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职称评定有哪些大变化,丁香青春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87 发布时间:2019-09-29
摘要:落日余辉未尽,暮春的月如同与太阳争辉似的,早早挂在了天上。太阳的余晖会同月光,朦胧迷离地照在这片距厂区不远处的僻静、空寂的小树林。微风吹拂着小树的枝条,轻轻地悠悠

图片 1 落日余辉未尽,暮春的月如同与太阳争辉似的,早早挂在了天上。太阳的余晖会同月光,朦胧迷离地照在这片距厂区不远处的僻静、空寂的小树林。微风吹拂着小树的枝条,轻轻地悠悠荡荡,是那样轻盈,自然。林边,一条小溪淙淙流过,似是把人们的思绪、向往、烦闷、愁怅悄悄带走,寄到遥远的未知去处。
  今天,晚饭吃早了些。钟成照例来到这小树林里孤独的散步。他太熟悉这里了,也太爱这里了,似有不解之缘。自从企业建起,他被招工进厂,无论闲暇、烦闷、欣喜之余,都要来这里待上一阵。他不善社交,可他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无不倾诉于这片树林。只有在这里,尽管只有他一个人,却丝毫没有孤独感。在这里,他展开过无垠的遐想,编织过令人陶醉的春梦,朗读过许多世界名著,也展开过嘹亮的歌喉……他总希望这世界是鲜花铺成的,那怕是冬令的黄昏也不会凋零。
  今天来到这里,心情和往常大不一样。除了令他越来越想不通的是企业至今未给自己解决的落实政策问题外,头脑却更是发懵了。全国科学大会之后,进一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更好的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之规定,已过去好多年了,社会上许多大、中专毕业生和相关专业的知识分子,无论岗位、职称、待遇,都按国家相关规定得到了应有的解决。可自己这个中型企业的领导对自己的问题,不但不闻不问,当讯问时,却是搪言塞责。这究竟是执行政策的偏差,还是人为的设置障碍?他带着这些问题跑了几趟省城,想找上级主管领导或有关部门,一是了解些情况,二是反映一下单位和自己的实际问题。可得到的答复是:“事情要由基层解决,基层上报,上级才能酌情审批。”他只得悻悻地返回工厂。企业主管领导得知他去上级反映情况,说他是越级上告,硬是展开了拉锯战,不予解决。他越想越感到无助、激动、愤懑。他一屁股坐在了先前在这小树林自学时搭起的石板凳上,长叹一声后,又陷入了无端的却是痛苦的沉思、回忆之中……
  钟成,十八岁招工进厂,从事机械加工已是二十个春秋。学徒期未满,便可独立操作,年年超额完成任务。既能吃苦,又肯钻研的性格,使他的技术水平突飞猛进,实现技术革新几十项,不仅保证了产品质量,还为工厂多创造了上百万产值,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为了更好的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他又拼命自学,参加了国家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完成了从大专到本科的全部课程,取得了《机械制造》专业的本科文凭。有了文凭,本以为自己已经加入了知识分子行列,然而,他受到的却是不公正的对待。几年来,给工厂领导反映多次,其结果是今天推明天,今年推明年,又是考虑又是研究,就是不给解决。每每想到这些,他总觉得自己活得窝囊。可不是吗?虽然已是快四十的人了,至今还是个不快乐的单身汉。国家的发展已是科技、教育的春天,一个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风尚早已形成,可自己所在的这个中型企业却仍是春天和冬天一个样……
  想到这里,他的鼻子又发酸了。他站了起来,在树林间隙来回踱着。忽然眼睛一亮,看到不远处一棵碗口粗的杨槐树缺少了一大块树皮。缺口内的主干已由白变成灰白色了。他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抚摸着,抚摸着这块失却爱情的刻骨铭心的印记……
  八年前,年纪已是三十出头的钟成,也曾谈上了一个女朋友。并约女友常来到这块寂静的树林。他们谈理想,谈生活,情感还算融洽。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也是来到这片树林,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波折、打击。
  那天是女友先约他来到这里的。“钟成”,她先开口了。
  “你搞了这么多的技术革新,为企业创造了那么多的产值,厂里一定会重用你吧?”说罢,她拉起了他的手。
  “其实,我搞技术革新不是为了得到重用,只要是保证了产品质量,提高了生产效益,不出现废品我就心满意足了。当然,也证明了我这个人还有这个能力。”钟成坦诚的道出了他搞技术革新的初衷。这样回答也是符合他搞革新时的真实意图。当初确是因为工作需要而萌生的革新念头。
  “那你就该向厂里索要报酬,不能白干呀!”女友很直接地提出了钱的问题。
  “说实话,开始搞革新时,我还真的没考虑报酬的问题。”钟成再一次作了解释。
  “不为提拔,不为报酬,光出力,不挣钱,没回报,你可真好说话呀!”不知为什么,她显然有些不快。
  “你不知道吗?这些年和那些年不一样了。干什么都得要先考虑利益,无利不起早嘛!早些年,干什么都是靠政治思想,讲觉悟水平。可现在,人们越来越讲实惠,越来越看重金钱了。”女友把自己真实想法摆了出来。
  钟成听了这一席话,心里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味。其实,这几年人们的思维无论干什么确实有些偏重于金钱了。他还记得曾看过一篇《为私字正名》的文章。可自己认为搞革新先要钱,这合适吗?作为企业的一名员工,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产品质量和企业的经济效益。而个人的得失,企业应当会考虑的。想到这里,钟成转过身来对女友说:“是啊,现在人们是比过去看重金钱了,不过,咱搞革新还没干就先提钱,先讲价,这也不太合适,也开不了口啊!再说,钱固然重要,可钱不是万能的呀!”
  女友听了钟成的话,心中倒有些发急了,想不到钟成还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没等钟成说完,她急忙接过话茬,“你没听人家说吗,钱虽然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呀!”
  钟成听了女友的这番话,觉得似乎也有些道理。人真的没有钱还是不行的。常言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转念又一想,我是企业员工,企业不管怎样,总还是发工资给我。我要张口闭口给钱才干,不给钱不干,那不成了金钱买卖了吗?他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不能做那种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人。于是他又对女友说:“你说的话虽然有一定道理,可咱不能这么干。照你说的干什么先要钱,先讲报酬,那么爱情呢?也得先讲钱了?那不成了买卖婚姻了吗?我认为,搞生产,产品最重要,产品质量最重要。谈爱情,人最重要,感情最重要。没有爱,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能长久的!你说呢?”他反问了一句。
  无意的反问,倒使得女友瞠目结舌,一时无言以对。更令钟成没想到的是,女友由于觉得失理,心中产生了一股无名之火。她反驳道:“你不为提拔,不为金钱,到头来你是个穷光蛋,你这么大岁数了,我跟着你图个啥?”说到这里,女友扭过头去不想再与钟成说话了。
  钟成见女友真的生气了,感到自己说的话是不是有些冒失了!可也觉得有些委屈。于是他歉意的解释道:“我就是那么一说,就是讲了那么个道理,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是针对你说的。再说,你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啊!”
  女友听了钟成的解释,不但气未消,反而火气更大了。总认为钟成话里有话,是针对她说的。便更生气的说:”是啊,你觉悟高,思想好!你看不中我,咱就拉倒!我还相不中你呢!你将来找一个既不要钱,又专讲感情的人去吧!今天咱就你走你的‘高尚路’,我走我的‘自私桥’!没想到,你真是个榆木疙瘩,一根筋,窝囊废!”说着转过身来“哧喇”——把一棵槐树上不知谁先前扯而未扯掉的一大块树皮扯了下来,然后,扭过身气冲冲地走了,再也没回头……
  三个月后,钟成的“女友”和厂办公室副主任索非耀谈上了。不久两人便结了婚。天有不测风云。索非耀还真“飞耀”了,他先是当了厂长,后来又变成了总经理。
  钟成不解女人心。经过第一次恋爱的失败,受了些刺激,他狠下心来决意从此再不找对象了。然而,他的性格却更加孤僻了,更加孤独了。平时,见了谁都不想多搭话。从此,有人说他得了“抑郁症”。他心情烦闷了,便来到这片小树林,坐下来静一静,调理一下思路,或者看看书。后来,他悟到了一个道理:掌握一两门技术,是人生中重要的一个方面,要是没有更深层次的文化知识,仍是缺少了掌握技术的源动力。文化科学知识,才是人们在任何一条道路上的终生伴侣。于是,他奋发自学。他参加了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每逢周末,小树林便成了他最好的课堂。春夏秋冬四季为伴。他在此垒起了石桌,石凳,学累了睡一会,高兴了唱一会……有人见了他这份举止行为,便传出话来说他的精神出了毛病。他听到这些传闻,不以为然,任凭别人说去,只管走自己的路……
  钟成想到这里,沉默中抬起了头。此时,月已当头。他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思绪平静了许多。忽然又想到,他得再去找总经理谈一次。
  次日,钟成上午把该干的工作干完,下午一上班,便来找索总谈自己的事。
  总经理办公室的君子兰花盛开着。索总坐在办公桌前沙发椅上,嘴里叼着名牌香烟,正在看什么文件。钟成轻轻敲了三下门无人应声,他便自己轻轻推开门观望,见索总尚在办公室,就自己推门进来。索总头也没抬,钟成自行坐在了有点不习惯的办公室大沙发上。
  “索总,我来……”
  听到有人叫索总,他抬了抬眼皮,稍一歪头,“噢,是钟成啊!有事吗?”他心里很明白,钟成一定又是为他知识分子政策和待遇来的。
  “索总,我想请求您安排给我评个职称吧!其他大学生,中专生都有了,唯独我没有。可以吗?”他提出了要求。
  “什么!什么!评职称?”索总放下手中的文件,转过身来。“评什么职称啊?工人哪能评什么职称!你想得太多了吧!”他仍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我有文凭,而且是大学本科文凭,是机械制造专业。也算个知识分子了吧。我有技术基础,有实践经验,无论理论还是实践并不比别人差!”钟成又一次谈出了自己的理由。并据理力争。
  “这我知道。前些年你搞了些技术革新,不错嘛!受到了不少表扬。咱可不能拿这些邀功嘛!我也听说你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本科文凭。可评定职称要有指标才行啊。上级没下指标,我有啥法?”他两手一摊做出了为难的样子。
  “索总,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前几年几次评定职称,提工资,增待遇,为什么没有我的份?我也曾递交了申请,填了表,为什么把我扣下不上报?有一些人不及我都批下来了,后来,宁肯把两个指标作废了,为啥我就不行?”钟成委屈的作了追问。
  “你看!你看!又骄傲了吧!哪一个不及你?不要觉得你过去那点成绩就成为资本。你说指标作废,别道听途说。没有的事。钟成啊,我们应该从长远着想,想想企业,想想别人,人贵有自知之明嘛!再说,你是自学考试文凭,别人是国家正规大学文凭,不一样的!”索总谈出了自己的观点。钟成听了却似乎觉得他有点瞧不起自学考试的文凭。
  “国家文件有明文规定,自学考试取得学历者,应当与正规大学毕业生,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呀!再说,你说我骄傲,这又是从何说起呢!我哪有骄傲的资本啊!前些年我搞革新,我主要是从产品质量的需要出发的。我给企业增加了那么多产值、效益,我一分钱也没向企业索取啊!难道这不是给企业做贡献,为企业着想吗?”钟成诉说着国家政策和当初自己搞革新的初衷。
  索非耀听了钟成的解释,心中想到了前些年他是做了不少的贡献。怕自己在他面前再说下去丢面子,不想让他再回忆过去了。便改变了口吻说:“这我都知道,国家的规定,你的贡献我都清楚。咱可不能把这些老挂在嘴上啊!规定是规定,规定是死的,执行还要灵活嘛…….
  “你说什么?灵活!你一灵活就把我“灵活”掉了吗?”没等索总说完,钟成抢到了他话中的问题反驳道。
  索非耀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解释道:“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正因为你有贡献,我一当上厂长,就把你从生产一线调到二线当了个仓库保管员,这是让你多休息休息。这不是更好吗!也算是对你很大的照顾了,好多人要求照顾我还没肯呢!”
  钟成听到“照顾”的话更生气了。“什么?照顾?不要说得那么好听了!我不要这种照顾。这明明是故意剥夺我评定职称、发挥技术专长的权力,扼杀我加入知识分子行列的资格!现在我郑重要求,给我评定职称后,调往技术部门工作。”钟成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索总一听钟成的要求更多了,急忙回复道:“这就不对了!你不能无原则的提更多要求啊!像你这样的文凭都能解决,那么正牌大学的毕业生怎么办?再退一步说,就是给你解决,当下也没指标啊!你不是去省里找上级了吗?你让上级给你单独下个指标,我就给你解决!另外,你提出要到技术部门工作,你能行吗?听人说,你‘精神’上出了毛病,还是干点简单工作吧!”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钟成听索总说他“精神”出了毛病,这不是在说自己有“精神病”嘛!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只觉得头脑发懵,脚也站不稳了,两手发抖,他气急败坏的说:“索总,想不到你也跟着说这样的话!这纯粹是糟蹋人,是污蔑!我脑子好着呢!你……你……”钟成已是气得语无论次了。
  “不!不!不是我一人这样说,许多人都这样说嘛!没有那更好,我也希望你没病,一切正常。”这时,他偷看了看钟成的脸色,又用缓和的口气说:“不过,这些年咱们企业效益不好,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有些事不是说办就能办到的,尤其是当今办事是需要钱的。你没看到吗?当下我们个人收入都受到了影响。我难啊!既要解决企业的问题,又要解决员工的问题,难啊!我们可得互相帮助啊!我看,你个人问题先暂时放一放,等有了机会再说,先回去安心工作。”说完他的眼皮又耷拉下来。
  这时钟成只气得脸发紫了。他听出索总的话里有话,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说:“索总,你快算了吧!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让我安心,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呀!你遇到我这事,你能安心吗?先是我自学考试你不支持,学成了你又不信任,这些年了,别人能解决的事我解决不了。从你在厂办,后来当厂长,现在又当总经理,有你在这岗位上,我的事指定是解决不了的。你不想一想,从前咱厂那么好,自从你到领导岗位,企业一天不如一天,为什么?还说咱们要互相帮助,帮助什么?说白了,你不就是想要钱嘛!我没钱给你!有也不会给你的!你和你老婆一路货色!”说完“嘭”地一声将办公室门一摔,气乎乎的走了出来。
  钟成怎么也想不通,转不过弯来。当领导的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呢?他边悻悻的走着,嘴里还不断地嘟囔着:“安心,安心!去他娘的!你们安的什么心啊!”这个平时连话都不愿多说的人,事情到这份上也骂起人来了。他内心知道,骂人是不顶用的。可他心中的不平、愤懑,又能给谁倾诉呢?
  他踉踉跄跄地走下办公大楼台阶,突然感到心慌、恶心,接着头脑发涨,一阵剧烈地疼痛中,他昏倒在办公楼前的马路上……
  时间已过半年余,寒风吹来冬日。天下起了饭粒似的小雪,打在人脸上生疼生疼。这个中型企业的家属院内,厂区里,常常出现一个衣服破旧,满面污垢的人。有时,穿着拖鞋,踏着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悲凉声响,冒着严寒去到小河边那片树林里转上几圈。平时,见了上下班的职工、同事,也不搭话,只是点头一笑。没人时,嘴里只念叨一句话:“安心!安心!安的什么心啊!从春天到冬天,春天和冬天一个样!……”人们见到他,有的也冲他点点头笑笑,有的人摇摇头报声叹息:“唉——可惜了!”也有的人发出几声埋怨:“这都是太要强的结果啊!”“唉,人太老实了!”……
  又是半年以后。一天,企业传出了一个爆炸新闻:索总被公安局带走了!顿时厂里炸开了锅。有人说他犯了错误,也有人说他犯了罪,上级纪检和审计部门来审计,查出问题来了!说他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还有人说他用企业的钱,在外面养了情人,把企业挖空了。更有人说:“这就是他肆无忌惮,弄权、弄钱,当‘土皇上’的报应!”……

图片 2

2017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即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这项改革的“含金量”高在哪儿?回应了哪些社会关切?未来职称评定将会有哪些大变化?一起听听人社部有关负责人及专家的详细解读。

01

完善职称评价标准——以实绩论英雄

随着职称制度的改革,取消职称外语的“硬杠杠”也成为本次改革为社会瞩目的焦点。

事实上,职称外语考试政策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自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曾印发三个有关职称外语的通知。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改革调整措施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职称外语考试所存在的问题。

本次职称制度改革明确规定,对职称外语考试不作统一要求。“需要注意,不作统一要求,并不是说大家可以不用学外语了。”人社部专技司司长俞家栋说,“随着我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国际交流也日益增多,都对人才的外语水平有一定的要求。因此,从导向上而言,我们仍然鼓励大家努力学习外语。”

此外,改革明确不将论文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注重考核专业技术人才履行岗位职责的工作绩效、创新成果,增加技术创新、专利、成果转化、技术推广、标准制定、决策咨询、公共服务等评价指标的权重,将科研成果取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作为职称评审的重要内容。

“职称改革确立了一个导向,就是评价人才要用品德、能力、贡献来评价,而不仅仅是靠一些论文、学历、资历、计算机、外语这些,就是大家所说的,让工作称职的人能够评上职称,让那些干工作的人、有贡献的人能够评上职称。”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吴江说。

02

下放职称评审权限——破除评聘脱节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要对职称评定进行科学评价、注重实绩,必然要求对评价机制进行创新。只有身处本领域,对此有深入研究和深刻体会的评价主体,才能够对人才作出更科学的评判。

以往职称评定过程中,或多或少存在评聘脱节现象,即评职称的不是用人主体、用人主体恰恰没有评职称的权限。大部分的职称评定都是由政府主管部门进行,尤其是高级职称的评委会基本是由政府主管部门组织成立的评委会。这就导致评审人对于人才的评价难以深入其工作一线了解观察,进而导致人才职称的评定最终只能通过论文得以反映其工作,久而久之形成了唯论文、唯资历等消极现象,而这也间接催生了学术造假、花钱发论文等不正之风。

与此同时,评聘脱节也给用人单位造成了困扰。只看职称或论文聘用来的人才可能并不符合实际用人需求,而工作实绩突出的人才却因评审僵化导致评不上与其能力相称的职称,人才发展因此受限,用人单位也陷入尴尬。

为此,职称制度改革从两方面着手改进。

一方面,丰富职称评价方式。

建立以同行专家评审为基础的业内评价机制,注重引入市场评价和社会评价,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单独建立基层专业技术人才职称评审委员会或评审组,提高职称评价的针对性和科学性。

吴江认为,这一改革体现了“内行看内行”精神,评价人才的方法很多,但是要注重业内评价,“比如搞农业的,就得农业专家来评定职称,搞中小学教育的,就得搞中小学教育的专家来评定,不能让大学教授来评中小学教师,这样才能更加科学地评定人才水平的高低。”

另一方面,下放职称评审权限。

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推动高校、医院、科研院所、大型企业和其他人才智力密集的企事业单位按照管理权限自主开展职称评审。

“一些高校、大型企业,他们的人才评价标准可能比政府组织的评委会标准更加严格,也更加符合用人实际,评价自己用的人可能也会更加谨慎。这就可以把评审权下放给他们,让他们自己评价人才。”俞家栋说,“这在节约政府运行成本的同时,也促进了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主管部门要做好事后备案,也要做好监督。”

03

拓展评价人员范围——评职称更公平

随着经济多元化发展,新兴经济领域里的人才职称评定问题也逐渐显现。以往27个系列的职称评定多面向体制内人员,非公领域里的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等人才的职称评定存在机制上的不顺畅问题。

“以演员为例,国家话剧院的演员职称评定可以按照国家规定进行,但一些‘北漂’演员,一些小的话剧院或者影视城的演员,如果按照以往的制度,他们的职称评定就是个难题。”俞家栋说,“这次职称改革就要破除体制内外的界限,只要是专业人才,就有职称评定的权利。”

《意见》提出,进一步打破户籍、地域、身份、档案、人事关系等制约,创造便利条件,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自由职业专业技术人才职称申报渠道。科技、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民办机构专业技术人才与公立机构专业技术人才在职称评审等方面享有平等待遇。

“评价范围扩大了,评价主体也多元化,一些行业组织和协会,还有专门的评价机构,都可以通过政府授权以后,提供评定职称的服务。但是,评审权下放了,评价主体多元化了,还得用好职称评定这个‘指挥棒’,不能想怎么指挥就怎么指挥。”吴江说。

加强职称评审的监管,转变政府职能,则成为本次职称制度改革的题中之义。评审权的下放并不代表政府主管部门可以撒手不管了,评审范围的扩大和多元化,也不代表职称评定可以随性而为。

因此,《意见》提出多项措施加强评审监督,如完善各级职称评审委员会核准备案管理制度,明确界定评审委员会评审的专业和人员范围,从严控制面向全国的职称评审委员会;

完善评审专家遴选机制,加强评审专家库建设,积极吸纳高校、科研机构、行业协会学会、企业专家,实行动态管理;

企事业单位领导不得利用职务之便为本人或他人评定职称谋取利益;

建立职称评审回避制度、公示制度和随机抽查、巡查制度,建立复查、投诉机制,加强对评价全过程的监督管理;……

“以前政府主管部门习惯审批,现在要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这对于政府主管部门而言既是角色转变,也是全新挑战。”俞家栋说,“我们需要逐渐学习和适应这种角色的转变,并加强制度建设,让职称评定更加公平公正,成为衡量人才的准确标尺,也成为进一步释放人才红利的催化剂。”

文章来源,合肥工程师评审  www.989zz.com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2017年职称评定有哪些大变化,丁香青春

关键词:

上一篇:小院里的男女们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