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与守墓者,热情仲夏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随笔游记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20-01-01
摘要:摘要 :①异能的守墓者一个特别的晚上他走在马路上低声咒骂,他叫羽沼是一个小偷,今年18岁,他6岁就因为父母的一场车祸变成孤儿,邻居觉得他年幼可怜,收养了他,而他却偷走了

摘要: ①异能的守墓者一个特别的晚上他走在马路上低声咒骂,他叫羽沼是一个小偷,今年18岁,他6岁就因为父母的一场车祸变成孤儿,邻居觉得他年幼可怜,收养了他,而他却偷走了好心邻居家的钱还留下来一张字条我不需要别 ...

“哇,这是谁啊?”“是啊,好酷哦,好像黑社会老大一样。”“对咩对咩!全部黑西装打扮呢!好像是外国人哦!”“唉?怎么朝高二三班去了?”“你说那个混乱班呀,提起这个班就让人生气,居然出了个小偷,什么不偷要偷人家的项链。”“你也知道啊?听说那项链值三百万呢!”“我也知道啦,三百万美金呢!”天气爽朗,云淡鸟飞,在这个九月半的天气中,越洋高中一点都不静,人声鼎沸,让人怀疑是不是在办游园会。高二三班,最后排有两对奇怪的组合。“喂,你们太过分了!好好的高三不待,干吗跑我们班里捣乱啊!”捣乱归捣乱,怎么可以没收我的罗曼史小说呢?我撅着嘴巴瞪着贝琅,可是他一点都没自觉性地只管递给我一份三明治。是我喜欢吃的鲔鱼三明治。“唉,门外怎么这么热闹啊?”狐狸男也跟了过来。现在的他同样粘晓晓粘得紧,跟着贝琅一起翘课跑我们高二三班来混吃听课兼打瞌睡,谁说都不理。老师问了,只消说一句学生会正在调查各位老师的教学质量,以上报校方为老师调节待遇。所有的问题全没了,即使他们混在我们班里已经一个多礼拜了。老师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要闹得太过分,根本就不搭理这两个混蛋。“不知道,感兴趣你就去门口看看呗?”我斜睨他一眼。两个不要脸的混蛋,干吗赖在我们周围不走啊?还找个好名目,说什么担心我们被人欺负!开玩笑,我们不欺负人就够好的了。不过他们两个这么做不是没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天天看到一张怨妇脸,钟艳艳的。还有一张恶狗脸,想咬不敢咬的样子也让我发笑,这个是刘雅音的。以前的美国派女生全部倒戈,成了晏仲白和贝琅的护卫团成员,迷两人迷得不得了。只要他们俩使个小电眼,我看让这群疯狂的女生袭击美国五角大厦都有可能!不过相对的,其余所有女生全部用吃人的目光望着我。“哪位是宋晓晓?”粗嘎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我抬起头,差点暴笑出声,一名穿得像正在大溪地度假的老人,花格子短袖t恤,还有花哨的沙滩短裤,带着副蝙蝠墨镜,站在教室门口张头探脑地让人发笑。“我,我就是。”宋晓晓疑惑地站起来。而我在旁边突然逮到狐狸男的一抹奇怪的笑,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小心肝,小宝贝,爷爷好想你,你那混蛋父亲也不带你回家来,把我骗得好苦哦!”唱作俱佳的老人带着一口明显的洋口音,说出来的中国字要让人辨认好久才能明了他的意思。“您是?”“我就是你那可恨的父亲的父亲,你可怜的爷爷!你父亲都不让我知道我居然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孙女,让我好伤心哦。今天终于找到你了,乖宝贝,跟爷爷回去吧,爷爷带你全世界玩去!”摘下墨镜的老人抽着鼻子说着,看他的外貌,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呢。“哦,你说的是那个loa啊,不过,我怎么知道你是我爷爷呢?”晓晓歪着脑袋反问着,看得我闷笑不已。我知道,这个丫头又在闹别扭,肯定是还在生气她和她母亲被抛弃了这么多年。“宝贝,你怎么不相信爷爷呢?你看你看,这个是我的护照!蓝道?瑞内克!你看!”像个小孩一样,上了年纪的老人抓着晓晓的手要她认他。“好了,晓晓,别逗你爷爷了。”狐狸男站起来说了句公道话。我也看不过去了,因为任谁看那张老顽童的脸都无法真正地生气吧。“好了,爷爷,你现在能不能先回去?”晓晓抬起头,发现整个高二三班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不悦地说。“好啊……等等,我记得来好像有件事情要办的!”老人急得拔头上存货不多的几根白头发,着急得想要记起来来这里要办的事情。“哦,对了,是项链。对,是那个项链,洛克那个死小子让我又给你带了条项链哦,跟那个堕落天使是一个系列的哦,这次的是大天使长米迦勒呢!”说着,老人献宝地从手下递过来的盒子中拿出一条精美的项链,项链坠是六翼光天使米迦勒,一双蓝到人心底的眸子,透着的是对世界和平的决心。米迦勒是战争天使,主掌着光明之剑,所以这个雕像上同样有一把泛着金光的神圣之剑。“哇,好漂亮!”“是啊,真的好漂亮,那就是洛克?瑞内克的作品吗?”“对啊,就是传说中有钱买不到的项链啊!”晓晓突然笑了,笑得让我毛骨悚然:“爷爷,你说如果你要洛克哥哥来看我的话,他会来吗?”“宝贝要那个傻小子来看你?可以,爷爷一句话啦,他敢不来就等着直接被公文压死!”老人生动地比划着某人被庞大的公文山压死的模样,逗趣得让我们无法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那我想让哥哥来帮我澄清一些事情,并拿回一些东西!”顿了顿,晓晓的眼睛恶狠狠地盯住面孔泛白的钟艳艳,然后一笑,“拿回本来属于我们的却让我们蒙上小偷名声的东西!”“什么?有这种事情?宝贝告诉爷爷,爷爷一定会帮你出气的!”“没什么的,爷爷,这件事情是一定要洛克哥哥来一趟的。不然的话,我不知道我会背着小偷的名声过多久。”晓晓的眼神一刻都没离开过钟艳艳,我有些窝心,没想过晓晓会维护我至此。接下来,晓晓拿起绕在老瑞内克手上的天使坠子,一甩一甩地走着,来到强自镇定的钟艳艳面前,笑得很天真地问:“你说是不是?钟艳艳小姐!我想,这次这个坠子不会再成了你母亲送你的生日礼物吧,嗯?”“你在胡说什么!”钟艳艳的脸有些发青,“哼,莫名其妙!”“莫名不莫名,我想你心中会有数的。到时候,你会怎么样,我们谁也无法保证。只不过我提你个醒,那个时候你一定不会太开心就是了,因为——”晓晓压低嗓音,“我要报仇!”我靠,我怎么就没发现这死妮子还有恐吓人的本事啊?话说完,不理会钟艳艳的反应,晓晓又转而对着刘雅音笑:“至于你,也不会太好过的,你信不信?你背地做的事情,不要以为别人都是笨蛋猜不出来!”“你这个疯女人,谁知道你在说什么……”刘雅音气弱地反驳,但是紧张的手抓着椅子背,手指尖的发白说明了她内心有鬼。“谁在骂我的乖孙女?给我扁她!”非常有爷爷气势的老人挥舞着手,一点都没有因为要手下人揍的是个小女孩而留情,反倒是非常有气势地再次说,“谁敢欺负我孙女,就是上帝他妈妈,我也妈妈的揍她!”妈妈的,呵呵,他居然学会中国的骂人词汇了,只是发音不是太对就是了。于是,数天后,洛克本人也跑到了海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越洋高中。一切只因为他爷爷的宝贝孙女被人欺负了,所以他这个当哥哥的一定要帮妹妹欺负回来。并且因为这个爷爷还一天电话他n次,他到那里就能接到爷爷的电话。就算他关机,也有瑞内克家的司机开着车满大街地找他接电话。礼拜一,升旗仪式,校长副校长们依次讲话,虽然有千篇一律的架势,但是我们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于是躲在下边偷偷地打瞌睡。“好了,散会——”校长一句话解放了我们。我懒懒地打个哈欠,正要随着大部队离开,突然被话筒里传出的一句话留住了脚步:“同学们,请稍微等一下。”仔细一看,原来是教导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和晓晓对视一眼,却看到这个丫头眼神里带着一抹古怪:你就看好戏吧。怎么回事啊,难道会有晓晓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情吗?“我们学校这次请来了洛克?瑞内克,大家鼓掌欢迎。未来一个星期他将留在我们学校教导你们雕刻的艺术。”校长和教导主任一起带动大家鼓掌。在同志们震天响的欢呼声中,大牌的洛克面带微笑挥着手步上主席台。臭丫头,你老哥来了,这多么大的事情啊,你怎么都不私下悄悄地透漏点消息啊!我惊讶兼惊喜地瞪着宋晓晓。要知道我是多么喜欢洛克的作品啊,这个臭丫头居然也不提前告诉我,如果我心脏不好的话,还不被他吓死啊!你就等着看好戏吧,你以为我找他来真的是教导我们学雕刻的吗?宋晓晓的眼睛突然往一旁瞄了瞄,示意我往那边看。哇哈哈,钟艳艳你也会紧张啊?嘿嘿……我在心底奸笑着,今天终于可以申冤报仇了,我不高兴才怪。这个钟艳艳害我背了那么久的黑锅,让我被全校所有人鄙视到现在,那是多么痛苦难熬的日子啊。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她带给我的伤害?我这个人向来都秉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有恩自然也是报恩,他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人一丈。而钟艳艳害我这么惨,我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放手呢?太不符合我要下雨的行事作风了。“hello!呃,我还是用中文和你们交谈吧。”洛克改用中文对着台下兴奋的学生们说道。我这个时候可以感觉到额头上有三滴冷汗飑过:这个家伙……在同志们翘首期盼这个国际上非常出名的洛克继续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又摆出一副沉默的架势。kao,这是在做什么?和大家玩哑剧吗?我戳戳旁边的宋晓晓,结果她也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架势。等了大约五分钟,在大家疑惑的目光里,一辆黑亮的六扇门积架驶到主席台前停了下来。刷刷刷——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移动到车门旁,非常好奇谁这么大牌,一直把车开到主席台才停下来。“哈,是贝琅的父亲哎——”“是吗是吗?别挡着我,让我也看看传说中贝家掌权者。”“不是吧?怎么还没出来呢?”“啊啊——出来啦,我看到啦,好帅的老头儿啊!”“没见识,谁听过老头也有帅的?”“这你就不懂了吧……”学生们唧唧喳喳地议论着,五花八门的问题都有,听得我和晓晓郁闷不已。贝振阳的出场方式确实是有些——像电影电视里黑帮分子们的出场方式了,总是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上台。洛克笑着迎上去:“贝先生身体越来越硬朗了。”贝振阳似乎有些不满,但是仍旧是伸出手:“你好,瑞内克先生。”“不知瑞内克先生为什么把会谈选在小儿的学校,而且还在这么……”贝振阳转身装模作样地看了一圈周围兴奋看着他们的学生,再次停顿一下,皱着眉头看向洛克,“这么一个‘热闹’的环境中,我不知道这次咱们要会谈的到底是什么内容。”能与瑞内克集团搭线做交易是每一个想要进军世界一百强的企业最梦想的事情,所以虽然贝振阳是这么一个独裁自大的人,也不得不听从洛克的话,赶车来到了越洋高中,而且是在这么个环境下和洛克握手。虽然不怎么明白洛克的意思,但是有种不怎么妙的感觉时时隐现。“贝先生,您知道我的名字吗?”洛克很客气地问。闻言贝振阳很怪异地看了洛克一眼:“瑞内克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您知道回答出我的名字既可。”洛克好像脑子坏掉了!我鄙夷地看一眼旁边台上坏掉脑子的家伙的妹妹——宋晓晓。基因问题!那丫头回我这话,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那怎不见你坏掉脑子?”我还是悄悄地闷声笑起来,肩头一耸一耸的,声音低得刚好只能给宋晓晓听到。“对,那位正在偷笑的mm,请你和你旁边正在掐你的同学一起到台上来。”洛克的声音突然在话筒里传出来。哈?离这么远你都能看到我在偷笑?什么眼神?我bs洛克!我用唇语对宋晓晓说。汗,离这么远都能看到别人的小动作,我也同样bs他!宋晓晓用眼睛白的地方白着台子上得意洋洋的某人。无奈,我和宋晓晓还是抬腿走上那让人鄙视的主席台,不过我还是有点底的,至少这个洛克不应该是来给我难堪的,估计这次该难堪的是钟艳艳。走上台子的时候,我不小心回头,看到钟艳艳在那里紧张地打着电话。嘿嘿,这次你求谁都没用,你就等着哭吧!我得意地在心底给这个女人一个超级大的bs。“对了,还有那个低头打电话的,请你也上台上来。”洛克又点名了,这次点的是闷头打电话求救的钟艳艳。于是,又一个人上台来。“嗯,很好,都到齐了。”洛克很酷地点点头,换来宋晓晓的一个鄙视,仍旧不以为意地笑着。“其实呢……”洛克说完这三个字,把话筒音量调到最大:“我千里迢迢,就是为了来带回我的亲妹妹——宋晓晓。”这句话像个炸弹,在人群中引起巨大的骚动,所有的人议论纷纷,五花八门的问题把人都给想傻了。“当然了,附带的一件事情是——”洛克顿了一顿,静等着台下人的平静,待人群静下来后洛克又张口了,缓缓的标准的普通话直接炸翻大片的人,“向钟艳艳同学要回那条堕天使路西法的项链,因为那条是非卖品,是我一点一点刻给我妹妹的一个礼物。”“天啊,原来……”“是啊,真的没想到,宋晓晓说的才是真的……”“哇,有这么一个帅气的哥哥,天啦,嫉妒死了!”“不是吧,钟艳艳那么淑女的美女怎么会做这种没品的事?”“就是就是,不过有句古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外表美丽的花居然是毒花啊!”……人们的风言风语传到台子上,钟艳艳的脸上随着这些话一阵青一阵红,变化多彩得好像一罐色彩打翻在她脸上。然后,洛克信步走到她面前,突兀地伸出一只手,却一句话都没说。钟艳艳猛地抬起头,愤怒地瞪着洛克:“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再败坏我的名声,信不信我会告你,告得你臭名昭著!”拔高的声调不受任何影响地通过话筒传遍了学校。“小姐,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洛克嘲讽地笑着,“只要经过我的手雕刻的东西,非卖品一类的我是做有记号的,这个事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你居然要告我?还有,我想你也搞清楚好不好?你们钟氏企业我还不放在眼中,如果你不介意我玩的话,我想一个月就足够了!”什么意思?钟艳艳眼睛都瞪出血丝了,她没想到会踢到这么大一个铁板,她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设计的阴谋会失败。“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一个月!”洛克伸出食指,好笑地在钟艳艳眼前晃动着,“只要一个月时间,我就足够让钟氏企业垮台,不留任何生机地破产!”砰——这话如同炸弹一样,直接把钟艳艳炸得暴跳起来:“我不信,我才不信。你这个鬼子,你要是敢动我们钟家一根毫毛,我跟你拼了!”“咳咳——瑞内克先生,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贝振阳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没想到这个洛克把他找到这里居然像在玩闹剧一样,让他看得头疼。“洛克?瑞内克,我的全名!”洛克再次正经地伸出手,递到贝振阳的眼前。洛克?瑞内克?!贝振阳脑子里只充斥着这个名字。天啊,是洛克家的皇太子啊!居然只为了一个小小的合同跑到海城来,真的是够给他贝家面子啊,不过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贝振阳压抑下兴奋,反复地思索着这个名字,到底还在那里听过。“不用想了,我同时也是那个世界上以雕刻饰品而成名的洛克?瑞内克。”洛克还是笑嘻嘻地,看来这家伙非常满意看到这么多好戏。……贝振阳连问都不再问了,直接带着点羞怒地望向钟艳艳:“艳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前边你说的那么多都是骗伯父的?”“不是的,不是的,伯父,我说的才是真的。这人一定是那个死丫头找来的托,一定是的,伯父要相信我呀……”钟艳艳竭力为自己辩护着。“钟艳艳,你再狡辩也没用的。”狐狸男——晏仲白突然走上台来,站在晓晓身后,笑得像只真正的狐狸一样奸诈。“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一点都听不懂!”钟艳艳干脆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堵上自己的耳朵,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假装听不到看不到,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真的听不懂吗?还是你根本就是做贼心虚?陷害了别人,自己装无辜,你的心计真的很重啊!”贝琅也跳上台,揽着我的肩膀,望着钟艳艳,有些失望地叹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贝琅,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是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因为喜欢上那个贱丫头,就把我的骄傲丢在地上踩踏?”钟艳艳无法置信地看向贝琅。“如果你还是坚决不认,那么,我想,你有必要听这些录音了。”狐狸男摇摇手中的小录音机。“哼!”钟艳艳张张嘴,最后努力地把眼神移到别的地方,根本就不看那录音机,但是游弋的视线却稍微出卖了她,至少她现在是恐慌的。狐狸男也不多说,直接按了播放,放在了话筒前。“艳艳小姐,对不起……”“……知道错在那里就行,下次别再让我失望!这次就算了!”“是,谢谢钟艳艳小姐的大量。”“我记得你说过,她有一条洛克?瑞内克的限量版项链?”“是的,那是个堕落天使的项链,做得非常漂亮。”“嗯,把那项链说得越仔细越好,我有用。”“好的……”全场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钟艳艳,而熟悉刘雅音声音的同学则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刘雅音。“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钟艳艳疯狂地喊着,一把摔掉录音机。“想怎么样?把路西法项链还给我们,道歉,然后滚出这个城市,因为……”宋晓晓一字一句地对着钟艳艳说:“我——讨——厌——你——”“哼,想让我道歉,你们等着吧!”转过身,钟艳艳对上在一边看戏看得正过瘾的校长,“校长,你看他们这么欺负您的学生,难道你都不能为遭受他们联手陷害的我说两句公道话吗?”“啊?这个……哪个……我最近好像要换助听器和老花镜了,刚才谁在和我说话?谁啊?在哪呢?”装瞎扮聋,这狐狸校长闪得倒是挺快。“校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找我父亲把对你们学校的投资撤回?”钟艳艳怒吼。“撤吧撤吧,学校少了你们的投资难道还培育不出好学生吗?”校长的耳朵好像突然不聋了,看得我非常郁闷。钟艳艳的手机这时突然响起:“喂?父亲?您终于回电话了,难道您不知道你女儿在这边多么被人欺负……什么?什么?要我回去?为什么?瑞内克家族施压?!不,我不要回去……”校门处突然驶进三辆黑亮的汽车,依次下来的是钟艳艳以前的那些保镖:“小姐,老爷交代,无论如何,不计代价,要我们请您回去!”说罢,动作利落地架起钟艳艳,迅速地塞进汽车,然后倒车,前进……闪……“不……不,我不回去……不……”车离去后,只留下愤怒的咒骂回荡在天空中。“咦,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宋晓晓一脸严重的表情望着我。我和她对视一眼,突然不约而同地跳下主席台:“钟艳艳,别走,还我项链——”这个事件就这样落幕了,一切好像是一场闹剧,而这一切却在我的生命中真实地上演了。因为洛克的到来,一切的事情有了眉目,所有的越洋高中的学生都明晓了钟艳艳的真实面目,全部配以鄙视的眼光。这让钟艳艳这个向来气势惯了的家伙连未来老公也不追了,直接躲回美国老家养面子去了。而留下的刘雅音,大家也都清楚了她的阴险,所以,她现在的日子简直可以是用水深火热来形容。连她以前经常欺负的张亮都不耻她的恶性,直接找到她要求她把以前她积欠的值日一次性做完,而她欠下的值日,足够她做到一个学期结束了。没办法,人恶就遭人嫌哦!马上要到十月黄金周了,我也住到宋晓晓现在住的地方,一栋透天昔,晓晓的妈妈最想要拥有的小房子,温馨而又舒服。当然,如果没有赖皮不走的爷爷和同样嚷着要放假的洛克哥哥,晓晓称,她会过得更舒服。可是我又看到她嘴角边越来越靓的笑容呢。别想骗我,我是谁呀,我可是晓晓打字盖章的死党换帖好友啊!“喂,晓晓,你家狐狸男说没说要去那里度假呀?”我吃着晓晓烤的小饼干,配着英国红茶,真美味呀。这就是人生呀!享受的人生!对,她家的狐狸男,已经得到正式的承认身份的男朋友,未婚夫!上次的事情就是他想方设法联系上晓晓的爷爷,顺便鼓动他跑到海城来的,当然晓晓的哥哥也不光是爷爷催来的,背后还有着他的功劳……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在关键时刻,居然能拿出那卷把钟艳艳直接打进地狱的录音,哈哈,那个时候是我最爽的时候!真痛快!“你家那头狼没主意?对了,他跟他父亲和好了没?”“安啦,有我在,他们俩怎么会不好?”我拍拍肚皮,转个台继续看爱情肥皂剧。不过说起来,那个老顽固真不好摆弄呢,害的我把我老爸都请出来了,结果积欠了老爸的一桌好料理。当然,这其中也同样有洛克的功劳,不然那老顽固怎么会乖乖地点头认错呢?而我现在还记得老爸得意洋洋的笑容,因为他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所以我老早就开始准备贝家的事情了。女儿,放心,后边有你老爹给你撑着,你只管谈你的恋爱去吧!”我的妈咪姓张,传说中四大家族中排第一的神秘张家,而我老妈是张家唯一的掌上明珠,我老爸娶了老妈的同时,也顺手娶了老妈的家族企业。于是明里,老爸是个赋闲在家专吃喝拉撒,顺便泡老婆的没出息男人,但他暗处隐藏的身份可多了。老爸的书房抽屉里有一把白朗宁手枪,袖珍型的。我们家的地下室杂物间里,好像放了好几把类似玩具的机关枪,还有个保险柜,小的时候我偷偷看过老爸开柜门数子弹呢!还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妈妈家有个败家的八秆子打不着的亲戚,因为父亲断了张家给予他的每个月庞大的生活费,他就找人绑架了我。可是在我熟睡了二十四个小时后,醒来却看到好几名穿着打扮像终极保镖里的弗兰克?法默一样的叔叔,悄悄地抱着我一直把我抱回家,而那次根本就没有打报警电话。不过,从那以后,我就陷入连番的体能格斗训练,老爸简直是把我当机器人一样地教,看得老妈心疼死了。“你有一对好父母,他们很恩爱!”贝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揽着我的腰咬走我手上的饼干,气得我干瞪眼。“是啊,真让人羡慕。”晓晓又端上来一盘曲奇饼。同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狐狸男也拉紧了她的手,笑着说:“我们也会那么恩爱的。”“谁要跟你恩爱!”晓晓的脸都红了,而我在一边没同情心地大笑。“好了,大家商议一下,要不就去荷兰旅行吧!反正有十天假期呢!”我提议。“好啊好啊,听说荷兰的景色很美!”贝琅附和。“去吧,少了你不管哪里都不会美的。”狐狸男终于开始说情话了。而我和贝琅在一旁做出一副忍不住要呕吐的表情。“好。”晓晓很感动,因为她曾经和我说过,她最期望的就是能够满足母亲生前另一个愿望,那就是到父亲的国度,替她看看那里的景色。“你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老顽童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嘴巴里还咬着半个晓晓做的酥饼。“荷兰,你还要去吗?”“啊?不要去荷兰呀,那里会被人逮个正着的,还不许人家有一丁点不当的举止,很麻烦耶!”老爷爷开始头疼了。“啊?这样啊?”晓晓开始深思,而她爷爷则在一边怂恿着她去夏威夷,或者大溪地,要不去泰国看人妖等等。然后就看到晓晓的眸子一亮。“我决定了!”“去哪里?”“荷兰!”“啊……”荷兰,荷兰有着非常美的景色呢,不输于海城的美哦,那里应该会让晓晓的妈咪满意吧。而我和贝琅,晓晓和晏仲白,我们四人的订婚旅行相信也能够非常圆满得让人满意吧?我期待着,期待着能够幸福,期待着能够幸福地和给我幸福的人一起幸福。幸福!

①异能的守墓者

一个特别的晚上——

他走在马路上低声咒骂,他叫羽沼是一个小偷,今年18岁,他6岁就因为父母的一场车祸变成孤儿,邻居觉得他年幼可怜,收养了他,而他却偷走了好心邻居家的钱还留下来一张字条——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可怜!

从那以后他就变成了人人讨厌的“老鼠”

“唉”羽沼仰望着星空,今天他一点收获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恐怕会被饿死。

夜已经很深了,风吹来那是刺骨的冷,羽沼裹紧单薄的T袖无意向前方一看,只见一个光着脚丫,穿着白色连衣裙,小声哼着儿歌小女孩,小女孩在马路上轻轻地跳,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呼。”羽沼向手心里吹了一口暖气,他从牛仔裤里拿出一把匕首,他准备绑架小女孩,然后要点钱。

羽沼放轻脚步声,他慢慢靠近小女孩,一下子向女孩扑去。

“额……”

羽沼扑了个空,他眼前的女孩居然凭空消失了!羽沼紧张的向用围张望,他不相信女孩消失了,因为他可能碰到了鬼!

“大哥哥,你在干嘛?”羽沼身后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羽沼转过身发现,说话的就是刚刚他准备绑架的女孩,女孩扎着两个小马尾,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是人是鬼?”羽沼被吓得摔跤,眼前的女孩凭空消失了过后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大哥哥,晓晓吓到你了么?”女孩见状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羽沼

“没…”羽沼从地上爬了起来,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孩。

“大哥哥你好我叫晓晓”晓晓用苍白的手拍了拍羽沼衣服上的灰尘,对羽沼一个大大的微笑

能…能碰到,可是刚才为什么…

“因为晓晓有特异功能哟!”

羽沼心里一震!这小家伙居然能到他的心里话,看来真的是有特异功能啊!

“当然了!晓晓是守墓人哟,所以有特异功能”

“守墓人……”羽沼嘀咕着这三个字,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守墓人是一个守护坟墓的职业,如果和这个小家伙合作,岂不是可以盗墓了?

“不可以盗墓哟,不过哥哥可以和晓晓一起去西亚山,晓晓可以让哥哥拥有统治世界的权利”晓晓听到羽沼的心声,立马告诉他

“不可能吧!”羽沼摸着自己的下巴,就算有超能力这口气也太大了吧!拥有统治世界的权利?根本不可能!

“能哟!”晓晓微笑的回答羽沼,她将双手反扣在身后,没过几秒,她就拿了一本厚厚的古书出来“这个是晓晓的守墓者证明书,如果到时候晓晓没遵守诺言,那哥哥就可以到死神殿去投诉晓晓哦”

去死神殿找死神投诉?那不是找死么?算了,死就死吧!反正我死的地方比那么多人高级!羽沼接过晓晓手中的古书,他向马路前方一指,兴奋喊出“出发!”

②偷车抢超市

“能不能不这么坑!”第二天早上,羽沼拉着晓晓上街,那小丫头居然要一辆面包车,说什么没有车去西亚山不方便

“听我说晓晓”羽沼摸摸晓晓的头发像个大哥哥似的“哥哥是小偷,没那么多钱,我们坐三轮车去好吗?”

“不行!”晓晓嘟起嘴巴“如果让太多人知道西亚山的存在,那么世界就会有大灾难”

“好吧!真是怕了你了!”羽沼双手一摆,他实在是拿这个小家伙没办法,如果到时候她没有实现承诺,他一定会宰了她

“哥哥,”晓晓拉着羽沼的衣角,指着一家饭馆旁边的面包车“哥哥,我用超能力帮助你,你偷车好不好?”

“好吧,我试试,不过你怎么帮我?”羽沼拿出匕首,准备万一被发现好打一架

晓晓抢过羽沼手里的匕首“有晓晓帮忙哥哥不需要匕首哟”只见晓晓在羽沼耳朵过嘀咕了几句话后,羽沼就对她连连竖起大拇指。

晓晓用特异功能感应到车主,就是饭店的老板。所以晓晓和羽沼决定,晓晓去复制老板的钥匙,然后羽沼接过钥匙开着面包车。

“计划圆满成功!”羽沼兴奋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可是第一次偷车,太刺激了

“哥哥,”晓晓坐在车顶上,把手当做望远镜看着前方“前面是超市”

“什么?”羽沼听不懂晓晓的话“难不成你想……啊啊啊啊!”

羽沼话未说完,面包车就失控了,面包车直直冲向超市。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随笔游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偷与守墓者,热情仲夏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