子子! 您叫什么名字?为啥跟了她呢? 我叫梅姑!是被遗弃了的私生女。我不知道我的爹妈是谁,我也不知道如何成了她的养女。在这山里糊里糊涂的长到了十九岁,终南老母成天没有兴奋的时候,脸黄得和死人一样,瞥见她,我的心上就象压上了一块石头,难熬得要命。 那她为啥要移灵芝草呢? 唉!这是因为你来啊! 因为我? 我从九岁起就在那里山上采药,每日都瞥见你在这边山上打柴,十年来,我在那里山上长大了,你在这边山上也长大了。但是我的心里很难熬,我想,成天采药到底是为了什么?在那黑沉沉的山洞中,一刻也坐不下去。只有瞥见你抡着斧头砍柴的时候,我才兴奋。那梆当、梆当的斧头砍柴的声音呀,一声一声都牵着我的心。我登山、翻岭的干劲就加强了。我很钦佩你!我很想跟你下出去,过幸福的日月,我鼓着勇气告诉了终南老母。她冷酷地笑了,她说:‘你要跟刘梅下山不难,只要把山顶上的灵芝草连根移到院中栽活,就可以。’而且叮嘱我在没有把灵芝草移回以前,不允许和你说话! 为什么? 这是她为难我,灵芝草明明长在石头缝中,没有气力,没有斧头,如何也不会连根挖出来啊!你愿意帮忙吧?我是下决心梅姑的脸红了,低下了头。 帮忙是愿意帮忙,跟我下山刘海的脸也红了,却把眼睛转向了对面的山头。 不要紧,你打柴,我采药,生活是会更好的!梅姑猜透了刘海的心,爽快的说明确未来。 好吧!咱们挖灵芝草去!刘海提着斧头站起来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上山。不一会,就把灵芝草挖出来了。梅姑用竹篮提着灵芝草向刘海说:你在这里等着我。 刘海点了点头说:好!你可要快些! 不一会,梅姑跑着来了。刘海兴奋地说:此刻下山吧!他便把担子担起来。 终南老母眼睁睁看着梅姑走去,很是生气,她便放出了她的看山老虎,叫它吃掉梅姑和刘海。 当老虎从山那里往山这边纵时,刘海用手握紧了斧头,摆好了霸王举鼎的驾驶,梅姑还用手撑着刘海的脊背。老虎纵过这两个年轻人的头顶,刘海的斧刃把老虎的肚子划了一条大缝。老虎连痛带吼的滚下了山坡。 终南老母更生气了,把她的拐棒在山崖上乱敲了七七四十九下,山崖顿时发出了滚滚的洪流,水头直冲向刘海和梅姑的身边。梅姑叫刘海赶紧坐在柴捆上,她也坐上了另一柴捆,两捆柴组成一只小船浮在水面上,顺着水飘飘荡荡的回到了曲抱村。 终南老母的心还不死,她去找石佛磋商害梅姑的措施。石佛一口承诺,而且还吹牛说:害死梅姑就在面前。 第二天,刘海打柴回来的时候,石佛很经心的给刘海说:刘海!你昨天收的那个梅姑不是人啊!她是这山里的一个狐狸变的,不过百天,就要伤你,你还不赶紧把她害死! 刘海不信石佛的话,说: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狐狸不会变人的,你不要哄人啦!刘海很不兴奋的担起柴担就下山了。 晚上,刘海把石佛的话告诉了梅姑。梅姑知道石佛是受了终南老母的委托,来毁坏他俩的姻缘。就告诉刘海说:石佛没有什么本领,就是会教唆是非,据说它的头中有个金蟾是活宝,会吐金钱,你明天用斧头砸破它的头,把金蟾取回,石佛就永不能说活了! 刘海说:怪不得它不叫我带着斧头进洞啊! 第二天,刘海就把金蟾取回来了。从此,终南老母也不敢再找刘海和梅姑的麻烦了。 刘海自从有了金蟾,便拿金蟾吐出的金钱,资助贫苦人成家立业,好好出产。人人感到刘海慷慨好义,就把刘海叫活财神。 刘海和梅姑活了很大的年龄才死。后来,大家为了怀念他们,在村西边竹林里,修了一座刘海庙。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海砍樵的传说,自殇自无业

关键词:

上一篇:彩礼带来的辉煌,带领乡亲同致富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