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尘凡有味是悲欢,盛事将至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随笔游记 人气:71 发布时间:2019-11-17
摘要:记忆其实就是一座城市的发展过程,从一开始的小村庄,到后来的百万居民。 人间有味是悲欢 我要说的是这座城市里的女孩们,在我的记忆之城,那些曾经停留过的孩子。 永利国际最

记忆其实就是一座城市的发展过程,从一开始的小村庄,到后来的百万居民。

人间有味是悲欢

我要说的是这座城市里的女孩们,在我的记忆之城,那些曾经停留过的孩子。

永利国际最新网址,那时年少春衫薄,过着以梦为马的日子,每天除了在试卷上奋笔疾书,就是呆呆的幻想考上哪一所大学。窗外的风很轻柔,穿过窗户吹在脸上有着些微的寒意,教室前排的玻璃折射着低飞的阳光,在洒进来的光束里能看到粉笔屑在飞舞。老师在讲台上训导着大家,“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狭路相逢勇者胜”,教室后的黑板上也写着,“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气氛营造得很紧张,但没有人慌乱,大家还是做卷子发呆,按部就班的复习和备考。高考如约而至,这场盛大的文斗在祖国大地上华丽的上演,每个人都倾情演出,拼尽毕生所学然后等待命运的宣判。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风依然轻柔,阳光依然在树叶间低飞,但往日里的平静没有了,走出教务处的同学,有的人眉飞色舞,有的人泪流满面,夏日的香樟树下,第一次看到悲欢如此真实的上演。

我叫小七,其实我真名不叫这个。我真名叫小三,因为我排行老三。但是,我喜欢七,所以给自己取名叫小七。

七月流火,余热未央,大学时光在转凉的天气慢慢开始,古朴而美丽的校园,散发着自由又浪漫的气息,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在这里分享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像一部波光粼粼的书,生动而有趣,我喜欢这种感觉,那也几乎是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很快和同学们熟识,大家一起去读书馆占座复习,一起去食堂包饺子欢庆冬至,一起帮羞涩的舍友给女孩送花,一起登上古城墙看整座城市夜色阑珊,大家都没什么钱,但合吃一份炒饭也能带来强烈的满足感。时间的金马车疾驰,很快就到了毕业季,同窗情谊最后都融在了毕业聚餐的酒里,席间有人呜呼嚎叫,有人神色木然,用学弟的话说,“那是一场经年的宿醉,如今想起却已恍如隔世了”。筵席散后,开始送别,送走最后一位同学,回来时已是暮色时分,我走在空荡的梧桐道上,只见人散后,一弯新月淡如钩。

我从小就是个内向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是天生的,可是大人们都觉得那是因为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原本属于我的光辉都被他掩盖了。不过,我依然是个好孩子。我自己就这么觉得。

工作之后,有一小段比较艰难的时光,干瘪的钱包加上不舒服的身体,生活艰难的就像去攀折一朵峭壁上的花。有一天我拎着两个菜包子,走出熙熙攘攘的集市,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忽然觉得这都市的繁华好像与我无关,就像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写的,“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灰心丧气之余我连连哀叹,还有谁比我更不幸呢,这时候一幕往事浮现在脑海,那还是上大学的时候,我在街边买了一盒绿豆饼,正转身往回走,一位大姐追了上来,问我能不能分给她两块,说她老公找了一天工作还没吃东西,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位神色疲惫的男子,发皱的西服上沾满泥点,我立即分给了她一些饼,我想这对来城市谋生的夫妇,尚且不能果腹,相比于他们的艰辛,我似乎好得多,于是觉得抱怨毫无意义,还不如用力冲过这道生活的窄门。境况很快发生了好转,我慢慢的存下了钱,第一年过年回家,还给爸妈买了东西,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时候我就像一张白纸,只在上面用天蓝色和亮黄色画了寥寥几笔。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只是喜欢,单纯到白纸的喜欢。

长恨人生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最近骑车去单位,道旁突然横蹿出来一辆电动车并逆向行驶,迅猛至急令人猝不及防,我一个急刹车栽倒在地,瞬间脸上鲜血如注,去医院包扎完之后,模样惨不忍睹,看到纱布上渗出的血迹,我心里特别害怕破相。没跟父母讲,元旦前夜跟大伯打了个电话,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悲伤袭来,在大伯关切的语气里,我的眼泪没有兜住,起先只是啜泣,然后就崩了,只听见大伯在那一端笑了起来,他让我不要哭,说人的一生要遇到很多坎坷,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你要坚强一些,我点头收住了哭声,过了会儿伯母又打电话来叮嘱我不要吃酱油类深色发物,要像个男子汉坚强一些,我嗯嗯应答着伯母的话,在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确未长大,还像个孩子。遂想起刚上大学一个多月,大伯打来电话,说你这个狗东西,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跟我打电话,我咯咯的笑着说正准备给你打呢,那一次虽然被骂,却还是觉得好开心,一直以来是家人的牵挂,撑起我在异乡的懦弱,让我坚强而努力。这次受伤让我想起《孝经》里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原来尽孝的第一条,是让大家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受伤惹父母担心。大伯和伯母的话似乎有种魔力,我头上的伤好得奇快,摘掉纱布后,也不太显丑陋,也算是悲欢一场。

小孩子之间的喜欢总是很明了,只是当时都太小,不能明白原来那样就是喜欢。我和别的女孩子追逐,打闹,只是在空隙寻找她的影子。我在纸上写下全班人的名字,然后用亮黄色涂在她的名字上,用天蓝色涂在我的名字上。只是一直到毕业了,我也没有表示过什么。只是站在门口看了看她。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子的,种种变化无法预知,有春风十里,也有铁马冰河,我们真切的感受着这一切,而不至于像王朔笔下那个无痛无梦的橡皮人。悲欢历尽,才知人间有味,世道的冷暖,人情的厚薄,朋友的亲疏,家人的远近,我们在这爱与伤中丰满着自己的羽翼,然后穿过风刀霜剑,向暖而居。

这是第一个走进这座城市的女孩。我已经忘记了她的模样。我想,现在她应该已经是妈妈了吧。

白纸上的笔记越来越多,但依然还是白纸。

我和哥哥喜欢上同一个女孩,我还是没有表示。我们是好朋友,最好的。当时觉得。我们都以为大家会一直是这样的关系,一辈子。谁也不会忘记谁。可惜我们低估了时间的力量。于是,之后分道扬镳。没有原因,只是时间把城市之间隔的太远了。

高中,白纸也不再是白纸。我进入了青春期。

那是个敏感又脆弱的季节。我开始在白纸记录下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也记录下从这个季节走过的女孩们。

那时觉得她最好的地方就是眼睛,我在本子上写到:

那是我见过最亮的眼睛,

直视时会感到灼伤的疼痛

于是我用余光搜寻,却总是把她跟丢

现在觉得那时的自己终于意识到这座城市的存在了。但却因为它的空虚而感到害怕。为每天夜里城市的寂静与空旷害怕。只希望这里整日整夜都有人,哪怕只有一个。于是在自己脑子里装进来一个,整日整夜的想着,就觉得安心了,踏实了。却没有在乎这个人,还是不是当初的那个。

我写各种各样的文字来暗示。那些文字隐晦的连自己都看不出来。然后自我满足。

高二了,分班了,这个人也换了。

认识她们是意外,也是必然。在运动会上我们一起听随身听。一起跑到操场下面买爆米花。一起说笑,一起打闹。那是第一次见面,我就让她住进了城里。

也许只有面对她们时我才能说出来吧。

前半生唯一一次当面告诉一个女孩子喜欢她。我站在二楼拐角处看着她走下楼,站在窗边,然后告诉她:我喜欢你。现在我还记得她摸我额头时手上温暖的体温。

她说:让我考虑七天。

于是我开始等。我觉得事情就是这样的。她说考虑,我就不能打搅。给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想这件事情。

结果事情在我以为必然经过的地点绕了一个弯。

第三天,我看到她和另外的男孩子在一起。

我觉得那是我第一次没有把她当成填补这个城市空虚的人。而是一个真心邀请住在这里的人。只是最后她选着住进别人的城里。

现在让我依然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偌大的食堂。看到朋友们在一起吃饭,他们也在。

我端着饭碗却找不到了自己的位置。

外面璀璨的阳光从打开的窗子笔直的射进来,直接打在地上,桌子上,有细小的尘土在阳光里飞舞。我就站在那里,盯着这些细小的尘土,看它们飞啊,飞的。

直到整个食堂之剩下几个人。我匆匆倒掉饭菜,回到教室。

那晚,我开始吸烟。那年,是2001年的冬天。

其实,那年我缓了过来。只是烟已经戒不掉了。我仿佛已经不再习惯城市里古井般的安详,于是另外的人进来。

她是可爱的,可爱的让我没办法表达。我喜欢和师傅坐在一起,一起看着她和男孩子说话时脸红的样子。一起听着梁咏琪的《胆小鬼》和《短发》,听ruru的《美丽心情》。转头就能看到窗外明媚的阳光,再转头,就看到她胀红的脸庞。就这样一直看着她不知不觉到高三。

高三了,我依然游荡与文字和学习之间。坐在教室的最后一位,惬意的写着自己迷茫又忧伤的文字。偶尔抬头,就会看到前面老师横飞的唾沫和一个认真的背影。

我和师傅决定写诗给她。于是一人一首,拿给她看。

我已经忘记了事情是如何结束的。我只知道师傅也喜欢她。

于是,我不再抬头。只把目光转到了窗外。看那些壮实的梧桐和垂垂老矣的柳树。从上课看到下课看。

我趴在五楼的窗子上让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看着它们穿过金黄色大片的梧桐叶子洒到地上。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100%纯牛奶衣服的女孩在那些斑驳里穿过。干净的脸上留下阳光走过的痕迹。马尾辫一甩一甩的,从远处走过来。

于是,我开始喜欢在午间趴在窗台上等这个100%纯牛奶的女孩从远处走过来。

一直等到夏天。

高考前一天我和师傅和她们两个从教室跑出来。低年级的学生为了给我们腾教室都放假了。我们在整个校园里游荡。听教学楼上传出的嘈杂的读书声和欢笑声。然后照相。

那天的阳光还是一样明媚,仿佛那一年都是这样明媚。我们躲在初中部的教学楼道里。

我问她:知道我给你写的那些文章是什么意思吗?

她说:其实,我很聪明的。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明白这句话。

其实,我很聪明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多人都走了,一些人留下了。我也留下了。开始我的高四生活。

日子依然。我还是坐在教室的最后面。还是每天趴在窗台上看着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偶尔恍惚间还会感觉有个女孩会穿着100%纯牛奶的衣服从那里经过。

当梧桐花凋落的时候,学校开始改建。那些好多年的梧桐树连着旧食堂一起倒塌了。

我还是趴在窗子上看着,看着那些在春天会散着飘满整个校园的香气的梧桐一棵一棵倒下去。那时候我知道这个学校,再没有我留恋的了。

我没能如愿,但也上了大学。我也决定让我的城市从那座小县城转移到这里来。于是,那年十一,我遇到了前半生我唯一敢说爱过的人。

她不和我们一班,却和我的好朋友一个寝室。那年十一我和同寝室的哥们准备一起爬山。在山下的天桥上遇到了她们。于是决定一起。

爬完山又一起吃饭,大家也慢慢熟悉起来,成了好朋友。

第一次告诉她是在网吧,我们一起包夜。我坐在她后面。用qq说:我喜欢你。

她说: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我不想失去你们这样的朋友。

于是作罢。

其实,我生命中的很多第一次都是和她一起的。第一次喝奶茶,第一次去教堂,第一次和女孩子看电影只是第一次恋爱成功却始终没有到来。

这是我城市里最长的一个旅客,到现在五年。然而旅客终究是旅客。总有一天会离开。

她叫雪刃,我们在火车上认识。我以为我们只是认识而已,却没想到命运在这里又转了一个弯。

那年的4月1日,愚人节。我在网上碰到她,于是和她开玩笑。她约我到她学校玩,她说她喜欢吃糖。

我带着一盒糖和哥们一起去了学校,玩了一天。

回来哥们说喜欢她。于是打电话,被拒绝。

我也喜欢她。然后打电话,她同意了。

四天之后,分手。

原来命运只是转了个弯,它依然回到了它原本的路线上。而我却在那里摔到了。

她叫妖,小妖。我们从没见过面。却在网上开始恋爱。靠着短信维系着感情。然而,虚无的东西终归虚无。于是城市落空。

她是唯一告诉我喜欢我的人。

大学毕业,吃散伙饭。三年的朋友聚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她输了,朋友问她喜欢谁。她不说。于是决定降低要求,只说姓。

她说了。

那是班里唯一的一个,是我的。

然后毕业了,我开始工作。

然后她们来了。

我以为我碰到了也许是这一生我最适合的人。

于是在电话里告诉她。

还是考虑。

我开始努力,努力让自己不再像从前一样无趣。努力让她觉得开心和幸福。

结果,还是白费。

我依然改变不了自己。改变不了我的无趣。

命运这次没有转弯,它径直着过去了,从我的城市里穿过。将它撞的支离破碎。

在我的生命里遇到了两个姓肖的人。两个都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

第一个肖儿至今认识了八年,她是最适合我的人。只是她说,我们太熟悉了,她要给自己在这个世上留一点空间。我就是这个空间。

第二个肖儿至今认识了五年,我们属于两个极端。所以,不只别人说,我自己也知道结果。

她是妖精。

这个妖精教我笑,用自己觉得最好看的方式笑。

这个妖精还告诉我,什么是不是爱情的爱情,什么是不是爱人的爱人。

命运转过了几次弯,都把我丢在了原地。最后它不再转弯。直接摧毁了我的城市。于是,我守着破败的城市在深夜看满天星光,我开始在命运仅留给我的文字里找寻城市的主人。

人说花期已近,盛事将至。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随笔游记,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尘凡有味是悲欢,盛事将至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