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迷雾,王三姐告状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原创散文 人气:163 发布时间:2019-09-26
摘要:一、晴天霹雳 这是一所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大学校园,这所大学的全称叫晋城电子工程学院。晚饭后,一个男生从住宿楼外的公厕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大声喊叫:“不好了!杀人了!死

一、晴天霹雳
  
  这是一所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大学校园,这所大学的全称叫晋城电子工程学院。晚饭后,一个男生从住宿楼外的公厕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大声喊叫:“不好了!杀人了!死人了!”他边喊边往学校治安室跑。
  “别急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值班室的老黄问。
  “死……死人了,在厕所。”报案学生气喘嘘嘘地说。
  老黄立即和报案学生一起来到厕所。只见离三号蹲位不远处,一个男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染红了他的整个上衣。老黄立即掏出手机给110打电话。
  厕所周边已围满了人。公安人员立即疏散了人群,并封锁了现场。经法医检查,死者身中八刀,其中致命的一刀刺入心脏。经警官的深入调查,案件很快有了重大突破:死者名叫王强,现年21岁,是在校大二学生;凶手也很快前来自首。凶手叫赵小虎,20岁,也是在校大二学生。
  当晚,在红军东路派出所,所长杨健亲自对赵小虎进行问话:“姓名、年龄?”
  “赵小虎,20岁。”赵小虎坐在特制的椅子上,仰起脸回答。
  杨健:“说说经过。”
  赵小虎:“吃完晚饭,我去厨房打水,王强也在打水,他临走时竟然把水洒到我身上了,我让他认错他不肯,还说什么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不认错吗?我就给了他两巴掌,让他长点记性。后来我上厕所,恰好他也在厕所,我再次让他认错他还是不肯,为了让他长记性,我又给他两巴掌,可那小子竟敢还手,我就掏出水果刀捅他几下,谁知那家伙不经玩儿,就死了。事情就这样。”
  杨健看一眼身边的记录员胡敏,胡敏拿着记录走到赵小虎面前:“看看是否有误,如果没有,在这里签上你的姓名。”
  赵小虎很快签完字,然后站起来举起戴铐的手:“把这个打开,我明天还要上课。”
  杨健微微笑了一下:“那不行,得法院判了才能打开。”
  赵小虎红着脸吼道:“不放我你别后悔!”
  “什么意思?”杨健问。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他是省委纪检书记赵刚!”
  “你爸是老天爷也不行!带下去!”杨健的话音刚落,就来俩武警押着赵小虎向后面走去。
  “你会后悔的!”赵小虎边走边回头吼叫。
  得知小虎出事被抓,邓晓敏立即给丈夫打去电话要他回家来。
  “现在说后悔话有什么用呢?你说是我惯坏的,我说是你宠坏的,管用吗?”赵刚拦住妻子的话头接着说:“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明白吗?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人!”
  赵刚的妻子邓晓敏是红军路公安局党组书记、副局长。她觉得丈夫的话是对的,但事发突然,搅得她手忙脚乱,一时不知从哪里入手。她起身给丈夫的茶杯加点水,然后又回到沙发上坐在他身边问:“怎么救?”
  “听说小虎已经投案自首了,自首是可以减轻处罚的;不知道口供录得怎么样。如果小虎的口供说是俩人在撕打中无意伤到受害人,问题就好解决了。”赵刚喝口水,情绪渐渐地平静下来说。
  “那好,明天我问问。不过,听说东路派出所所长杨健是个硬头瘪子,原则性很强,很难对付。”
  “为什么要等明天?时间越早越好。”
  “你看看时间,不让人休息呀。”
  赵刚抬头看看座钟,已经是凌晨零点零八分了。
  “天快亮了,大娘您别再哭了。”在学院校长办公室,周校长对王强的母亲何怡秀说:“您这样哭也没用啊,你们还是先把王强运回去,早点入土为安。再说了,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公安人员正在调查取证,你们要为王强讨要公道,还有很多具体事要做,您说是吧王老师?”周校长说着看一眼王强的父亲王振声问。
  “是呀,爸,妈,周校长说的对,我们还有很多具体事,不能这样耗着,我们还是回去吧。”女儿王静也在劝说。
  王振声是市八中的教师,再过两年就该退休了,老伴何怡秀是市十四小的教师,刚退休,女儿王静硕士毕业,在市《都市报》工作,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儿子的遇害,对这个家庭无异于晴天霹雳。听完周校长和女儿的话,这才长长地叹口气,缓缓地站起来,与女儿一起搀扶着全身瘫软的老伴慢慢地离开校长办公室。
  早上七点多,杨健刚从车库里推出摩托准备上班,忽然一辆轿车停在车库旁,抬头一看,从车上下来的是邓晓敏,他皱了一下眉,但还是很快将摩托扎好,笑着迎上去与她握手:“邓书记好。怎么有空儿到我这里来?”
  “怎么,不欢迎啊?”
  “欢迎欢迎,屋里坐屋里坐,邓书记请屋里坐。”杨健抬下手说。
  “什么邓书记啊,以后叫我大姐好了。我就不到屋里了,大家都很忙。我来呢就两件事,一个呢,知道你们所办案经费不足,我已经通知财务上给你拨去了50万,特来跟你说一声;一个呢,知道你最近想购房,手头有点紧。”邓晓敏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里有点钱,你先用着,不够再跟我说。”
  “不不不,这个我不能要。你给所儿里拨的办案经费我这里先谢了,这个我真的不能要。”杨健说着就把卡往邓晓敏兜里塞。
  “怎么,还跟姐客气呀;这年头儿谁还不遇到点困难?拿着,就当是姐借给你的,将来有了再还我不就行了?拿着拿着。”邓晓敏说着再次把卡塞在杨健手上,然后匆匆离开驾车而去。
  
  二、艰难上诉
  
  赵小虎杀人案件并不复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对赵小虎杀人案提起公诉,红军路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决:赵小虎犯过失伤害罪,后果特别严重,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赵小虎服判,表示不上诉。
  但被害人王强的姐姐王静对这个判决强烈不满。她认为,王强身上连中八刀,不存在“过失”而是“故意”;特别是在法庭审理时,出现了被告的两份原始口供,这是明显的执法犯法;更何况,赵小虎在答辩中也没否认自己故意杀人。自古杀人偿命,为何缓期执行?于是,她再请汪洋律师,向市中院提起上诉,要求对赵小虎立即执行死刑。
  王静,三十多岁,在堂姐妹中排行老三,所以,熟人都习惯地叫她三姐。三姐的父母是已经退休的老教师;她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丈夫是大禾县政府公务员,她本人是《都市报》的记者,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宝贝女儿,刚刚两岁多。弟弟王强的不幸遇害,对这个还算幸福的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就在三姐提起上诉的时间段内,邓晓敏也没闲着。这一天,她在鸳鸯楼大酒店特请刘铎、周建刚、邓娟和朝阳区法院院长张秉诚吃饭,商量下一步棋怎么走。
  “小虎的案子让你们操心了,来,我代表老赵敬你们一杯。”邓晓敏微笑着举起杯。
  “为被告作无罪辩护是律师的职业道德,我也是作了我应该做的事;要说操心,周所儿还真操心了。”赵小虎一审辩护律师刘铎喝完酒受宠若惊似的说。
  “要说小虎这个案子吧,张院的压力最大;那个汪律师不知从哪里弄来小虎的原始口供,这就出现了两份原始口供,关键是看法院采信哪份材料。”周建刚看着张秉诚说。
  “我采信的是检察院提供的口供。不过,庭审现场出现两份小虎的原始口供,这的确是个很大的漏洞。”张秉诚看着邓晓敏笑一下接着说:“关键是邓书记第一步棋走得好,把东路西路两个派出所长对调一下,调虎离山,那个杨健有劲儿也使不上。”张秉诚撕一张餐巾纸擦擦嘴说:“如果没有小虎的第二次口供,那我们只能公事公办了。”
  “来来来,喝酒喝酒。”邓晓敏边倒酒边说:“其实吧,杨健那人还是很不错的,有个性,原则性很强,我就喜欢他这一点。他的工作调动,局里早就定下来了,只是没发文儿。现在正赶上小虎出事发文儿,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我有意这么作的。唉!我也是有口难辩啦!再说了,两次口供的内容也差不多,大家想啊,两个人打架,哪能不互相拉拉扯扯呢?你说是吧张院?”
  “是呀,根据现场推测,俩人肯定是你一拳我一掌互殴。”邓娟接过话头说。
  “话是这么说,但法律主要是讲证据,证据不能靠推测,两份口供区别还是很大的。在法庭上你们都看见了,小虎那个脾气够倔犟的。王静这次提起上诉,我们还是要有思想准备,不可麻痹大意。”张秉诚的语气很严肃。
  “呃……”张秉诚的话让邓晓敏的大脑好半天拐不过弯来,最后想了想说:“我听说汪洋拿的那个口供是杨健后来伪造的;大家想啊,案发是9月14号夜晚7点多,当天夜晚口供就出来了,他杨健就不休息?有点不合常理呀!建刚,你去把这个事调查一下。”说完,邓晓敏微微笑了笑。
  “是的,是不太合情理。”邓娟附和着说。
  “好啦,喝酒喝酒,不说这个事了。今天请你们来呢,一个是感谢你们,还有一个,我们家老赵说了,你们几个如果有什么困难,说出来他愿尽力帮助解决。”说到这里,邓晓敏看着张秉诚问:“嗳,张院,听说张萍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工作还没落实好?这样吧,如果不嫌我们庙小,明天让她准备好个人资料,直接来找我好了。”
  “嗳哟,那我替女儿先谢你了!”张秉诚说着拿过酒瓶给邓晓敏倒杯酒,然后站起来接着说:“我借花献佛,敬你一杯!”
  “来来来,大家共同干一杯。”邓晓敏也站起来说。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小雪花随着呼啸的北风在空中飞舞着,盘旋着,渐渐地变大了起来。
  在漫长的等待中,三姐终于等来了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姐不服,决定再请律师向省高院提起上诉。
  这天夜晚,王静在红军路一家大排档特请汪洋、杨健和胡敏吃饭,共同商量如何上诉问题。但是,让王静意想不到的是,客人只来了汪洋和胡敏,杨健不知何故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来来,汪律师,小敏,先喝一杯暖暖身子。”王静倒完酒端起杯说。
  “王姐,你真不该花这个钱,为你弟的案子,你已经跑了不少路,花了不少钱了。”胡敏咂了一点点酒,放下杯子说。
  “你看,这哪里像花钱啦,家常菜,普通酒。”王静用筷子指指桌面接着说:“嗳,我说小敏,杨所儿出了什么事接受调查呀?”
  “我估计可能与赵小虎案有关。”汪洋接过话头说。
  “不是可能。9月15号上午,杨所儿在办公室对我说,邓晓敏给他20万的银行卡,他刚追去还给她了,下午他的调令就到了。后来,就在王姐向中院提起上诉不久,杨所儿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他们就是想撤换赵小虎的原始口供,掩盖事实真相,这是明摆着的事。”胡敏分析说。
  “这样看来,他们是铁了心了。王静,我看你还是接受民事附带赔偿吧,别再提起上诉了,我们斗不过他们。”汪洋心有余悸地说。
  “不,我一定要上诉。还请汪律师多指点。”王静肯切地说。
  “这个案子的核心罪证就是赵小虎的原始口供。从他口供傲慢的语气中不难看出,这里没有任何刑讯逼供的嫌疑,他已经承认他就是故意杀人。邓晓敏之所以对杨健下手,原因就在这里。”
  冬天过去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并没有给三姐的心带来暖意。在又一次慢长的等待中,等来的仍然是冷冷的八个字: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反复的伸诉过程中,三姐才知道,原来赵小虎的爸爸是省委纪检书记赵刚;赵小虎在服刑的监狱里,早已穿上白大褂,当上了狱医。
  三姐愤怒到极点,她不相信正义战胜不了邪恶,这个弱女子决定要与那个国家高级干部搏一搏。
  
  三、另辟蹊径
  
  道德是软件,没有评判标准和依据,只能靠人心中的共识和社会與论;法律是硬件,有评判依据,靠的是事实证据。三姐为弟弟遇害后遭到不公判决而四处奔波,试图走法律程序对凶手予以严惩,还弟弟一个公道,但是,她的所有努力都无法改变这种不公平、不公正的现状。
  三姐是记者,她改变了通过走司法程序的路子,因为法律掌握在有权人的手里,权力之间的官官相护,是三姐这等小人物改变不了的现状;她计划通过與论唤起社会的同情,向对方施压。
  从案件发生至今,已经接近四年了,尽管三姐四处投诉、而结果还是老样子。这一天,《都市报》出版前,三姐与同事商量后,在副刊的后面接着增加了一页增刊,增刊的主要内容是三姐亲自撰写的长篇通讯《赵小虎杀人的前因后果》通讯。这篇通讯的内容非常清晰,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据理力争。
  效果好得出奇报纸发出后不到一天,从省城到其下辖的11个县、区的书店、报亭全部告罄。而另一方面,从市公安局到市中院,从省高院到省高检办公室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质问之声不绝于耳,责骂之声时有发生;特别是省委办公厅的电话,后来根本没人敢接。
  《都市报》总编知情后,立即下令收回库存,可惜为时已晚。
  三天后,总编张宏扬把三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问:“我说王静,你到底想干什么?”
  “宣传法律常识,藉以提高人民的法律意识,怎么,不对吗?”三姐的语气很平和。
  “经过总编审稿了吗?”
  “时间来不急……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不当言论。”

第一章十年前的迷雾

1

星期四傍晚5点,正逢下班时间,汪欣裴老师匆匆忙忙拿着一堆中考英语模拟卷走进办公室,办公室已空无一人,汪老师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身为毕业班的班主任必须要承受每天加班的压力。

“老公,今天不回家吃饭了,和女儿一起叫外卖吧!外卖单我带了很多回家,压在方桌的玻璃下。”汪老师拿起女儿给她买的智能机,来回翻找了多次通讯才拨通家里电话。

因为考卷还未批改,汪老师决定加班,说起来这个月已经是第15次没有回家吃过晚饭了,汪老师的老公是一位十分懂得体谅他人的人,他们的女儿也已大学毕业工作了,所以对汪老师来说,工作是首位,家庭是辅助。

就在她批改完最后一张考卷时,手机铃又响了,汪老师以为是自己工作太慢导致老公催促她回家的电话。

“喂,我马上回家。”

啊?汪老师,您好,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电话另一头是以为声线优美的女性。

“谁啊?”

“您好老师,我是佟之优,2006届九年1班您的学生,佟之优。”

“哦,之优啊!对不起,我刚才还以为是我老公催我回家呢!你怎么想起

来和我打电话啊?”

“因为我想组织一次同学聚会不知老师是否有空?”

“我今年又是带毕业班所以比较忙。”

“这样就太可惜啦!那么老师,我可以来学校探望您吗?”

“这是可以的,你可以明天下午这个时间段来找我,基本我每天都要加班

到晚上8点。”

“好的,我正好明天下班可以赶过来,那明天见啦!”

挂断电话后汪老师整理着自己的背包准备回家,说起来汪老师的记性是出奇的十年如一日,可能自己是英语老师的缘故。想起10年前佟之优那届学生在初三的时候发生过一件离奇的命案,这件命案轰动了整坐城市,虽然事后校长在危机公关这方面处理的很好没有给学校的招生和名誉造成影响。

对于佟之优这位学生,汪老师对她的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她不仅成绩不理想,还很喜欢和老师顶嘴,对于明天她的拜访汪老师也没多留意。

2

之优刚大学毕业2年,拥有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在工作上也十分要求上进,不能说忙碌,也算不上空闲,这次拜访将是她时隔10年再次回到学校,说不上憧憬,那些老师曾经是怎样数落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次拜访她只是想向这些老师证明自己现在有多么优秀。

10年前的之优是一个叛逆,爱憎分明,爱顶嘴,受老师和同学排斥的同学,虽说有些虚胖,但是记得班里的男生总爱嘲笑她长得丑,这也是导致她现在对于社交很敏感的原因。

现在的之优减了肥,拥有着高超的化妆技术,渐渐成为一个窈窕淑女,然而她却忘不了那些曾经不愉快的记忆,她的内心很自卑,尽管在外人眼里她非常优秀,充满正能量,可其实她就是戏精,她的性格孤僻,有点自卑,她知道从小的经历势必成就了她怪胎的个性。这一次是她时隔十年的拜访,她定要让所有的老师看到她的改变。

由于工作和家庭的原因,之优选择了独自租房子。一直以来她习惯了独来独往,当然,即便是现在漂亮的她也没有任何异性追求,时而会觉得自己可怜,但是她很坚强,她很享受依靠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得来的成果,所以她觉得不需要依靠他人也能过得很好,真是如此吗?

与汪老师通电话时恰逢饭点,因为减肥后遗症导致她有些厌食,所以晚饭对于她而言,吃不吃都无所谓,她从离住所最近的便利店里买了杯饮料就匆匆回去了。

回到家后,为时已晚,虽然不用和汪老师一样加班,但是工作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时常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是公司里的垫背员工,在生活上她并非拮据,反而可以说是有些奢侈,在外人眼里虽说算不上富裕但基本可以称为小康,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人会生活得如此痛苦。

是的,算上今天,这个月她整整30天没睡过觉了,其实10年以来之优一直被噩梦困扰,其一很大原因就是困扰着她10年的那起在中学时代发生的命案,不仅是她,她的同学只要提起那个案子都会吓得毛骨悚然。10年前的那个冬日,2008年12月18日周四傍晚时分,之优至今都能清晰的报出案发时间,她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董艾妮被人残忍杀害,尸体是第二天中午被发现在教室后最靠左边的储藏柜内,第一发现人是班主任汪欣裴,她向警方报了案,教室里产生了动乱,因此这个班级的学生被要求放假一周。经过法医鉴定,死者董安妮是在12月18日的傍晚5点-6点之间遇害的,死者脖子上有勒痕,左手腕上的动脉被深深划开,失血过多,此外法医还从尸体解剖中发现了阿普唑仓片0.5毫克,也就是3粒安眠药,嘴里有大量的唾沫,初步推断为凶手是为了扰乱警方判定死因而故意制造的3种杀人手法,而最终确定为死者董艾妮的致命一击是溺水,也就是说董艾妮是溺水生亡的。经过对死者遗物的调查,警方在董艾妮的校服衬衫的上衣胸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黄色便利贴,上面写着“Death Leader”,警方对这张便利贴进行了指纹调查,发现纸条上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很难判断到底是死者留下的死亡讯息还是凶手所留,想要代表自己作案成功的杰作呢?

12月20日,警方经过了2天2夜反复观察校园楼道的监控录像后,在18日晚18:06:22的时候从案发现场九年一班出来一位身穿浅蓝色上衣和裤子的女子,身高约165cm,体型虚胖,由于监控离九年一班太远(九年一班是楼道的最里一间教室,监控的位置在安全出口的楼道上方)而无法看清面孔,无法断定嫌疑人的年龄,不过这身打扮基本可以确定她是学校的一位清洁工。

据班主任汪欣裴老师口述,学校总共3位清洁工,年龄都在40岁以上,警察随后找到了3位清洁工一一进行口供笔录,校园清洁工的工作时间实行3班倒制度,案发时间段内是一名叫吴勤的清洁工值班,警方在她的休息室内搜查,发现了疑似凶器的塑料袋里一把血迹已凝固发黑的水果刀和体育课用的跳绳绳子,经过化验,没有从疑似凶器的物品上发现除了这位叫吴勤的清洁工以外的指纹。

可是正当警方准备逮捕吴勤至警署做进一步口供调查的时候,吴勤以上厕所为由,但是20分钟之久也没有出来,警方让汪老师进厕所查看情况,在最靠近窗户的坐便器上发现了吴勤的尸体,一把刀刺穿了她的心脏,没错,正是吴勤趁着警方还未处理凶器时偷偷拿走的那把水果刀,初步认定为自杀身亡。

该命案最后由“清洁工杀害初三一女生后自责而自杀身亡”结案,校长因为事后危机公关处理的很好,所以没有导致学校后来的招生和名誉受损。

不过,这场命案经常被该学校的学生提起,也成为了这个学校流传的离奇灵异事件的传说。

  3

之优心里很清楚这场案件的真相,吴勤阿姨是学校出了名的劳动模范,对学生也很好,之优记得有一次去食堂吃饭,因为已经差不多过了饭点,食堂的饭菜一扫而空,之优原本以为已经吃不到午饭了,但是吴勤阿姨让食堂的厨师留出一大盘饭菜供给那些初三功课紧张的同学们,她是善良的人,她的犯罪动机在哪呢?

董艾妮是之优在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因为之优在班级里并不受欢迎,唯有艾妮愿意不顾他人异样的眼光和之优关系亲近,对于艾妮被凶手残忍杀害,之优的心情自然是很低落,为此她请了1个月的假,在这1个月中,她伤心无法从阴霾中走出,每一天都在怀念她们曾经在学校中的欢声笑语,艾妮的成绩很优秀,不仅是班级里的尖子生,年纪排名也是名类前茅,她的突然惨死不仅让她的亲人悲痛欲绝,九年一班的全体师生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在这1个月中,她也没有闲着,参加了艾妮的追悼会,不过对于这个案子疑点重重,之优知道自己必须要查清楚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但是校园的监不能随意的查看,如果不是班主任或者死者家属,警方是不会把案情轻易告诉无关人员的。

这次回学校探望老师的目的,其实是因为最近自己的同学在社交讨论组中提起了有关这个案子的消息,出于对艾妮的怀念想回学校问个究竟。

据“校园八卦王”郁峰在讨论组中的简述,校园在前不久才完成大整修,整修之前班主任汪欣裴曾再一次调查了案发的那间厕所,好像是发现了与案件有关的证物,导致当时的警方调查小组又一次的调查,那么这个案件又在学校里沸腾起来。

4

一夜未眠的之优像往常一样洗漱吃早饭去上班,昨晚她和经理申请了提早下班只是因为今天是周五,要赴老师的约定回学校探望,所以她起了大早化了妆。

4点半的时候之优就已到达学校,校园的新形象给之优一个大大的惊喜,因为自从那个案件发生之后,学校的每一件教室都好像被黑暗笼罩。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30分钟,她的脑海里全是郁峰在讨论组中说起的证物,所以她决定去当时的案发现场查看究竟。

走进4楼厕所(初三年级的教室和办公室都在4楼),之优感觉厕所的新装修焕然一新和过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想要找出当初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就如大海捞针。

看着手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到5点整,之优走出厕所,在门口遇见了汪老师。

“汪老师!”之优惊慌中带着喜悦的情绪。

“你是?”,汪老师愣了一下,觉得并不认识眼前这位窈窕淑女,

“我是佟之优啊!和您约定好的,今天来探望您,您过得还好吗?”

“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倒是你变化太大了,来来来,去我办公室吧!” 汪老师带领着之优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也装修的富丽堂皇,和以前太不一样了,一样的是,汪老师每天独自在这个办公室里加班。

“老师,您今天还是要加班吗?”

“是的,不过今天可以少批改点卷子,为了迎接你。”

“那我多么不好意思啊!”

汪老师带着微笑欣慰的看着之优,她由衷感觉到不论是从昨日的那通电话还是今天在厕所的偶遇,包括眼前这位穿着时尚却不失庄重气息的女孩儿,她的谈吐举止都和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固执,不顾及他人感受,爱顶嘴的叛逆女孩儿太不一样了。

“想不到你这届学生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来探望我的,我很感动,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老师,当初我的不懂事真的很抱歉,不过我也知道您是为了我好!”

之优很清楚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不想让汪老师觉得她是带有目的而去探望她的,不过因为最近这个案件的新情况烦恼着之优,一直以来都未查清楚真相的案子,之优下定决心要调查清楚,沉默一阵后,之优终于又开口了。

“老师,听说艾妮的案子又有新线索了?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没错,是在上个月学校装修前发现的,你很在意这个案子,对吗?”

“当然在意啊!艾妮是我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我觉得如果不调查清楚真相的话,我不安心,这样艾妮真的死不瞑目。”

“看来老师还是得相信星座,双鱼座的你是多么的善良。”

“老师,可以的话告诉我您发现了什么好吗?”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的东西,只是我发现了清洁工吴勤自杀的地方,因为那个坐便器靠近窗户,而且,我去查看的时候厕所已无人使用  并且已经拆除一半了,包括坐便器也都被拿走了,每一扇门也被施工队拆除,但一直堆放在厕所里,我在其中被拆除的门的框架中发现了一个小纸片,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堪,你也知道,有很多同学喜欢在厕所门上写字,开始我以为这个小纸片是其他同学留下用来发泄情绪的,但是当我拿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张小纸片岁很破旧,但是可以看出材质是A4纸,上面还有些血迹,可能是因为清洁工自杀,10年中同学都不敢在4楼上厕所,包括我们老师都是去3楼上的,所以也就是说案发现场从来没有被破坏过,也是凑巧发现了,我已经交给警察了。”

“老师,那么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之优觉得汪老师的话太戏剧性,她简直无法相信。

;“和当时你的好朋友董艾妮一样,上面写着“Death Leader”!”

话音刚落,之优的牙齿开始不听话的哆嗦起来,虽然化了妆,但是脸颊的鸡皮疙瘩清晰可见。

“这么说,吴勤阿姨,她......她是被人杀害的?”

“有可能,不过事情过去这么多年很难判断到底是谁写的。”

“老师,这么说的话,杀害艾妮的凶手可能不是吴勤阿姨?”

“难说,我已经把它交给当时的调查小组了,不过事情过去这么久,这案子也已经结案了,不知道警察还会不会展开调查。”

“现在的警察没有良好的推理头脑,一直都由市政府撑着腰,如果没有给他们小费的话,估计再调查应该很悬吧?”

“谁知道呢?之优,你这次来,表面上看是探望,实际上你也是想进一步调查这个案子吧?”

被汪老师看穿的之优手摸头发缓解尴尬,其实她早已做好被看穿的心理准备。

“瞒不过您,不过还是很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如果凶手另有其人的话,我真的希望能够将之绳之以法,也算是为艾妮讨回公道。”

之优落下了眼泪,汪老师理解她的感受,不知如何去安慰,她搂着之优的脖子,慈祥的看着她,“你真的很在意之优吗?”。之优湿润的双眸与汪老师对视了几秒钟后回答道:“当然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未完,待续......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原创散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年前的迷雾,王三姐告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