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柳先生1950年11月,从平易见精深的毛泽东诗词

来源:http://www.lfsljs.com 作者:诗词研究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19-12-02
摘要:颜斶齐王名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 毛泽东在读古典诗词时多次评论道:“从平易见精深,这样的诗才是中国格律诗的精品。”这里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诗歌标准。平

颜斶齐王名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

毛泽东在读古典诗词时多次评论道:“从平易见精深,这样的诗才是中国格律诗的精品。”这里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诗歌标准。平易和精深的统一是诗歌思想性和艺术性高度完美统一的重要标志之一。通观毛泽东诗词,他的许多诗词就有这样一个艺术特点。

  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

我们试以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为例:

  【注释】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①〔颜斶(chù触)齐王各命前〕颜斶,战国时齐国人。《战国策·齐策四》称,齐宣王召见颜斶,说:“斶前!”斶也说:“王前!”齐宣王不高兴。斶说:“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与其)使斶为趋势(一作慕势),不如使王为趋士。”这是比喻蒋介石要柳亚子听他的反革命主张,柳亚子要蒋介石听他的革命主张。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前线捷音〕指抗美援朝战争传来捷报。

这是一首战地重游的词。咋看明白易懂,平易浅显。但仔细赏析,此词意境高远,内涵丰富,富有深刻的哲理。闪耀着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辉。是从平易中见精深的代表作。

  〔妙香山〕在朝鲜西北部。

上阙首句,“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异峰突起,提出一个重要的人生哲理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的历史唯物主义命题。历史上,有多少帝王将相又有文人骚客,面对“岁岁重阳”,或思乡思亲或吟唱悲秋之词,作为一个成熟的革命家和诗人,面对昔日战场,却吟出“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简单两句,峰回路转,将历史的哲理扣问代入现实,这是对革命战争胜利的讴歌!

下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又引领读者回到秋天现实。紧接着“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是对“战地黄花分外香”意境的补充和扩展,使全诗的意境豁然辽远。纵观全诗,无限绵长悠远的时间同宏大辽阔的空间组成一幅壮美的时空画卷。从艺术构思上看立意新颖,两个递进的迭句“岁岁重阳,今又重阳”“不似春光,胜似春光”耐人回味。从思想上看,作者旷达、乐观、对未来人生充满自信的乐观主义精神尽在不言中。

平易不是浅白,精深也不是晦涩难懂。我们再看《七律和柳亚子》;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1949年2月,在香港的柳亚子和其他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应邀赴北平参加即将成立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新中国的政权建设。3月25日晚,毛泽东在颐和园益寿堂宴请柳亚子先生等人,柳亚子十分高兴,即席赋诗三首并录呈毛泽东。可是时隔不久,在3月28日夜他又写了《七律感事呈毛主席》:“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谖。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诗中连用了六个典故,委婉地表达了事不随意的苦闷和退隐之意。毛泽东读诗后很重视此事,他理解柳亚子这类人的心境,立即派人妥善地安排他的生活问题,让他在4月20日迁入颐和园暂居。并于4月29日写成这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一诗。

和诗从柳亚子的“三握手”谈起,娓娓到来,没有华辞俪句,给人一种老友相见回首往事的平易亲切,然后是诚恳的劝慰。两句哲理式的格言,“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幽默风趣,含蓄婉转;文浅意深,哲理深邃。似是对老友的劝慰,又似讲自己的人生体验,多层意蕴尽在其中。整首诗给人以平朴亲切之感。绝对就像一对“诗友”“间的唱和往来。但是却在这种“唱和”交流之间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意蕴和政治潜台词。

彼时,毛泽东正处于指挥大军渡江战役和建国前的各种准备工作中,他急于写诗回复柳亚子,决不应理解为诗人之间的往来应酬奉和,因为毛泽东和柳亚子的友情不仅仅是私人之间,从根本上讲是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间的友情。身为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秘书长的柳亚子,是国民党左派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当时的“牢骚”有代表性,他是否能高兴地在北京参政议政,对民主人士会有深刻影响,会直接关系到建国大业是否顺利铺展。如何恰当地安排好这些对中国革命做过有益工作的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工作,有着极强的政治性、科学性、政策性和复杂性。需要相互间的沟通和理解。柳亚子在民主人士中有着深厚影响,做好他的工作至关重要,将有利于团结绝大多数的各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共商建国大计。因此,毛泽东及时“和诗”,就是想通过“和诗”这种适合柳亚子身份的特殊方式做其工作。“和诗”是写给柳亚子的,也是写给其他各民主党派和各阶层民主人士的。这些政治的、哲理的意蕴,统统融入到一首平实亲切的“和诗”之中,此诗堪为律诗中的精品。

毛泽东自称他的诗词“作为史料是可以的”。因此,了解诗歌当时写作的历史背景和事件来龙去脉极为重要。前面二首诗词即是如此。他1950年11月写就的《浣溪沙 和柳亚子先生》亦如此。

颜触齐王各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纪新元。

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

这首《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是毛泽东继1950年10月初作的《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之后,又一首同柳亚子先生唱和的词作。1950年10月4日和5日晚,柳亚子先生接连在怀仁堂观看了舞剧《和平鸽》的演出。兴之所至,又写了一首《浣溪沙》词呈送毛泽东。整个10月份,毛泽东正是决策和处理志愿军赴朝作战诸番问题的关键时刻,繁忙异常,自是无暇作答。当时举世瞩目的抗美援朝战争刚初步稳定战局,11月6日部队开始整休并正筹划第二次战役。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打响,这第二首《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正是写于11月上旬。

此时毛泽东无限欣喜之情溢于词中,上阙承接第一首的“一唱雄鸡天下白”强调中国告别了旧社会“多年矛盾阔无边”的状态,实现了“新纪元”的大好稳定局面。

这首词的深意在于下阙,其间含有“诗外之史”的意蕴。当时美国当局利用朝鲜内战,捍然派兵在仁川登陆,直向鸭绿江边进犯。中国要不要出兵援朝,于当时是横亘在毛泽东面前的一道重大抉择。毛泽东以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和战略家的眼光力排众议,决定出兵朝鲜。“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意思是——中国已经取得的伟大胜利固然值得欢庆,但是更应该值得讴歌的是“妙香山上战旗妍”的“前线捷音”。下阙的后两句看似随手写来,细品之处它一下把人们对第一个国庆节的欢庆之情提振到了一个更高深的境界。传说周恩来读后,连连赞叹此句的精妙。它含蓄地把抗美援朝的胜利同“新纪元”联系起来。全词的重点就从一般的欢庆胜利引领读者转到了强调“抗美援朝”这场立国之战的伟大意义。因此,“妙香山上战旗妍”的“前线捷音”意义非比寻常,它也是“新纪元”稳定的“压舱石”。捕捉住这个节点,我们才算真正读懂了这阙词。

本文由永利国际唯一指定官网发布于诗词研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柳先生1950年11月,从平易见精深的毛泽东诗词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